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點閱人次:317人


友善列印
2019-11-29
影音》人文電影節 張婉兒剖析《燃燒烈愛》的文學性
圖
圖
圖

11月27日晚間人文電影節播映韓國電影《燃燒烈愛》,改編自村上春樹的作品 〈燒掉柴房〉,導演李滄東兼有小說家的身分,作品多寓含深意。此片更代表韓國角逐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獎。映後邀請影評人張婉兒進行座談,探討電影中的文學意象。

在電影中有許多焚燒的場面,主角Ben說著:「沒有的東西我們就把他丟棄掉」、「自然的汰換是沒有道德可言的。」張婉兒認為燒毀的意象,是「從有到無的過程」,在電影中也透過橘子、貓咪等意象,傳遞青年在追尋生命價值的過程中,實有的物質與財富,以及貧窮、虛無感的對比。

如果把焚燒的概念推展,張婉兒說:「它其實也可以是青年問題的一部分,就好像是無用的青年,社會就把他丟棄。」電影呈現出社會對青年失業等議題的漠視,塑造出有錢人Ben、頹喪年輕人鍾秀等人物,加強對階級的反思,展現李滄東作品中對社會的關懷。

《燃燒烈愛》中利用各種象徵、鏡頭語言來呈現自我辯證。張婉兒針對電影結尾當中,夢想成為小說家的鍾秀殺害Ben的畫面提出思辨:「最後我們看到的這個東西,它到底是他的小說?還是是『他真的做了』的那個現實?」電影的開放式結局,可讓觀眾加以思考主角的心理,對於結局可以有不同解讀與想像。

對於李滄東的作品,張婉兒認為,電影中意象的多譯性是一體兩面的,她說:「喜歡的人會覺得,他可以從中挖掘到很不一樣的東西。但某種程度上它也構成了門檻。」 (撰文:校園記者國文111張慈恩報導 / 編輯:江敍慈 / 核稿:江敍慈)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