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2020-06-15
影音》第20屆傑出校友》中央研究院院士王明珂
圖
2011年 於甘南裕固族游牧考察
圖
2005年於新疆準噶爾田野
圖
1980年 新北市重慶國中教學實習
圖
1982年 師大研究生時期
圖
1981年 研究生時與韓籍同學
圖
進行田野調查時,也與當地人結交深厚友情。
圖
1995年 川西松潘小姓溝田野考察
圖
1996年 川西茂縣羌族田野考察
圖
王明珂在田野調查時常會深入村莊,與當地人士交流。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歷史學系 68 級校友王明珂,為國內知名歷史學家與歷史人類學家。長年研究族群與社會記憶理論、中國少數民族與中國人認同之歷史、北亞游牧社會等領域。曾長期在中國四川西部青藏高原東緣山區進行田野調查,寫下《羌在漢藏之間》、《華夏邊緣》、《英雄祖先與弟兄民族》等著作,並連連獲獎。2014 年當選為中央研究院院士, 為人文及社會科學組中首位跨歷史學與人類學的院士。

由年少輕狂到浪子回頭

現在已是知名學者的王明珂,很難想像他從小竟是「不愛唸書的孩子」。王明珂坦言, 自己小時候從來不用功讀書,但對一些課外閒書則一直很喜愛,「我只確定,我不喜歡到學校上學唸書。」王明珂笑說。

「我可能考試運很好吧。」王明珂謙虛道,雖然初中時考進家鄉鳳山最好的鳳山中學,

但初中三年,成績都是吊車尾,總是過著補考和隨班附讀的日子,但這樣的他,竟也考上高雄的省立左營中學。

上了高中的他,還是每天渾渾噩噩,留級之外,甚至常在外廝混、打架,好在他有一個很「挺」他的父親,不僅沒有責罰,還百般設法幫他轉學,以求他能順利畢業。

不過,王明珂熱愛文史的特質,卻是在這段叛逆期中開始顯露。「我雖然不喜歡讀教科書,可是我從小就很喜愛閱讀。」縱使年少輕狂,王明珂初、高中時仍然讀了不少中西古典名著,也從此培養了他對文史的愛好。

不過,王明珂的學校成績一直不佳。高中畢業後,兩次聯考落榜,他被迫入伍服兵役。卻在他退伍前父親過世,這讓王明珂深受打擊。退伍後,他重拾高中課本,每天唸書至少 15 個小時,如此六個月苦讀後,終於考上師大歷史系。

選擇師大歷史系,一方面是公費考量,另一方面, 比起其它人文學科,他更受歷史吸引,「我感覺歷史比較活潑,就以師大歷史系為第一志願。」此外,剛上大學的王明珂,對教育也充滿熱忱,期待以自身為例,勸導叛逆的青少年歸向正途。

進入師大歷史系就讀後,王明珂感覺自己初入學術殿堂,眼界大開。他加入了人文學社,當時社團的主要成員就是歷史系學生,因為要編人文學刊,需要自己寫稿,也會與國文系的學術性社團朋友合作,彼此間學術交流非常豐富。

教師之路備感挫折 重啟研究之路

大學畢業後,王明珂先到板橋的重慶國中實習。當時王明珂教的是後段班學生,在殘酷的成績排名體制及聯考壓力下,學生們厭棄課業,老師也很難讓學生產生學習興趣。另一方面,比起教學,王明珂發現自己對學術研究更感興趣,便毅然決定重回師大就讀研究所,投入上古史研究。

上古史為比較冷僻的領域,王明珂會選擇研究上古史,是受到名師王仲孚先生的啟迪。另一方面,當時適逢政府對中國大陸學術刊物的管控漸漸放寬,臺灣的學者及研究生可以接觸最新的大陸考古資料。

當時這些資料都被收藏在中央圖書館,並被歸類為「匪偽叢書」。談到這段過往,王明珂不禁想起當年一段逸事:當時有一位就讀臺大的南韓僑生,他在臺灣唸書時,時常偷偷挾帶大陸考古刊物入境,但後來他畢業返國時,卻因這批「匪偽書刊」數量龐大,無法通過海關檢查帶回韓國,因此將這批書刊留在臺灣。

後來臺大、師大約有十位老師,包括王仲孚老師,得知有這批資料後,每個人都想複印這一批近百本的資料。但總複印頁數達數十萬頁,複印後又需要分裝成上千冊,那是非常龐大的工作,而且又不能公開進行。因此王仲孚老師就找王明珂協助。王明珂欣然同意,同時趁機要求多複印一份自己保存使用。

當時王明珂住在研究生宿舍,還有空的房間。影印店常趁深夜時分,將複印好的資料運到研究生宿舍,再由王明珂與他找來幫忙的朋友一頁頁地分派成冊。王明珂回憶,他與朋友每晚跪在地上分資料,花了約兩個星期才完工。

碩士班畢業後,王明珂曾報考師大歷史系博士班,但仍不幸落榜,主要原因是英文沒考好。沒考上國內博士班,王明珂便將目標轉向到國外就讀,但因教學義務還沒完成,因此只好留在臺灣,在臺北市靜修女中教了一年書。便在此期間,他的指導教授管東貴先生鼓勵他申請史語所助理研究員之職。

恩師提攜進入史語所 學術目光開啟新高度

管老師透過書信與王明珂聯絡此事。收到信的當下,王明珂坦言他非常意外;不僅因為當時與管先生已有一段時日未聯繫,更因為在論文撰寫近完成時,他為了論文內容跟管老師多次意見不合,師生幾乎決裂。

「當時我年輕,老師說我的論文都是在批評先輩學者,自己又無法提出具說服力的見解,我就不服氣。」兩人一度鬧得很不愉快,想不到畢業後,管東貴先生竟主動聯絡王明珂,要他寄履歷等資料到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 ( 簡稱史語所 ) 申請研究職位。後來王明珂順利被錄用,正式成為史語所的助理研究員。

當時正值 80 年代中期,史語所開啟擴增研究人力的五年計畫,大量網羅國外留學歸來的學者。這些新進副研究員個個都是哈佛、耶魯等名校的博士,王明珂一方面很仰慕他們,但另一方面也備感壓力。「在史語所的前三年,我投稿到史語所期刊,經常在進入正式審查程序前就被退稿。」王明珂說。

讓王明珂下定決心出國的主要原因,仍是研究上的困頓:「我從讀碩士時就開始研究『羌』,一般認為中國古文獻中記載『羌』為一個民族,但我始終覺得對此有些疑問。」他心中的問題,在與同仁的交流中仍無法得到答案,因此更讓他決心出國讀書。

初進史語所的三年雖然辛苦,但因為這段時間的讀書、研究經歷,包括努力加強多項外語能力,終於讓他成功申請到美國哈佛大學東亞語言與文明學系的博士班。

攻讀博士茅塞頓開 一展豐沛學術能量

順利進入哈佛後,王明珂謙稱運氣很好,得到張光直等教授的指導,學習族群理論、游牧人類學、經濟人類學,以及一些考古學基礎課程。過去研究的困頓經驗, 讓他更能吸收這些課程精華,並再思考從前未能釋疑的問題。因此雖然他的博士論文仍以「羌」為研究主題,但結構與理論基礎已與之前完全不同。

「在哈佛的學習,讓我能重新理解中國古文獻中的羌、氐羌等記載;我在博士論文中,將它們視為華夏對西方異族的『非我族類』概念。」王明珂解釋,在中國歷史中,自商代起中原的人便將西邊異族稱為「羌」。分析「羌」的時空分布,可以發現它與華夏認同的西方邊緣擴張有很大的關係。也就是說,從商代到漢代,「羌」的地理分佈一直在向西推移;那不是一個稱為羌的民族不斷往西遷,而是當愈來愈多的西方人群成為華夏之後, 華夏心目中的「羌人」便指的是更遠的西方異族。到了漢代,華夏認同向西擴大到四川西部的青藏高原東部邊緣,因此漢代文獻中的「羌人」便沿著青藏高原東緣分佈。

王明珂於 1992 年獲頒博士後,回中研院史語所任職,兩年後升任副研究員。在史語所他曾任人類學組組主任、副所長、所長,2020 年三月初卸下所長之職。多年來他也曾在臺師大、臺大、政大、清華、中興多校教授歷史學與人類學課程,並曾任中興大學文學院院長,以及該校人文及社會科學研究中心主任。

在學術研究方面,他最重要的經歷便是由 1994 年起,開始進行對當代羌族的田野調查。在此後十年中,他利用多個寒暑假期深入中國四川西部山區作田野考察。回憶起那段時光,王明珂雖津津樂道,卻也坦言其實相當危險。因為當地地形險峻,高山深谷,道路下臨懸崖,下面就是水流湍急的岷江,如果車不幸墜入江中,無人可倖免。

但王明珂從未退卻,他投注所有熱情,結合學術專業,重新詮釋由「羌人」到「羌族」的華夏民族邊緣變化。他出版多本著作,接連獲得中研院年輕研究人員著作獎、科技部傑出研究獎、胡適講座等獎項。並曾受邀訪問美國哈佛大學、史丹福大學、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戴維斯分校、京都日文研等機構。2014 年,王明珂獲選為中央研究院第 30 屆院士。

談到自身創下的種種佳績,王明珂仍是低調,謙虛表示自己只是「盡本分」;談到支持他的力量,王明珂毫不猶豫地將功勞獻給妻子:「我的工作太忙了,家務跟 3 個兒子都得靠她,這真的非常不容易。」

妻子不僅全力支持王明珂,對他的研究其實也有「另類」影響;對於歷史,太太是完全的門外漢,因此初認識時,總是會問他:「你讀歷史幹什麼?」

「但我很把她這句疑問當一回事。」王明珂笑說,他始終牢記著太太這句話,而不是當成外行人的好奇,嗤之以鼻。「結果多年過去了,現在她會稱讚我把歷史研究得很活!」

另一位對他有深遠影響的,是他過世多年的父親。其實父親過世時,王明珂甚至還沒考上大學,但或許這正是最關鍵的原因。「我父親表示,他以我為榮時,但那是我最糟糕的時候。」王明珂說:「當時我考不上大學,成天跟朋友鬼混,了不起就是偶爾寫些散文登在報社副刊上,但我父親仍以我為榮,這是最讓我感動的。」

緊抓命運的線頭 醉心研究終生不悔

王明珂常常勉勵後進,不要急於追求新理論, 或是跟隨大家讀一些流行的著作,而是要深入探索自己心中的問題。他也強調應積極嘗試跨學科、跨領域學習。「當你努力探索自己心中的疑問,就能從問題中發現更多問題﹔跟隨著問題線索前進,它也許會帶領你跨出自己熟悉的學科,這時應閱讀一本與問題意識相關的學術書籍,同時你也必須調整心態,勇敢地進入這個全新的陌生領域。」

其實王明珂自己就是如此,他從年輕就執著於解開「羌人」的謎團,摸索出自己的「線」。這條線帶著他從師大出發,經過史語所、哈佛等學術殿堂,也領他穿越四川西部叢山峻嶺與湍急的岷江。30 多年過去,這條線串起的,有研究上的困頓、家人的支持、翻山越嶺的尋羌,最後才是受人讚揚的桂冠。【採訪撰稿/江敍慈】

第二十屆傑出校友—歷史學系68級

歷史學家與人類學家 王明珂/大事記

1952 出生於高雄

1979 師大歷史系畢業

1983 師大歷史研究所畢業

1984 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助理研究員

1992 美國哈佛大學東亞語言與文明學系博士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歷史學系兼任副教授

1993 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副研究員

1994 國立政治大學民族學系兼任副教授

1997 國立臺灣大學人類學系兼任副教授

獲選為中央研究院「年輕研究人員著作獎」

1998 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傅爾布萊特訪問學者

1999 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研究員

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人類學組主任

2000 東吳大學歷史學系兼任客座教授

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副所長

2002 國立臺灣大學人類學系兼任教授

2003 獲頒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傑出研究獎

2004 國立清華大學歷史研究所合聘教授

2005 美國哈佛大學東亞語言與文明學系訪問學者

美國哈佛燕京學社兼任研究員

2008 國立臺北大學歷史研究所合聘教授

2009 美國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訪問學者

2010 國立中興大學「(林)萬年人文講座教授」、歷史系教授

國立中興大學文學院院長

2011 人文及社會科學研究中心主任

2013 美國史丹福大學訪問學者

2014 獲選為中研院院士

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特聘研究員

國際日本文化研究中心(京都)訪問學者

2015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講座教授

2017 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所長

2018 臺灣內亞學會理事長

圖 圖
1988年 哈佛大學校門口 2012年 任中興大學文學院院長
圖 圖
2005年 內蒙古新巴爾虎右旗游牧考察 1985年 與太太蜜月旅行
圖
2004年 遠赴雲南臨滄考察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