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2020-06-29
低視力兒童繪畫教育成果展 展現生命力量
圖
展場提供關照拍照的裝置藝術區 造型皆擷取自小朋友畫作
圖
展場一隅
圖
展場一隅
圖
小芸-小兔子吃荔枝
圖
小銘-高樓大廈
圖
小曄-動物狂歡
圖
伊彬教授向藝教館館長吳津津及觀眾導覽

「獨樹藝格 用心畫畫V-低視力兒童繪畫教育研究成果展」即日起在國立臺灣藝術教育館展出,國立臺灣師範大學3名碩士生花了一整年時間,教導7名低視力孩子繪畫創作,匯集25件作品展出至7月12日。其中情況較嚴重的小芸,左眼義眼、右眼視力不到0.01,目前只剩光覺,但她從小熱愛繪畫,創作有時須整張臉貼著畫紙,靠著有限的視界畫出線條,比一般人多花上幾十倍時間,才能創作出來。設計系伊彬教授鼓勵民眾及親子到場觀展,欣賞藝術之美,也了解他們對抗微弱視力,用色彩和線條展現生命力量的故事。

臺師大設計系視覺心理實驗室主持人伊彬教授,運用科技部補助研究計畫成立「用心畫畫研究團隊」,率領美術系碩士生林禹葳、邱鈴惠、設計系碩士生楊雅婷等三人,花了一年時間教導7位低視力孩子,學習繪畫創作及美術鑑賞。這次展覽自6月19日至7月12日(週一休館)展出,除了分享低視力孩子的繪畫學習成果外,也期望改變社會大眾、家長與教育工作者的觀念,歡迎大家趁著端午連假期間觀展。

這次研究奠基在前一期研究上,加入寫生以及想像畫以外的其他教學策略,例如繪畫鑑賞課程、遊戲等,探索是否能為孩子們的學習與創造帶來改變。這次展覽除了繪畫老師不同之外,參與孩子中有四位舊學員,還加入三位新學員。孩子們來自臺中惠明盲校與臺北五常國小。繪畫老師與孩子們各有特質與潛力,交互作用後,也使得研究結果更多元有趣。

「低視力」與「盲」都是視障的一種,粗略界分在於後者必須使用點字學習,而前者能在有條件下閱讀文字。「低視力」常被籠統稱為「弱視」,但兩者意義不相同。低視力者的視覺可能因為先天或後天因素造成障礙,導致視覺感知不如一般人完整又有效率。由於眼睛是一個極精細的器官,稍有缺損就會造成嚴重結果;低視力者可能有視野缺損、輪廓扭曲、進光量無法控制、色覺感知不佳、無法有效對焦等各式各樣問題。他們所看到的世界和一般人很不一樣,大幅影響生活與學習的效率。

視障教育中的視覺藝術部分,常被學校或家庭教育忽略,其原因包括專業師資不足,以及教育價值觀念偏差。但追根究底是基礎研究不足,使得藝術教育和特殊教育兩個領域往往未意識到必須攜手合作,共同努力。造成視障兒童的學習成長過程中,時常忙於各領域學科能力的學習或加重音樂能力,而完全忽略了視覺藝術的學習,也一併失去了視覺藝術學習所帶來的各種好處。

師大師生教導繪畫創作 低視力孩子對抗微弱視力

參與教學研究計畫的臺北市立五常國小五年級學生小芸,左眼義眼,因視網膜剝離,目前視力只有光覺,右眼視力約0.01,學習能力強,但因視野狹窄,右邊視野搜尋較弱,造成生活不便。另一位五常國小五年級學生小銘原本雙眼視力0.003,視野在兩眼中間,去年檢查視力時,卻發現可多看遠約30公分,雙眼視力老花500度,家中有擴視機輔助學習,目前學習打點字系統。

在臺師大師生協助下,兩人透過寫生、想像畫等策略,逐步體會視覺藝術之美,小芸創作「小兔子吃荔枝」,小銘則創作「高樓大廈」,於成果展中展出,分享時開心地說:「畫畫課讓我學到很多,我學會用繪畫記錄我的生活,把腦中的影像畫在圖畫紙上,是一件開心的事情。」

另外,臺中市私立惠明盲校國中一年級小曄有先天性視神經缺損,視野狹小,偏向破碎視野,但他仍創作出「動物狂歡」,並對繪畫產生興趣。他分享說:「我真的好喜歡畫畫,我已經參加第二次了,希望未來仍能有機會再辦畫展。」

用心畫畫系列展覽告訴大眾,當適當的教育介入後,改變教材與教法,低視力兒童一樣能夠享受繪畫樂趣,能夠在繪畫創作與鑑賞上有所精進。例如採用遊戲的心態,調整欣賞畫作與畫紙大小,提供實際的模型參考與適當的繪畫媒材,給予有興趣的繪畫主題,以大量口語互動等方法。低視力兒童就能使用有限的視力條件,發揮其觀察力、想像力與繪畫技巧,畫出生動有趣的畫作。同時,孩子的專注力、觀察力、表達力、想像力、推理、成就感與邏輯能力,都有機會進步。大腦是一個可塑性極高的超級器官,而繪畫學習所造成的影響是多方面的,絕對不只限於狹義的「能畫出好看的圖畫」。

臺中惠明盲校校長陳志福校長認為:「特殊孩童的教育,應該探索每一個體的不同潛能」,當然也不因視障而阻擋了視覺藝術的學習機會。伊彬教授表示,「藝術是人生中極美好的一部分,畫畫是其中之一,值得每個人學習與經歷。在此祝福天下所有孩子都有機會盡情畫畫,從藝術創作中獲得無限的樂趣與希望。」為了讓人們更瞭解作品意涵,現場還安排美術系及設計系學生提供導覽,適合學生和親子一同參觀。(資料來源:設計系提供 / 編輯:胡世澤 / 核稿:胡世澤)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