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2020-04-24
影音》聽見1967長光部落 民音所公開珍貴原音
圖
「聽見1967長光部落」聲音資料公開
圖
1950年代長光部落豐年祭活動樣貌(石梅英提供)
圖
2018豐年祭時青年男女圍成一圈共舞(洪嘉吟拍攝)
圖
2019年長光歌者為我們重建了農耕歌謠的情景(馮苾瑩拍攝)
圖
採集者李哲洋(李立劭提供)
圖
歌者陳久美(左二抱嬰孩者)_照片嚴榆晴女士提供
圖
1967年長光天主堂落成祭儀後婦女會的演出(石梅英提供)

1967年美妙樂音 重現於世

波昂東亞研究院臺灣音樂館藏

「聽見1967長光部落」聲音資料公開

50多年前,被認為是本土文化自覺開端的民歌採集運動,其大量錄音,包括50多卷的盤帶,超過四千多首的樂曲,經過時間長流,在臺灣早已損毀遺失,卻因當年德國華歐學社(今德國波昂東亞研究院)的歐樂思先生贊助此項活動,獲得了一份拷貝,並在2013年將其帶回臺灣。在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民族音樂研究所師生的轉錄、研究與整理後,50多年前臺灣這片土地上的聲響,再次公諸於世。

1967年6月12日與13日,民歌採集運動如火如荼的進行,成員之一的李哲洋,獨自進入臺東阿美族長光部落,進行音樂採集。這場由臺師大音樂系校友史惟亮與許常惠出國留學歸來後,於1960年代所發起的民歌採集運動,在臺灣曾喧騰一時,並被認為是本土文化自覺的開端,也是臺灣音樂史中,不可或缺的篇章。

當時此事件雖曾被大肆報導,但採集所獲得的有聲訊息,卻僅極少數於日後得以公開,其他大量資料,隨著時間而消逝。因此今日廣大民眾,仍未能有機會接觸與聆聽當年所錄製的大部分資料,採集發起者希望對於搜集品進行整理,並運用於現代創作以及薰陶社會大眾之美意,亦未能實現。

2012年,德國波昂東亞研究院前院長歐樂思先生,與臺師大音樂數位典藏中心聯繫。由於歐樂思先生為當年民歌採集運動的重要贊助者之一,史惟亮曾將1960年代第一次民歌採集運動的大部分錄音,拷貝了一份交給歐樂思先生。

本著盤帶應回歸其採集地,提供給需要的人,歐樂思先生將這批資料帶到臺灣。資料因此陸續經過臺師大民族音樂研究所以及音樂數位典藏中心的盤帶轉檔、文字掃描、資料校正,帶回部落重新審視幾個步驟的處理。

帶領轉錄資料的民音所呂鈺秀所長表示,因為此批資料距今已超過半世紀,當年參與者幾乎都已作古,整理起來尤為困難。但在師生們的通力合作下,「波昂東亞研究院臺灣音樂館藏」中的第一張專輯,終於在4月24日公諸於世。

依據盤帶匣上的記載,以及李哲洋當年的筆記所寫,阿美族長光部落當時總共錄有23首歌謠,但實際盤帶所發現的,僅有17首。而這17首中,又有4首因歌者們不甚滿意,再次重唱。

本專輯扣除不滿意的4首,總共收錄13首歌謠。由於國內外其他的錄音者,均未曾於1960年代進入過長光部落,因此這份錄音,可說是目前所知,長光部落阿美族1960年代僅存的聲音資料,是1960年代臺灣原住民聲音的見證,更是臺灣具有歷史意義的無形文化遺產。

呂鈺秀說,現階段最困難的是如何將資料與部落的歷史連結,因為聲音需要被詮釋、述說,但由於當時歌唱者現在多數已不在,團隊找到長光部落這張專輯中,目前唯一還在世的劉武老先生,已經高齡90歲的他,早已不記得當年錄音之事,但一聽到自己的聲音,卻能很快的認出,言語中充滿興奮。

1962年史惟亮看到歐洲人士對於自我文化的保護與發揚,因而曾問國人:「我們需不需要自己的音樂?」,許常惠則透過報紙大聲回應:「我們需要有自己的音樂!」,因而引發這場民歌採集運動。今天,兩位校友都已作古,但透過他們的發起,臺灣在地的聲音,終能永為後世所聆聽。

為了紀念為我們留下紀錄的先驅,以及感謝部落族人在日後調查時的多方協助,本專輯並不販售,而是贈與需要的人。但調查研究當年真相,亦需大量經費資助,懇請各方不吝捐款,共同為公開與見證1960年代的美妙樂音而努力(相關資訊,可電話洽詢洽02-7749-5446馮小姐)。(資料來源:民族音樂研究所提供 / 編輯:胡世澤 / 核稿:胡世澤)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