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點閱人次:302人
圖 新聞投稿
2021-04-05
通識影展《無聲》導演柯貞年探討特教議題
圖
《無聲》映後座談會,柯貞年導演(左)與臺師大特教系劉秀丹副教授(右)探討劇中特教議題。
圖
柯貞年認為,《無聲》體現的世界雖然殘酷,但是大軍老師就像在無奈中仍不放棄改變的渺小光芒,若有更多的大軍老師挺身而出,就有機會改變困境。
圖
圖

導演柯貞年執導的劇情長片《無聲》,取材自「臺南啟聰學校連環性侵案」,揭露校園性侵事件及霸凌議題, 2020 臺北電影節開幕放映時,即獲得廣大迴響。製作過程走訪北中南,進行三個月的田野調查,第一線訪談聾啞學生與親人、聾人協會、媒體工作者,該片也在第57屆金馬獎入圍8項大獎。臺師大通識教育中心3月30日舉行該片放映暨映後座談會,邀請柯貞年導演與特殊教育學系劉秀丹副教授探討劇中特教議題。

《無聲》敘述一位失聰少年張誠轉學到啟聰學校就讀,搭校車時卻意外發現一群男生集體性侵女主角貝貝,且學校師長即使知道此事卻冷淡處理,校長甚至一再包庇掩飾。事情最後卻越演越烈,性暴力受害者,最後竟演變成加害者,從心裡的不平與報復的心態,轉移欺凌更弱勢的學生。

柯貞年導演表示,《無聲》與其說是描述啟聰學校的聳動性侵事件,但她更在意加害者、受害者和旁觀者之間的權力關係不對等。劇中龐大的共犯結構,像是師長不聞不問與包庇遮掩的態度也展示人性複雜的一面,但她強調,善惡不是非黑即白,透過電影是要讓觀眾試圖去理解、反思事件背後的動機。

為配合劇情模擬聽障學生真實生活情境,演員也花費時間精力苦練手語,讓專攻聽覺障礙手語的劉秀丹副教授對於劇中手語精確度感到佩服。柯貞年也提到,自己與聽障朋友接觸後,才體認旁人往往對於他們的學習有錯誤認知,認為既使耳聾也能學口語,讀一般學校會更好;然而多數人並不明白,對他們而言,手語才是自然的語言,去學口語反而適得其反。

提問環節談及劇中為學生爭取權益、挑戰權威揭露醜聞的王大軍老師一角,柯貞年說,觀眾或許覺得他面對問題很衝動,想要解決問題,到最後卻什麼也沒解決,但這就是她想呈現的個人難題,她問,「當一個老師面對龐大的體制,想做出的改變只會造成傷害,但難道就什麼都不去改變嗎?」

柯貞年反而認為,《無聲》體現的世界雖然殘酷,但是大軍老師就像在無奈中仍不放棄改變的渺小光芒,若有更多的大軍老師挺身而出,就有機會改變困境。回歸現實生活中,她也認為每位臺下觀眾若願意勇敢站出來,也可能成為促成改變的一份子。

柯貞年說,觀賞《無聲》就像窺見他人的隱私或痛苦,最令人震撼的是,電影中的故事就血淋淋發生在真實世界,並非虛構。她說,這不只是臺南一所啟聰學校的醜聞事件,她期望透過電影形式讓更多觀眾關心其背後議題,進而帶來後續的影響力。(撰文:國文110陳安琪 / 編輯:黃樂賢 / 核稿:胡世澤)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