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友善列印
點閱人次:243人
友善列印
2019-07-03
透過弓箭讓臺灣被看見 征奧神射手雷千瑩
圖
雷千瑩為臺灣在射箭世錦賽個人賽奪金第一人,將再度代表臺灣征戰奧運。
圖
2016年奧運,雷千瑩(左起)與林詩嘉、譚雅婷獲得女子射箭團體銅牌。
圖
雷千瑩的「勝利之弓」,從去年亞運開始,替她射下多面獎牌。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運動競技系校友、現就讀博士班的「雷母」雷千瑩,從2008年成為世青國手後,開啟逾10年的射箭國手生涯,至今有3屆亞運、2屆奧運經驗,她在2019年世界射箭錦標賽與譚雅婷、彭家楙,攜手為我提前鎖定3席2020年東京奧運女子射箭的滿額門票,接著在個人賽表現更是精湛,連續擊敗前任及現任世界紀錄保持人南韓的崔美善、姜彩瑛,成為臺灣首位於世錦賽奪金的名將,寫下歷史新頁,也確定再度代表臺灣征戰東奧。

師大唯一奧運奪牌 盼留校奉獻

29歲的雷千瑩明德高中畢業後進入臺灣師大,轉眼已待11年,順利完成學士、碩士等學位,目前也在博士班研讀,未來希望能把射箭經驗傳承奉獻,提攜更多箭壇後輩。

雷千瑩擁有逾10年國手資歷,是現役唯一拿過奧運獎牌的臺師大學生,近期更在世錦賽,成為臺灣首位斬獲個人、團體的雙金得主。

雷千瑩透露,「我在校期間受到許多師長幫助,學校的學習環境佳。這些年我除了射箭,也接觸多元課業,使我增廣見聞,深深覺得當師大學生相當幸福。」

師大近年吸引眾多優秀選手,雷千瑩希望能將所學傳承給學弟妹,孕育出更多優秀選手,她對師大有濃厚的情誼及感恩,若有機會在母校服務,她深感榮幸並樂意至極。

雷千瑩心中對退役轉任教職已有規劃,期待能在射箭體系繼續奉獻,助學弟、學妹有更好發展,並增進射箭技術,努力使師大與國內的射箭成績變得更卓越,她也「樂於傳承自我所學」。

教練看「雷母」 成功絕無僥倖

臺灣男子反曲弓隊教練劉展明,另一身分是雷千瑩大4屆的學長,他認為雷母能在世界箭壇發光發熱,全靠努力而來,絕無一絲僥倖。

劉展明剛認識雷千瑩時,只覺得這學妹很認真,卻無亮眼成績;他上大學後,偶爾回學校指導學弟、學妹,意外看見雷母的突飛猛進。他笑說,「直到雷母到了師大後,我才開始相信,原來她真的變好厲害。」

幾乎沒有假日 一直在練習

劉展明一路看雷千瑩成長,以「不放棄」、「自律」視為雷母的代名詞。他透露,「雷千瑩幾乎沒有假日,平時不是跟著我們練,就是與同樣來自師大的魏均珩一起練,除了射箭就沒有其他休閒娛樂。」

2016年里約奧運結束後,劉展明、雷千瑩與一票朋友至澎湖度假,雷母竟發自內心告訴劉展明,「我平時都在備戰奧運,好久沒獲得這樣的休假日。」

此外,雷千瑩擁有驚人食量,但為了追求成績進步,著手進行減脂計畫,劉展明說:「我光看雷母每天吃的東西,看了就沒胃口了,這一點又讓我更欽佩她。」

雙金「勝利之弓」 奧運繼續上陣

雷千瑩在初學階段都用由學校提供的弓練習及比賽,直到高中才花錢買了專屬弓,但因家境並不好,弓又很貴,她透露,「我人生第一把弓還是分期付款才能擁有。」

雷千瑩過去所用的弓,只要狀況許可,就會捐贈給明德高中射箭隊的學弟、學妹使用。

至於雷千瑩現在這把個人專用弓,是在去年亞運前換上,用起來格外順手,助她一路射下亞運團體銀牌,及今年世錦賽雙金,堪稱勝利之弓。這把由南韓品牌打造、約9萬臺幣的弓,她透露,「除非有新款式出現,且用起來更順手,不然我一定會帶這把弓征戰明年奧運。」

雷千瑩小檔案

綽號

雷母

年齡

1990.4.17(29歲)

身高

165公分

興趣

爬山、看電影

學歷

明德國中、明德高中、臺灣師大

國手資歷及戰績

2010、2014、2018三屆亞運國手
2012、2016、2020三屆奧運國手
2019射箭世錦賽反曲弓 個人、女團金牌
2018雅加達亞運反曲弓女團銀牌
2017臺北世大運反曲弓女團銀牌
2016里約奧運射箭女團 銅牌

雷千瑩接受媒體獨家專訪,談到她何時開始接觸射箭,以及走過沒成績、叛逆等時期,靠著自律及苦練成為臺灣之光。

國小進射箭隊 點心成動力

Q:接觸射箭的原因?

A:我小時候很好動,玩過國術、田徑等社團,直到國小三年級才與哥哥、弟弟一起加入射箭隊。我當時覺得射箭很帥、很酷,另一吸引我的是,每當訓練結束後,國小老師會給福利,帶我到學校旁雜貨店買點心,讓我沒有半途而廢,展開逾15年的射箭生涯。

家有哥哥弟弟 受大姊照顧

Q:妳來自怎樣的家庭?

A:我們家很熱鬧,我有一個龍鳳胎弟弟,不過我們因為是異卵,所以長得不像,還有大1歲的哥哥及大9歲的姊姊,小時候常和哥哥、弟弟打架,當初也是跟他們一起加入射箭隊,只是他們很快放棄。至於姊姊從小就很照顧我,她從國中、高中開始打工並資助我們,現在希望我有能力給予她關心。

綽號「雷母」由來 源自於雷公

Q:「雷母」綽號怎麼來?

A:我自己不太清楚為何叫雷母,國中時因為姓氏很特別,所以很多學長都亂叫我,像雷蛋或「蓮霧」的台語發音都是我的綽號,直到有一天,突然有人起鬨說反正我是女生,且只有聽過雷公,沒聽過雷母,從此之後我的綽號就變成雷母,現在大家喊雷母,就知道是在找我。

遇施雅萍教練 人生大轉彎

Q:射箭生涯有無遇過低潮?

A:我國中成績普通,又有叛逆期及愛玩的個性,無法投入太多心力在練習上,直到高中教練施雅萍給我一記當頭棒喝,才有轉變。再來的低潮是逐漸有成績後,開始擔心或害怕成績往下掉,有種無形的壓力,直到2016年奧運奪牌後,才懂得調整心情,以及更平常心看待比賽。

Q:最感謝的人?

A:我在18歲前對人生茫茫然,根本不知道自己未來能幹嘛,是施雅萍教練問我,為何升高中還想練射箭,期間又教我很多做人處事道理、想法等,等到高中後成績逐漸有起色,才對這條路越來越有興趣,很感謝老師對我的指導,也才有今天的我。

射箭以外嗜好 爬山看電影

Q:什麼時候開始當國手?

A:我在高二就有機會參與2008年北京奧運的國手選拔,卻因不懂事及貪玩,意外觸犯隊規遭處罰,經過此事件衝擊,我明白失去射箭的痛苦,往後我更珍惜練習、比賽的時光,並努力完成自己設定的目標。我在08年選上世青國手,及隔年再出征世大運,轉眼在國家隊待了超過10年,真的是一趟奇幻旅程。

Q:除了射箭,有什麼不同興趣或喜愛的運動?

A:我最愛的是射箭,幾乎天天與弓箭相伴,若要選其他運動就是爬山,雖然不是專業登山客,但我只要能去爬山,就一定會讓自己鐵腿,莫名喜歡很喘的感覺。至於興趣應該是看電影,因為我喜歡吃電影院的爆米花。

Q:為何這次世錦賽會改變出箭速度?

A:我自認是自我要求、期許都高的選手,對我則是有好有壞,好的是能讓自己不斷追求進步,壞的是會使自己背負更多壓力,導致我出箭總是謹慎小心,節奏就變得很慢。其實,我今年3月決定做出改變,但剛開始十分恐懼,畢竟出箭速度的改變,只能透過比賽驗證好壞,藉由世界盃巡迴賽及世錦賽洗禮,目前看來節奏變化確實讓成績變好,未來會維持相同模式,挑戰每場大賽。

Q:這面世錦賽個人金牌的意義?

A:我個性務實,可以算是沒什麼特色,自始至終都秉持一步一腳印默默耕耘的信念,所以當拿到金牌時,確實像做夢一樣,很開心這面金牌讓台灣被世界看見。

運動員肯努力 都會被看見

Q:希望自己能給予外界或其他運動員什麼啟發?

A:現在大家可能看到我拿世錦賽金牌及奧運、亞運獎牌等光鮮亮麗的一面,並投以羨慕眼光。不過,我覺得無論是什麼項目的運動員都很辛苦,必須經過枯躁乏味的訓練,甚至比一般人更孤單。我屬於運氣好,且有成績能讓大家看見我,既然連我如此平凡都能做到,相信各類運動員只要肯努力,都有機會被大家看見。

資料來源:自由時報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