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點閱人次:1401人
友善列印
2019-10-24
專訪》體操鬥士 唐嘉鴻
圖
圖

23歲的運動競技系學生唐嘉鴻,在2018年亞洲運動會穿金戴銀,奪下男子單槓金牌、地板銀牌;2019世大運為臺灣體操歷史締造單槓金牌的新猷,讓世界體壇看見了臺灣運動好手及訓練團隊。如同每位頂尖運動員都有異於常人的努力,唐嘉鴻還多了一份堅持,也為他爭取到2020年東京奧運參賽資格。

自青少年時期,新疾加舊傷累積的運動傷害常伴隨著他的練習,除了手腕、膝蓋與腳底,手肘更歷經三次手術,訓練同時也進行漫長復健之路,雖然常與疼痛為伍,唐嘉鴻卻從未對體操萌生倦意。

這份熱情,燃起於空中翻騰的每一瞬間。年幼時輕微過動,讓唐嘉鴻踏入體操領域,運用身體力量讓雙腳騰空時,一株成就感的幼苗在他心中慢慢滋長。從國中、高中到大學,每個階段逐步提升難度,他憑著努力不懈,收割更上一層樓的快樂。

有著熱情,在體操路上,唐嘉鴻始終練得比別人勤奮,進步的同時,卻也逐漸累積傷害。國小5年級出現右手肘傷痛,一路練到國中更開始習慣與疼痛為伍,直到高一參加全國錦標賽發生剝離性骨折,才首次接受開刀治療。

不過,少了運動科學與傷害復健的完整觀念及知識,唐嘉鴻僅休息4個月就開始訓練、比賽,即使右手臂長年無法伸直,他仍不斷練習、出賽,直到高二疼痛加劇,使得練習受阻,他才停下腳步,動了第2次手術。

如此拼命三郎,雖憑著堅韌厚實的能力進入師大體操隊,未痊癒的傷痛使進步空間受限,入學不久,經訓練團隊及醫師評估,手肘終於動了最後一次手術。花了一年時間,教練適性規劃復健周期及訓練課程,讓他的健康狀態和基礎能力逐漸走向正軌。同時,心理素質的成長,更是支持唐嘉鴻在術後堅毅挺過復健療程、將體操水準重新拉回原位,並持續往巔峰邁進的藥帖。

圖 圖
國小時期唐嘉鴻 (唐嘉鴻提供) 國中時期唐嘉鴻 (唐嘉鴻提供)

「品德教育從學習到內化,讓我對生活態度更正向、更成熟,也讓我明白努力的意義與目標。」

個人化訓練課表,是師大培育選手的第二步,不分領域、不分級別,品德教育是每位師大人入學後的第一堂課。教練首先給予唐嘉鴻的觀念是,「掌握自己能掌握的部分,只要過程中有努力,不論結果,都不會有遺憾。」

競技運動充滿了不確定因素,在復健路上,沒人能準確預測,他能走到哪一步,對體育選手來說,無法出賽、沒有舞台,默默努力儲備能量的日子備受煎熬,而這波低潮也正是唐嘉鴻了解學習的重要性、內化品德教育的契機。

正向心態加乘在唐嘉鴻的復健與訓練成果上。不埋頭苦練,重視每次訓練過程、耐心修正每一角度、琢磨細節,扎實完成每步動作,並找到適合的訓練方式,他從跌倒中學習、不沈浸在挫敗思緒中,逐漸譜出自己的練習節奏,同時建立起高質量的身體與心理素質。

回到競技體操場中,看結果論英雄的社會價值觀,使獲獎選手容易成名。今年奪下臺灣首面世大運單槓金牌前,唐嘉鴻在上屆世大運曾以第4名成績與獎牌擦身而過,這段心路歷程雖非人人能體會,卻是他重新找回目標的成果。

圖 圖

唯有收集足夠多的失敗,才能明白何謂成功

「每位選手的成功經驗,絕對無法被複製,但每次失敗都有其價值」是教練重視品德教育的一環。讓失敗變得有意義,使學習者無懼面對挫折,是師大教練團隊秉持的教育理念,更是奠定唐嘉鴻成為體操鬥士,勇往直前的信念。

2017年世大運的失誤,或多或少留下遺憾,也讓他省思未來。世大運備賽期間,他轉換至國家訓練中心接受專業培訓,離開師大熟悉的練習環境,與最了解他體能狀況的翁士航教練僅維持遠距教學,即便訓練課表相當完善,以身體及心理層面來說,都不是當時最適合他的訓練方式。

沈澱後,他打了一通電話給翁教練,表達期盼回到師大及教練身邊受訓,並百分之百執行訓練計畫的意願。回到師大,除了調整術科訓練,唐嘉鴻也注重學科學習,將運動科學應用在實務練習,使他與教練更精準調整動作細節;嚴謹練習過程,則讓他逐漸練就在運動場上以賽代訓的沉穩心態,用最專注的精神與力量,完成每次設定動作。

因此,2018年亞運金包銀、2019年世大運鑲金的接連肯定,成了唐嘉鴻附加的喜悅。「奪牌不是預設目標,因為平日訓練就決定比賽結果了,我最開心的是,將設定的高難度動作完整呈現出來」。

品德教育與失敗經驗,讓唐嘉鴻明白學習的意義與成功的定義,「除非碰到天賦或潛能極限,否則在常規訓練下,不可能不會持續進步」這是教練給他的觀念。身體與心理素質同步成長下,邁向顛峰,「挑戰更高的自己」是唐嘉鴻每天練習的動力,「找到極限」更成了他體操生涯的終極目標。

身後的伯樂 翁士航教練

體操選手進入大學,往往是挑戰巔峰的時期,但運動員生涯可能也進入倒數階段,除了天賦與努力,唐嘉鴻感到幸運的是,這段黃金時期遇見了他運動生涯的伯樂¬ – 翁士航教練。

受訓時,翁教練注意到了唐嘉鴻的專注度、協調力以及判斷力,對他的問題及特質訂定個人化課表,兩人共同克服復健過程、四處征戰,完成不少目標,更經歷無數次失敗,師徒間的革命情感,也隨著這些歷程向上堆疊。

兩通反差極大的電話,讓師徒情誼顯露無遺。2017年世大運結束後的一通電話,師徒倆人更了解彼此,唐嘉鴻明白自己需要的訓練,翁教練則清楚自己能給予他的支持,經過一年搭配,翁教練雖然無法陪同參加2018亞運,唐嘉鴻反倒是上場前都會打一通電話,說聲「老師,我要上場了」。

教練聽得出唐嘉鴻的心理狀態,更知道用哪種口氣給他支持,「你的口氣不能有遲疑、猶豫,就說『上場,你可以的』」。雖是簡短對話,但默契十足,熟悉的音頻間,唐嘉鴻就是能獲得一股安定感,回憶起征戰經驗,兩人是心靈相通的好戰友,不僅唐嘉鴻全心信賴教練,教練也成了他的心靈導師。

圖 圖

先有一個人的堅持 才能塑造一群人的文化

「文化之所以重要,是因為環境的優秀程度,影響整個族群的人民素養;人民素養的提升,讓性格獲得改變,同時改變命格,這也是文化的塑造。」

一位運動員的成功,是由文化環境與團隊所塑造而成,翁老師認為,文化是由品德教育所建構,而他秉持的品德教育是「嚴以律己、嚴以待人」。其中嚴以待人中的對象是他的學生,以及可控制範圍內所能控制的因素。嚴格要求學生品德教育,包括學長姊如何落實、營造同樣文化給學弟妹。

身為教育者,翁老師相信人民素養的提升,才能讓選手除了術科外,學科及品德教育也達到顛峰,如果運動員只有身體活動,一定無法感受到退休後的收穫。

對塑造這項文化的堅持,是源自於翁老師的教練,也是現任師大競技系俞智贏主任的啟發。文化形成及延續的過程中,選手開始陶冶性情,改變態度的同時,練習的高度自會不同,選手進而開始思考,培養自信。

完美的學術結合 將選手推上國際體壇

人才培育過程,當然不只所謂理念即可達到成果,師大培育頂尖選手時,注重學科與專業結合,透過運動科學的專業知識,提升實務練習與準確度。不僅教育學生,翁教練也嚴格要求自己繼續研究及學習,唯有持續精進學科專業知能,才能讓學生了解「為什麼」做這些訓練,以及「如何」達到訓練目標。

他舉例,練習過程中,教導學生為什麼需透過計算軸距,並調整動作設定,以及如何運用身體各部位力量,達成預設速度。愈往高階的競技運動挑戰,愈需要靈活應用運科專業知識,因此培育菁英選手時,運動科學與實務訓練相輔相成,兩者缺一是無法達成頂尖。

培育一個不會遇到瓶頸的選手

體育運動是一項教育,在身體運動中學習摔倒後如何站起來,是容易且直接讓孩子認同,如何面對挑戰與失敗的教育方式。而師大堅持的品德教育,則奠定選手抱持健康心態,面對每天的練習,掌握失敗經驗、迎接勝利成果,使每個階段都有意義,當失敗過程都能轉換為選手的經驗,就能正向面對並更有自信往前邁進,自然不會遇上瓶頸。

因此師大不僅在選手培訓上給予專業指導,也重視文化環境的塑造與傳承,除了專業運動員外,也讓在「小大師」體操隊學習的小朋友體會相同文化環境,如此一來,現在及未來的師大體育人,都能明白體育運動帶給他們的意義。(撰文:公事中心余庭翎 / 編輯:胡世澤 / 核稿:鄧麗君)

圖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