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友善列印
點閱人次:6629人
友善列印
2010-03-30
臺師大陳世煌開班授課「蜘蛛學」 破解一般人對蜘蛛的迷思

  【3/30公關室胡世澤報導】一般人看到大蜘蛛,常嚇得大聲尖叫,但臺師大生命科學系副教授陳世煌,每天與蜘蛛作伴,他更在大學開設「蜘蛛學」課程,學生不論男女,都得上蟾蜍山採集蜘蛛標本,才能過關。

  陳世煌說,他小時候曾在臺北縣樹林鎮待過,喜歡大自然生態,也很調皮,常以抓泥鰍和釣青蛙為樂,考上師大附中後,圖書館內的生物書籍,全被他借光,後來考上臺師大生物系,修習過所有的生物分類課。

  陳世煌畢業後去當兵,其他人放假都去逛街,但他一有空就往山上跑,採集生物標本及拍照,當時採集許多昆蟲和其他生物,包括了野外常出現的蜘蛛,但是當時沒有人能夠指導研究,國內也缺少相關資料。

  在國外攻讀博士時,陳世煌主要鑽研青蛙染色體,在野外採集青蛙時,蜘蛛也是很常出現的生物,於是在留學國外期間,努力收集許多世界各地介紹蜘蛛的書籍和資料。

  返國回師大任教後,他思索未來研究方向,臺灣兩棲類僅有30多種,研究發展性比較低,因此希望走不一樣的路,臺灣昆蟲種類非常多,研究的學者也多,卻很少人會研究蜘蛛,他也覺得對蜘蛛很有興趣,就一頭栽入蜘蛛的研究,至今30多年。

  陳世煌在師大開設「蜘蛛學」課程,至今已有6年,今年共有十多名學生修課,每週四下午4點上課,班上只有一位女生,不論男女,都得上蟾蜍山公墓區,調查採集蜘蛛標本。

  一般人認為蜘蛛很邪惡,外貌也不討喜,但他認為,每隻蜘蛛其實都「很漂亮」、「醜得很可愛」。不過,曾修習「蜘蛛學」課程的一名女生說,雖然上課常看到蜘蛛,但有時候要用瓶子抓,內心還是會毛毛的。

  在家裡,陳世煌將採集來的蜘蛛帶回家,暫時當成「寵物」,家人也習以為常,連小孩子都不怕了,有時蜘蛛偶而會爬出飼養箱,家人也不以為意,或直接幫忙抓回來。
  
白額高腳蛛會捕食家中蟑螂
  在陳世煌的實驗室中,約有5萬隻蜘蛛標本,可說是全國最多,除了野外採集來作為分類的蜘蛛,環顧屋內,「還有四種蜘蛛是不請自來的,」陳世煌細數:牆角沾滿塵埃、看來髒兮兮的蛛網,是名副其實的「埃蜘蛛」所築;同樣喜愛佔據屋角的,還有「幽靈蛛」,夏天,牠們常以上顎咬著球形卵囊,嚴密守護著下一代的安危;至於不結網的「安德遜蠅虎」,靠著一流的彈跳功夫,在屋內四處遊走;喜歡藏身壁縫、書架的「黃昏花皮蛛」,也總是在人沒有防備之中意外現身。

  蜘蛛有高明捕獵技巧,一身毛茸茸的長毛,露出炯炯有神的眼睛,直叫人害怕,甚至有的國人誤以為蜘蛛有毒,不敢碰觸,其實,大部分的蜘蛛沒有毒性、有的種類壽命可以長達10年以上,常被當成寵物來飼養。

  臺灣民間多半將蜘蛛視為毒蟲,很少有人像陳老師將屋內蜘蛛當成「貴客」;一般人看到蜘蛛或是俗稱剌蚜的「白額高腳蛛」,不是嚇得花容失色,驚聲尖叫,就是立刻將牠打死。

  陳世煌強調,剌蚜(白額高腳蛛)是室內最大的蜘蛛,民間常誤會接觸到牠的的尿液,皮膚會起水泡、潰爛,其實他只是元兇隱翅蟲的代罪羔羊罷了。

  陳世煌說,「白額高腳蛛不是害蟲,是要幫助我們的」,牠很善良,自知白天怕嚇到人,晚上才出來覓食,而且不會結網;牠也是慈愛的媽媽,會抱著卵囊保護卵,小蜘蛛出生後,還會爬到媽媽身上玩耍。

  最重要的是,白額高腳蛛是天然的「克蟑」,因為牠會吃昆蟲,但蒼蠅、蝴蝶飛不進家裡,蚊子、螞蟻又太小,只好捕食家中的蟑螂,不過,白額高腳蛛若長期不離開,就代表家裡廚餘沒處理乾淨,導致蟑螂滋生,讓白額高腳蛛有豐富食物。

人面蜘蛛不可怕 個性溫馴
       
民眾登山健行,常可看到林間高掛的大蜘蛛網,以及趴在網上頭部酷似人臉的「人面蜘蛛」,有的民眾會面露恐慌與厭惡的表情,還有人會故意拿起樹枝破壞蜘蛛網,甚至打死牠。

  陳世煌說:「其實,人面蜘蛛更怕人類,個性很溫馴,沒有牠外表那樣邪惡。人面蜘蛛和大多數蜘蛛一樣,口器內雖有毒腺,毒性卻很低,只能麻醉昆蟲或其他小動物,不會傷害人類。即使不小心碰觸到牠,牠會奮力逃脫。」

  人面蜘蛛號稱臺灣地區最大型的蜘蛛,在林間吐絲結網會幫人類捕捉蚊蟲、飛蛾,陳世煌指出,蜘蛛絲有消毒防腐的功用,古人包紮傷口時,已懂得放入一小片段蜘蛛絲,用來加速傷口的癒合。外表讓人害怕的小生物,也可能對人類有巨大貢獻,民眾應有維護多元物種生存的理念。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