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2010-04-26
影音》生命科學系杜銘章教授 揭開海蛇神秘面紗
圖
闊尾海蛇屬的海蛇需上岸在陰濕的洞內生蛋
圖
有些海蛇即使被用力擠壓也一直不反擊
圖
生命科學系「蛇類達人」杜銘章教授

  【4/26公關室訊】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和公共電視攜手合作,臺師大生命科學系「蛇類達人」杜銘章教授和公視新聞團隊前往有近萬隻海蛇的蘭嶼海域,冒險進入位於峭壁30公尺底下、人跡罕至的蘭嶼海蛇洞,更全球首度拍攝到「海蛇蛋」蹤跡。


  杜銘章表示,蘭嶼的海蛇喝淡水,與教科書記載不同,這是一項國際重大學術發現,已發表在國際期刊中。此外,蘭嶼的海蛇攻擊性弱,出毒量低,只要有良好的配套,臺灣將是最有本錢發展潛水看海蛇的地方。

  公視所拍攝的「揭開海蛇神秘面紗」新聞影片,全長3分鐘,今天晚上8時在「寶貝海洋週」節目中播出。

蘭嶼擁有較豐富的海蛇

  杜銘章教授說,大多數的海蛇以珊瑚礁魚類為食,因此珊瑚礁生態的健全與否成為海蛇存亡的重要因素。除此之外,我們最近研究發現,闊尾海蛇屬(Laticauda)的三種海蛇-闊帶青斑海蛇、黃唇青斑海蛇以及黑唇青斑海蛇,他們其實需要喝淡水以補充水分的損失,這樣發現和傳統上認為海蛇都可以直接喝海水,再利用舌頭下的鹽線排除鹽類以保留淡水的認知有相當大的差距。有些海蛇需要淡水才能存活的事實,至少說明有些珊瑚礁水域雖有豐富的珊瑚礁魚類出沒,例如東沙島,但海蛇的數量卻相當貧乏。

  另外,闊尾海蛇屬的海蛇還有一項不同於其他海蛇的特性是他們是卵生的,其他的海蛇則是胎生的。卵生的海蛇需上岸找尋隱蔽潮濕的洞穴產卵。當島嶼太小沒有足夠的淡水補充或適當的產卵場,闊尾海蛇屬的海蛇便難以在此建立穩固的族群。蘭嶼除了有良好的珊瑚礁生態系,也有充足的淡水補充,又能提供適當的產卵場,因此其海蛇的種類和數量特別豐富。

海蛇是熟知的危險動物 但蘭嶼海蛇其實很溫馴

  聽說海蛇很毒是很多人共有的印象,的確,若以單位毒性來看,裂頦海蛇是目前排名最毒的蛇類。有些海蛇的攻擊性也相當強,劍尾海蛇在求偶期間甚至會主動攻擊靠近的人類。蘭嶼的4種海蛇是闊帶青斑海蛇,黑唇青斑海蛇,黃唇青斑海蛇和飯島氏海蛇,牠們的攻擊性都很弱,飯島氏海蛇更因特化到只以魚卵為食,其毒腺和毒牙已經退化。

  闊尾海蛇屬的海蛇一般被認為是溫馴的類群,我也曾對闊帶青斑海蛇的攻擊行為作了一些簡單的紀錄和測試,發現73%的個體並不理會人類的存在,牠們在遇到我時,既不逃離也不游過來,只有25%的個體主動游向我,但牠們頂多是在吐信探索我的身體後不久便離開,從沒有一隻蛇有主動攻擊行為,甚至於有2%個體在和我初遭遇便轉頭快速逃離。更進一步測試闊帶青斑海蛇的反咬行為,一開始我先輕輕的握住牠們的身體,約1分鐘後再用力擠壓另1分鐘,結果多數的海蛇(74%)在輕握時只會試圖游開我的手,牠們經常用力擺動身體或纏繞我的手但並不反咬,一直到重力擠壓時,才有較多數的海蛇會採取反咬行為,有少數的個體(11%)甚至被用力擠壓也一直不反擊。
溫馴安全的海蛇扮演生態保育推手

  除了攻擊性之外,蛇毒的致命程度也是危險與否的另一項指標,而蛇毒的致命程度實際上又分為兩個要素,一個是蛇毒的單位毒性,另一個是每次咬噬的出毒量,海蛇的單位毒性多半很強,但出毒量則因種類而有很大的差異,已知闊尾海蛇屬的海蛇出毒量多半很低。蘭嶼有一位周姓榮民,曾被咬過2次,他描述被咬時就像蚊子叮一樣,隨後傷口既不腫脹也沒什麼感覺。我的學生也曾被咬過一次,但安然無恙。此外,斐濟群島和菲律賓島上的人也常敢徒手捕捉闊尾海蛇屬的海蛇或認為牠們無害。

  因為溫馴又安全,全世界極少有人被闊尾海蛇屬的海蛇攻擊或咬傷的案例,斐濟群島曾有兩次被咬的記錄,一位是研究海蛇的人員另一位是14歲的男孩,前者只有類似觸電的感覺,後者舌頭略腫並有麻痺和噁心的感覺,但3天後便恢復。因此蘭嶼和綠島地區的四種海蛇應該都非常安全,這樣的特性若經更周全的研究確認,並有完整的配套措施則很有利於開發與海蛇共游的生態旅遊,並能推展到國際上,海蛇種類和數量相當豐富的澳洲和東南亞地區,反而因擁有許多危險的種類而難以和我們競爭。

  生物多樣性的重要精神是永續經營利用生態資源,當原住民能因此而獲利並體認到永續的重要時,珊瑚礁生態和海蛇甚至於大環境的保育將變得易如反掌。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