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2007-05-19
十二年國教經費難題學界籲妥善計算並公平分配
  政府研議推動十二年國民教育多年,然而「經費」從何而來?一直是規劃到執行必須面對的難題。多位教育財政學者19日在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十二年國教系列論壇」提醒,現行我國整體教育經費和國際相比,仍有努力空間,雖然政府已經提出相關計畫增加預算,但長遠來看,應該考慮編列特別預算甚至修法並妥善分配,才能解決現行患寡又患不均的問題。
  嘉義大學教育行政與政策發展所教授何宣甫從國際比較觀點,檢視我國當前教育投資,以「教育努力」(國家教育支出除以GNP或GDP)來看,我國和OECD國家相比,領先日本、德國但不如韓國、美國,屬於中等程度,但如果依照年度趨勢來看,這些年卻顯得欲振乏力,甚至逐漸下滑;進一步分析整體教育經費分配情形,其中「後期中等教育」部分更是年年下滑。比較台灣高中學生平均獲得經費大約5000美元,不僅遠落後德國、美國,與鄰近日本、韓國也有一段差距,台灣「後期中等教育學生每生平均經費與國內生產毛額比值」在世界先進國家中也是敬陪末座,更別提這當中九成經費幾乎都只是人事費用,建議要發展十二年國教的現在,應該先確實改善中等教育經費匱乏現況。
  根據教育部目前提出計畫,發展十二年國教首要透過弱勢學費補貼手段,縮小公私立學校學費差距,不過台東私立公東高工校長藍振芳從偏遠地區角度認為,現在東部已經有好幾所公立學校面臨招生困境,單單只是補貼學費,會讓這些學校經營更困難,應該盡快計算各地區公私立學校最適合的需求量,評估現行補助規劃對招生困難學校的影響,輔導各校穩定發展或退場,以免各校競爭過於激烈,也能更有效運用資源。
  政府編列預算弭平公私立學校差距,多數私校表示歡迎,但國立新竹女中校長周朝松認為,政策也不應排擠公立高中職補助,尤其88年精省之後,除了北高兩市還有地方政府扶助之外,其他學校經費都已經緊縮,嚴重影響學校教育品質,眼前雖然有「高中職優質化輔助方案」,但「優質化」過於抽象,應該要有更具體的指標可供依循、硬體標準、軟體配套到師資培育提升等,也都應該有合理彈性的參考方案;初期三年注入鉅資,但後續如何持續運作,對照國家現在的財政狀況,也難免讓人心有所慮。
  既然名為「十二年國民基本教育」,地方政府的負擔與責任也有待釐清。宜蘭縣教育局副局長游春生就表示,依照國民教育法規定,國民教育免納學費,雜費收費標準由教育部召集各縣市政府研商訂定,但到目前為止,教育部還沒有告知各縣市政府十二年國教相關議題,也還沒有和各縣市開會討論,各地縣立高中該如何劃歸,各學區高中職容量、經費該如何編列都是未知數,也會連帶影響教育經費需求和補助試算結果。
  發展十二年國教,無論縮小公私立學校學費差距、補助弱勢學生、擴增優質高中、縮短城鄉差距、破除明星學校、均衡地方教育機會...,每一項計畫都需要龐大經費,然而,這些錢究竟要從哪裡來呢?回顧當年九年國教實施不久,國內即有人提出「教育拖垮財政」的批評,幸而當時正逢國家經濟起飛,反彈聲浪沒有延續太久,對照現在國家的財政狀況,淡江大學教育政策與領導研究所教授蓋浙生教授建議,課徵「教育捐」並非良稅,發行「教育建設公債」也要考量國家償債能力,如果政府真的有決心要推動十二年國教,眼前最好的方法應該比照發展一流大學計劃,由行政院編列特別預算支應,但必須確保經費來源不致排擠其他教育資源。
  此外,就在十二年國教系列論壇舉行期間,主張推動十二年國教的行政院長蘇貞昌就要去職,政策會不會因而停擺也令人擔心?臺師大名譽教授吳武典主張,應該修改高級中學法、國民教育法、甚至訂定十二年國教實施條例,確實讓十二年國教計劃和經費,不會受到黨派政治或行政首長左右,否則以現在經濟衰退、政策又不確定的狀況來看,十二年國教恐怕又難以落實。
  這場論壇由臺師大教育系教授許添明主持,多位家長代表、教師、教育系所學生共同參與,教育部十二年國教專案辦公室也派員聆聽。臺師大十二年國教系列論壇下週(26日)最後一場「總結」,會後將提出臺師大版十二年國教建議主張,後續也將和彰師大、高師大合作,至各地舉辦公聽會,蒐集各界意見提供教育主管機關參考,善盡學術專業回饋社會的責任。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