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點閱人次:439人


友善列印
2019-08-14
EMBA藝文大師講座 布拉瑞揚回鄉跳舞之路
圖
圖
圖

「為什麼要回家跳舞?」在國立臺灣師範大學高階經理人企業管理碩士在職專班(EMBA)於8月11日(日)的藝文大師講座中,著名的原住民編舞家,布拉瑞揚.帕格勒法藝術總監及他的舞團透過經驗回顧和現場演出,向在座的學長姐解答這項疑問,並分享他們努力不屈的奮鬥故事。

布拉瑞揚.帕格勒法總監歷來被喻為雲門舞集的新生代接班人,他來自臺東金鋒鄉的嘉蘭部落,從小就喜歡表演和跳舞,在12歲時看了一場雲門舞集的演出後,因父親反對而沒有馬上開始學跳舞,而在14歲時為了追尋夢想,專程搭乘火車到高雄參加考試,並戲劇性的在審查階段受到雲門舞集林懷民總監的賞識,因而順利進入左營高中舞蹈班就讀。

布拉瑞揚總監自認求學階段的學科、術科都不好、膚色的差異,使得他長期對自己失去了信心,再加上父親未曾在親友面前提及他就讀舞蹈班的事,他終於下定決心:不僅不能被挑戰擊倒,還要證明給父親看,他一定要靠舞蹈出頭天!而隨著閱歷的增長,總監也在經歷長期否定自己之後,開始逐漸意識到:膚色、文化和成長背景的差異雖然會帶來挑戰,但也正是因為這些因素顯得而使得他「與眾不同」,進而為自己帶來了機會。藉由向眾人分享習舞的歷程,布拉瑞揚總監也道出,「我是一個不太說話的人,跳舞對我來言就像是一種說話的方式,因此當在舞蹈方面不受肯定的同時,也只好為自己努力,有時甚至會加倍努力,透過磨練出的技巧向眾人表達自己的想法,證明其成果並非僥倖得來的」。

在2014年回到家鄉成立「布拉瑞揚舞團」(BDC)之後,總監使盡全身的力量實現他的理想。他以自身的經驗指出,適時的給舞者鼓勵或肢體碰觸,能夠讓他們感受到被重視,進而獲得一種存在感。每個舞者都是舞團的靈魂,他們不能只是表演舞蹈的工具,而要有自己的思想。對布拉瑞揚總監而言,他的快樂通常是在排練場和舞者們互動時得到的。

「布拉瑞揚舞團」的成員們也來到講座現場,為眾人表演了一段富有意境的舞蹈,在有限的場地內展現出原住民無論遇到何種困難皆會凝聚在一起的堅實情感。來自各部落的舞者們都有自己的故事:有人指出,社會普遍認為舞者的職業生涯無法長久;有人在國中時遭到霸凌,因而否定自己,直到後來才在舞蹈中找到自信;有人的父親原本不認同舞蹈,邀請去看表演時也不出席,爾後他為了讓父親見證其努力而加入舞團,然而不久後父親卻過世了,他希望自己未來能一直記得曾為父親努力過;有人則呼籲,社會上對原住民舞蹈的既有印象往往偏向歡樂、熱鬧,但實際上也會有各種風格;有人在求學階段原本對舞蹈抱有熱情,後來卻逐漸迷茫,直到接觸了舞團後才喚醒最初的夢想。

「布拉瑞揚舞團」的成員們既是如此單純,又各自充滿了人生故事,而這一切都是從日常生活出發的。布拉瑞揚總監覺得他的舞團有一種特別的能耐,即慢慢的發展出獨特的風格與肢體語言,讓舞蹈可以從台東部落的生活出發,進而結識志同道合的原住民舞者們一齊努力。在他看來,生活的任何內容都可以成為劇情的養分,任何地方都可以是舞團的排練場。

隨著講座進入尾聲,布拉瑞揚總監也開放現場學長姐提問,並藉此回答分享更深入的內容。談到由舞者轉為編舞家的契機是因為大學的暑假有亞洲青年編舞營,系主任鼓勵他去參加,爾後該舞蹈竟很榮幸的被改編成雲門舞集的表演劇,此後便逐漸向編舞方面發展。若要在編舞和舞者間做選擇,總監表示當然會選擇當舞者:當表演者很幸福,因為可以在舞台上透過燈光盡情的展現自己。不過編舞的工作也帶給布拉瑞揚總監和人群交流想法的機會,也是有很大的收穫與啟發。布拉瑞揚總監認為,編舞技巧的訓練和培養是需要在平時透過聆聽大量的音樂來啟發編舞者的靈感、培養對對生活的具備敏銳感受與體悟、在演出時令舞者們願意信任編舞者,才能激盪出最大的潛能。

布拉瑞揚總監在講座結束前期許在座學長姐,找到屬於自己的舞台,在舞台上盡情展現自我,發揮價值!(資料提供:高階經理人企業管理碩士在職專班 / 編輯:胡世澤 / 核稿:胡世澤)

圖

2019布拉瑞揚舞團巡演《阿棲睞Qaciljay×漂亮漂亮Colors》 新莊場

兩廳院購票去>>> https://reurl.cc/rG1Yb

演出時間 : 2019/09/07(六)19:30

若有訂票之疑問,請洽布拉瑞揚舞團臉書粉絲專頁,或e-mail至舞團信箱bulareyaungdc@gmail.com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