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2019-12-04
人文電影節《幸福綠皮書》 談跨越階級與種族的友情
圖
圖

12月4日晚間,人文電影節播放了美國電影《幸福綠皮書》,臺下近乎座無虛席。該片曾奪下第91屆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影片、最佳男配角和最佳原創劇本獎。描述一趟階級與種族碰撞人心的旅程。映後邀請到曾對此片做過影評,師大英語系許景順教授與同學討論。

《幸福綠皮書》的時代背景設定在1962的美國,講述一位黑人鋼琴演奏家唐納,雇用一名紐約保鑣東尼作為司機,展開一段為期兩個月的巡演旅程。此片名源自黑人司機綠皮書,為真人真事所改編,讓觀眾了解原本具有極度種族歧視的東尼,如何在兩個月的旅途後,與黑人唐納發展出一段珍貴的友情。

許景順在映後會談時並沒有給《幸福綠皮書》很高的評價,從電影性質來看,《幸福綠皮書》是屬於喜劇片,喜劇的爆點通常是出奇不意,但答案揭曉時通常是好的結果。但此片刻意避開了白人歧視的問題,許景順提到,用喜劇拍攝具深度探討價值的議題時,反而難以達到教育意義,淪落為僅是搞笑且迎合白人。

從劇情方面切入,片中的各個角色對話不一定與種族相關,導演有刻意的在某些劇情片段讓白人可以體會黑人平時的感受;然而在電影卻放入了許多不合宜的刻板玩笑,或許是為了讓觀眾覺得,我並沒有刻意要冒犯,只是開個玩笑,綜合以上,許景順並無給此片較好的評價。

片中的唐納教授曾說:「如果我不夠黑,也不夠白,又不夠像男人,那麼你告訴我,我到底是誰?我只不過是個被桎梏於城堡中的孤魂。」許教授針對此句話提到,儘管電影所切入的時間點是1962,然而到現今的2019,種族刻板印象仍是美國的重大問題之一。(撰稿:校園記者企管111張婕汝/編輯:江敍慈/核稿:江敍慈)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