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名家-以開放推動第三次產業調整

【作者為台灣師範大學國際學院副教授 施正屏】國際經濟情勢嚴峻,許多國家希望透過擴大支出、刺激消費方式,來活絡總體經濟,但我國財經部門卻分別宣布研究開徵證所稅與油電雙漲,造成國內民間消費急速凍結,台灣股市應聲倒地,馬政府施政滿意度下滑至新低。油電價上漲,是回歸到自由市場,但不見得是一個全然正確的路線,也就是市場經濟有其侷限性;主政者須重新思考政府在振興經濟的定位,而非一昧以新自由主義的經濟觀點來推動公共政策。

結構性失業是問題

多年來結構性失業問題是導致台灣薪資停滯與所得差距惡化的主因。具有國際競爭優勢的核心企業與專業工作者獲利與所得持續增長,而屬於內需型的企業工作者,發展空間遲滯萎縮,導致所得下降。這種所得差距並未因兩岸簽訂ECFA而有所改善,甚至還反而進一步惡化。

ECFA生效後台灣失業率降至4.6%,表面上度過了失業危機,其實在就業的人口中,仍有高達200萬人以上的月薪低於兩萬元。相當於整體就業人口的1/5,顯示有很高比例的工作仍是低附加價值。另有超過百萬人屬於非勞動力的閒置人口,並未列入失業的行列,這類人口因教育程度或年齡等因素限制無法轉換工作軌道,以至於不得不離開就業市場。

兩岸經貿交流三十年,可分為二個發展階段。第一階段、中國以工業化為發展主軸,採出口導向的高速經濟增長。在此階段積極爭取台商投資以勞力密集型產業,而台商則以降低成本的「防禦型投資策略」做為投資目的,確保了台商國際出口市場地位。

第二階段、中國透過大規模投資基礎建設,對經濟結構調整產生了重要的累積效應。此階段台商投資以資本與技術密集型產業為主;並以擴大國際市場佔有率的「擴張型投資策略」做為投資目的。

由個體經濟觀察,具國際競爭優勢的台資企業前進中國充分利用改革開放的政策優惠,奠定了雄厚的代工規模並協助中國吸納了大量就業人口;但對台灣總體經濟部門而言,在歷經上述兩階段的產業外移後,造成我國嚴峻的結構性失業問題。

創造新就業機會

面對後ECFA時代來臨,兩岸產業結構必將進行第三次調整。我國應特別關注兩岸投保協議與兩岸產業合作是否能創造新就業機會,以提升我國勞動生產力與改善工資結構,政府是否有能力解決結構性失業問題將是新執政團隊首要任務。

兩岸現階段經濟發展與合作已處於一個非常重要的轉折時期,政府應密切注意國際分工變化的趨勢,當產業對勞工需求減少,工資占生產成本的比重也會開始降低,台灣有機會改變過去台商與外資企業出走至工資低下的國家設廠發展模式,鼓勵並吸引台資與跨國企業移至台灣,解決我國結構性失業問題應是當前重中之重。

政府若能洞悉並掌握此機遇,做好三項戰略調整,應採取的措施包括,第一、積極開放國內金融市場,吸引包括中資的國際資本與人才來台投資;第二、以國際經貿法規為歸依,為所有來台創業者制訂公平與透明的法規;第三、投資腦力並強化知識密集產業,為培育新興產業所需的優秀人力資本,提供完善的教育資源與環境。

兩岸應以全球化的觀點訂定經濟安全政策基調;透過制度化協商管道,以經濟合作促進兩岸人民就業安全並穩定社會公平發展,應是海峽兩岸雙方在後ECFA談判過程中最重要的課題,兩岸可持續發展才能共創互惠雙贏的新格局。(作者為台灣師範大學國際學院副教授)

 
資料來源: 旺報/ 報導日期: 2012-04-26 點閱人次: 666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