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2020-03-11
法國龐畢度館方力邀 美術系袁旃校友個展登場
圖
袁旃《紅梅扇面》,1999
圖
袁旃《凝雲》,2005。
圖
圖
臺灣著名畫家袁旃個展於法國龐畢度中心開展,吸引許多藝術專業人士與藝術家到場觀賞。
圖
袁旃《探戈之一》,2010。

國際臺灣師範大學美術系校友、臺灣著名畫家袁旃應法國龐畢度文化中心邀請,自2月5日起至4月27日於國立現代藝術美術館舉行個展,為首位在此辦個展的臺灣藝術家,意義非凡。

袁旃校友,1941年出生於四川重慶,全家於1947年移居臺灣。她在國立臺灣師範大學美術系學習中國畫,畢業後赴比利時魯汶大學和比利時皇家文物維護學院攻讀碩博士,主修藝術修復,並在大英博物館和各種美國機構進修後回到臺灣,於國立故宮博物院的修復部門工作超過30年,更曾擔任故宮博物院科技室主任,近50歲才又開始藝術創作。

袁旃用絲綢上的墨創造大幅面的作品,這種媒介因其減輕緯紗重量和支撐礦物顏料顏色重量的能力而受到讚賞。令人眼花撩亂的色彩滿足觀者對細節的注意,形式有機的擴展也達到對書法長期實踐之下所練就的構圖掌握。蔥鬱的風景,幽靈般的獸人,傳記元素和當代圖案散佈著歐洲和東方藝術史脈絡。袁潔宣稱自己的自治和表達的獨特性,在臺灣的當代水墨中佔據著重要地位。她的創作在線條與色彩,傳統與創新,寫作與視覺之間,滲透了現代西方敘事的二元論。

策劃這項個展的龐畢度中心資深策展人凱薩琳.大衛(Catherine David)一向致力於將藝術視野擴展至歐美以外的文化與地理體系。她認為袁旃的創作有「鬱鬱蔥蔥的山水,寓言般詭異的動物,肖像元素和當代符碼,引用東方也融入歐洲藝術,在臺灣佔據重要一席。有別於二元論觀點,她的創作質問複雜的文化敘事可塑性」。

凱薩琳.大衛舉例,袁旃以西方的幾何概念運用有棱有角的線條表現山巒,又利用抽象畫的概念將幻想與真實的不同景象並置。她的用色明亮繽紛,時常充滿童真,但又不失高雅莊重。擷用傳統精髓,但又解構傳統,讓創作富含特色。袁旃在研習水墨丹青之後,又負笈比利時,之後帶著考古暨美術史的專業,浸淫於臺灣故宮博物院的水墨書畫30餘年。這些背景造就了她獨樹一格的創作技法。這項個展雖然只有10幅作品,但具體呈現了袁旃將傳統工藝如彩陶或絲織品的色彩融入當代藝術美學思維,顯現她得心應手,嬉遊於傳統與現代,東方與西方之間的歡愉。

展覽開幕時,除了駐法代表吳志中、駐法國臺灣文化中心主任連俐俐外,拉斯維涅(Serge Lasvignes)、國立現代藝術美術館館長布里斯坦(Bernard Blistene)、副館長暨資深策展人戴維(Catherine David)、巴黎賽爾季國立高等藝術學院院長狄瑟涵(Corinne Diserens)及巴黎賽努奇亞洲藝術博物館館長李法佛(Eric Lefebvre)等人皆到場致意。

布里斯坦在致詞時,首先感謝駐法代表處與駐法國臺灣文化中心的協助,接著向袁旃的作品致上高度的評價。他說,在解析袁旃畫面意象的同時,能發現其敘事的複雜性與豐富性,超越偏見,甚至刻板印象。

龐畢度中心亦另外為本展規畫一場座談會,邀請到巴黎賽努奇亞洲藝術博物館(Musée Cernuschi)館長Eric Lefebvre、美國Brandeis大學教授阮園,以及臺灣關渡美術館館長黃建宏,以英文進行和個展相關話題的對談。

臺灣關渡美術館館長黃建宏表示,袁旃的畫作中並不會強調主體,而是畫家在面對不同脈絡、經驗、素材時,該如何調節,並把這些拉到她生命之中;若觀者太過專注單一藝術脈絡,可能會較難理解袁旃的價值,「在建構主體性的同時,也要注意自身開放度以及調節的能力,這恰巧是臺灣所需要的」。他特別提及袁旃畫作中女性獨有的複雜層次與高度,因此在面對許多傳統框架時,袁旃很少選擇直接對立或批判;相反地,她會智慧地挪用並使其流動,「這也是我們現今的課題,面對諸多大框架,如何將之轉化到生活中」。(資料來源:轉載自中央社、法國臺灣文化中心、ARTouch / 編輯:胡世澤 / 核稿:胡世澤)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