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2010-03-30
影音》臺灣蜘蛛人陳世煌 發現15蜘蛛新種 臺師大銜接國際學界 撰寫臺灣蜘蛛誌
圖
圖

  【3/30公關室胡世澤報導】被譽為「臺灣蜘蛛人」的國立臺灣師範大學生命科學系副教授陳世煌,近一年來撰寫「臺灣蜘蛛誌」,共發現了55種以前不曾紀錄的蜘蛛,包含1個臺灣新紀錄科、15種新種、40種臺灣新紀錄種,其中鷲蛛科成果最多,一口氣發現了8種新種,收穫驚人。

  陳世煌表示,他前年12月接受國科會委託,帶領研究生在野外進行調查,撰寫國內首本「臺灣蜘蛛誌」,第一年完成調查二爪類共13科蜘蛛,並加以分類、列入圖鑑,預計今年及明年陸續調查其他類共32科。

  陳世煌興奮地分享,以往在臺灣發現鷲蛛科僅三種,分別是亞洲狂蛛、金比羅鷲蛛和台南秘蛛,因鷲蛛科蜘蛛體型很小,外表黑色又不顯眼,不易被注意,這次共發現8種新種,成果最多,例如有次他在山上調查蜘蛛,無意中搬開一塊石頭,一隻蜘蛛跳了出來,體長約0.7公分,背部呈灰黑色,頭胸部顏色較淡,也沒有明顯斑紋,加上生殖構造不同,經他仔細鑑定後,證實是一個尚未被新種,目前正在積極進行命名的工作。

  他說,目前已知全世界約有4萬種蜘蛛,臺灣過去紀錄約為400種,加上去年新發現的40種,臺灣蜘蛛的種類目前已超過400種;根據他對研究蜘蛛30多年的了解,台灣有近三分之二的蜘蛛是過去未曾被鑑定出來的,估計台灣的蜘蛛種類應有近千種。  

  走入陳世煌在台灣師大理學院的實驗室,裡面收藏有5萬多隻蜘蛛標本,是他和研究生多年來蒐集的成果,還有許多蜘蛛在飼養箱中結網,讓學生觀察蜘蛛產卵過程,他更計畫在師大理學院的動物房中,設置全台唯一的蜘蛛養殖室。

  根據他30多年來調查,臺灣已知的蜘蛛種類中,最大的是人面蜘蛛,背甲有金色毛,斑紋看似人的嘴、鼻和雙眼,體長可達5公分以上,以近郊低海拔山區最常見;最小的是類螨微安蛛,為一種體長約1- 1.5 mm的小形紅褐色蜘蛛,主要棲息於全台2500公尺以下森林下層的落葉堆和開闊的長草區;最致命的蜘蛛是赤背寡婦蛛,是黑寡婦蜘蛛的遠親,毒性最強,足以致人於死,在臺灣數量稀少,分佈在人煙稀少的淺山地區,雖有人曾被咬中毒,但及時被救活;長相最怪異的是枯葉尖鼻蛛,腹部背面像是一片枯葉,腹部前端延長呈葉柄狀,常在夜間結網捕食,頭部朝下,八腳縮在體側,靜待獵物上門;最可愛的蜘蛛則是中形金蛛,體色鮮豔華麗,會在蛛網上結X形隱帶,好像會寫英文字,也都有標本。

  有些蜘蛛已適應臺灣特有地形,例如一種臺灣特有跑蛛只出現在1000公尺以上的山區,二角跑蛛只在臺灣北部現身,而綠色的臺灣綠貓蛛只出現在臺灣中部、南部和東部地區,常在葉面上活動,不易被發現。

多數人誤解蜘蛛 資料收集不易
  陳世煌說,由於臺灣民間將蜘蛛視為毒蟲,導致以往資料收集不易,在世界蜘蛛學界裡,台灣曾缺席一段時間。除了日據時代由日本人所做的調查記錄外,台灣學術界簡直可以說把蜘蛛給遺忘了,只有在民國五十三年,台中師專的李長林曾發表過一分「台灣的蜘蛛」論文報告,民國六十三年,台大的朱耀沂和日人大熊千代子曾合作發表「台灣產蜘蛛之校訂表」一文,台灣蜘蛛研究斷層嚴重。

  原本沈寂無聲的台灣蜘蛛學界,近十年來透露出一絲曙光,陳世煌在國外攻讀博士班時,原本鑽研兩棲爬蟲類的染色體,回國研究之餘,對蜘蛛產生了興趣,多年來採集調查的結果,小有心得,而且也找到一些新種,陸續研究發表,總算可以在長期缺席的國際蜘蛛學界裡,替台灣蜘蛛露個臉。

  陳世煌說,「研究台灣蜘蛛,最難的是入門,鑑定比對的工作不容易,因為早期的蜘蛛模式標本,都散落在歐美地區和日本的博物館,國內完全沒有標本可供參考對照,只好從國外大量蒐集蜘蛛的資料。」
 
萬能毛毛腿 神奇蜘蛛絲
  陳世煌從當兵時開始注意蜘蛛,到如今,他越深入蜘蛛的世界,越感到這個世界的迷人,他說:「蜘蛛真的是非常奇妙的生物!」蜘蛛結網絲絲入扣,即使你是個大外行,只要聽陳世煌描述幾樣蜘蛛的特性,你立刻就能知道他所謂的「奇妙」何在了。

  舉例來說,大家都知道,蜘蛛吐絲結網,但是並不是每一種蜘蛛都結網的,基本上,會結網的蜘蛛比較進化,因為牠得利用特殊的蛛網來等待獵物上門,而不結網的蜘蛛,只能利用原始本能,自己主動出擊抓獵物了。

  陳世煌說,蜘蛛的絲功能很多,可以結網、造屋、包裹獵物、包護卵囊、追蹤等,連蜘蛛在走路時,後面都拖著一條絲,為的是牠到處跑或跳下高處時,可以像一根繩子似的有所依恃。

  而在顯微鏡下可以看到,蜘蛛的絲並不是只有一根,而是好幾根絲合成一股的,這些絲有的有黏性,有的不具黏性,各有其功能。陳世煌指出,就拿最常見的圓形蜘蛛網來說,其中呈輻射狀的絲與邊緣的絲都無黏性,而螺旋絲則帶黏性,為的是可以黏住獵物,但卻不會讓蜘蛛被困住。

  談到蜘蛛網,那可就更神奇了,陳世煌說,不同種的蜘蛛織出的網各不相同,有圓形、袋形、漏斗形、垂吊式、片狀……真可說蔚為奇觀,有的蜘蛛網黏性驚人,還可拿來當魚網捕魚,有的蜘蛛網極其複雜,可以讓蜘蛛隱藏其中,同時還可以反光來吸引獵物;不過說起來,最神奇的一種蜘蛛網,要算是水蜘蛛的網了,這種在水裡生活的水蜘蛛,網自然也結在水裡的水草間,其網密不透水,像一個罩子似的水蜘蛛浮到水面上把氣泡帶下來,使得網內充滿空氣,水蜘蛛就待在其中活動,捕捉獵物。

  蜘蛛有一個眾所周知的習性,就是交配之後,母蜘蛛會把公蜘蛛給吃了,也因此,許多公蜘蛛就各自發展出一套奇特的防禦法,來避免在交配後成了「風流鬼」。陳世煌舉例,有的公蜘蛛會用絲先把母蜘蛛的手腳給纏住,再進行交配,之後趁母蜘蛛尚未清醒,立刻逃之夭夭;有的公蜘蛛則會用上顎把母蜘蛛的毒牙先給卡住,再行交配,讓母蜘蛛無機可乘;還有的公蜘蛛在求偶之前,會去抓小昆蟲來「賄賂」母蜘蛛,然後趁著母蜘蛛分心大嚼之際,趕快行周公大禮。

  陳世煌沈浸在蜘蛛世界,一點都不覺蜘蛛的「可怕」,像「鬼面蜘蛛」,就有非常「可愛」特殊的捕食習性,牠會先在兩腳上結一張網,然後對準獵物撲去蓋上,就像漁夫撒網捉魚一樣,非常機動。

蜘蛛研究深具潛力 師大銜接國際學界 撰寫臺灣蜘蛛誌
  隨著生物學界對蜘蛛的認識愈多,近年來,許多科學家投入利用蜘蛛絲製作防彈衣、外科手術材料的應用研究工作,除了泰國致力於將蛛絲研發成防彈衣,德國也掌握蜘蛛毒素的化學研究,分離出一種可能治療心臟病的蛋白物質。

  被陳世煌形容為「好玩」的蜘蛛世界,的確多采多姿,有非常豐富多樣的生熊行為,這在許多其他生物身上都不多見,也因此蜘蛛在學術上,提供了研究者相當多的活動模式,而蜘蛛本身吃其他昆蟲的習性,也讓牠成為害蟲防治上的一項利器,這也是為什麼國外對蜘蛛學研究頗為重視的原因之一。

  世界蜘蛛的種類約四萬種,台灣目前的紀錄僅有400種,但是陳世煌說,這只是代表台灣蜘蛛被「找到」的數目,而以台灣蜘蛛研究長期空白的情形來看,「台灣蜘蛛最起碼也有一千種以上!」

  陳世煌說,台灣蜘蛛的研究潛力無可限量,與其他野生動物昆蟲相較,因為牠繁殖力強,加上有興趣獵捕的人不多,所以野外的數量還很豐富,對研究者來說,陳世煌這麼形容:「台灣目前還算是蜘蛛的天堂!」

  陳世煌說,師大生物系畢業校友、現任東海大學副教授卓逸民,就受他的影響,遠赴國外攻讀蜘蛛學,兩人是國內唯「二」研究蜘蛛的學者,也都加入國際蜘蛛學會,都希望有更多人來研究台灣蜘蛛。

  臺師大期望在國際缺席已久的台灣蜘蛛研究,能在陳世煌撰寫臺灣蜘蛛誌之際,盡快比對新發現的標本,加以分類、命名、列入圖鑑,完整描繪臺灣蜘蛛圖像,盡快趕上國際水準,占有一席之地。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