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2020-11-13
師大女力前進查德 油氣探勘鑽井現場勇敢圓夢
圖
吳詩敏前進查德油田。(圖片來源:中央社)
圖
吳詩敏與夥伴們在鑽井現場的泥漿測錄實驗室。(圖片來源:中央社)
圖
張慧玲在鑽井現場與鑽頭合影。(圖片來源:中央社)
圖
查德鑽井現場最美的一道風景線。圖為中油派駐查德的邱琪惠(右起)、吳詩敏、張慧玲。(圖片來源:中央社)

「你一個青春正盛的女孩兒,你們公司怎麼會派你來查德呢?」吳詩敏2015年被台灣中油派到查德,擔任地球物理探勘師,負責礦區震測資料蒐集及解釋。當時就引起派駐在查德的國際大型油公司人員的驚呼。

「就算連中國三桶油(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有限公司、中國石油化工集團公司、中國海洋石油集團有限公司)大舉投資非洲,派了那麼多人在查德,但頂多會出現女會計或女行政人員,從沒有派過女性工程師駐井的。」台灣中油海外石油及投資公司(OPIC)非洲公司前技術副總經理陳裕國說,全世界的油氣探勘鑽井現場很少出現女性工程師,這應是台灣中油所獨有的。

1986年出生的吳詩敏說,自己就讀台灣師範大學地球科學研究所時,指導老師李通藝研究主題就是中非構造演化史,曾赴查德採樣,似乎自此揭開自己與查德結緣的序幕。

「地質師這項工作,是沒有男女之分的,當初在台灣戶外採集岩石樣本時,也曾幾天幾夜都待在野外。2014年曾參與盆地分析小組,派駐查德1個月;2015年派駐查德1年,擔任地球物理探勘師;2018年派駐查德擔任駐井地質師,有點想證明自己的能耐。」留著一頭飄逸長髮的吳詩敏這麼說。

派駐查德期間,她曾罹患傷寒,發燒到攝氏40幾度,全身忽冷忽熱,整整一個星期什麼東西都吃不下,暴瘦2公斤,一向獨立自主、連續3年都不曾回台灣過年、被大學同班同學形容為「從事很酷工作」的吳詩敏當時特別想念家人,一心一意只想回台灣。

「我真的感到很驕傲,能參與查德奧瑞油田的前期測勘作業。」2019年7月,第5度派駐查德的吳詩敏對於迎接第一桶油充滿興奮與感動。這是她5年來的青春紀事,在非洲野外與蒼蠅、蚊蟲為伍,努力對抗瘧疾、傷寒後,迎來人生滿滿的甘甜回憶。在查德礦區鑽井現場年輕優秀的女性台灣工程師,不只吳詩敏一人。

「鑽井工程費用龐大,以時計費,鑽井隊(承包廠商)常有可能趁甲方(OPIC非洲公司)休息時怠工,所以鑽井代表陳忠宇每天半夜都會不定時至鑽井平台突襲,有幾次真的抓到鑽井隊在偷閒。若遇到關鍵作業,我們幾乎都得待在鑽井平台上或井架附近監督工程是否順利、有無需要協調、討論或改善的地方。」2019年7月,擔任班諾伊6(Benoy-6)號井之鑽井助理、內斂文靜的張慧玲提到與鑽井承包商諜對諜的心路歷程:「若遇到不老實的乙方(承包廠商),雖然常被氣到想當場開除人,但只能先以專業的技術及堅定態度,與他們周旋,只為順利完成鑽井作業。」

同樣是七年級生的張慧玲,畢業於臺北科技大學材料及資源工程系;2017年曾至海上鑽井船輪班25天,當時現場也只有她一名女性工作人員;2018年知悉有查德鑽井助理職務出缺,她在與先生和家人溝通討論後,爭取這個派駐查德的機會。 鑽井工程為24小時的連續作業,時常得緊盯進度,遇到關鍵作業或出狀況時就得日以繼夜地盯梢,就算休息也無法安穩,雖然累但也屬現場經驗累積的一部分。唯一難以克服的是媽媽想念小孩的心情。她說,派駐查德期間,每晚睡前都要打開手機,看看之前幫小孩拍的影片或照片,有空就跟小孩視訊。

而對於先生,張慧玲有著滿滿的感謝,因為先生與其家人在台灣全心付出與支持,照顧小孩,讓她無後顧之憂,能勇敢地在異鄉,一步一腳印地走出一名石油開採工程師的鑽井人生。

這兩位七年級的女油人前進非洲,勇敢築夢,實踐自我,改寫人生,打造出查德礦區最美麗的一道風景線。(文章轉載自中央社)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