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友善列印
點閱人次:558人
友善列印
2019-06-13
第19屆傑出校友 國際知名漢學家漢樂逸
圖
熱愛臺灣的國際漢學家漢樂逸
圖
藝術家眼中的漢樂逸
圖
漢樂逸(右)1994 年獲Jan Campert 詩歌獎,海牙市長(左)頒發獎狀。

漢學大師漢樂逸 兼容中西之美的文壇奇才

漢樂逸,美國出生荷蘭籍的漢學家,也是一位臺灣女婿。身為外國人,卻對中國文化深深著迷。他研究漢學逾40年,同時也是詩人、翻譯家、中國文學教授。特別喜愛詩歌文學的他,出版將近20本荷語,英語新詩創作暨研究著作。他在1978年就曾到師大國語教學中心學習,之後也選擇到師大擔任訪問學者。而他本身的豐富涵養,以及與臺灣、與師大的不解之緣,更如同一本浪漫的詩集,即使反覆翻閱,仍然滋味無窮。

自小便受多國語言洗禮 展露語言天賦

漢樂逸精通荷蘭語、德語、中文,也頗熟悉法文、俄文,已屆72歲的他,甚至正在重溫日文。就好像他自己所說的:「我從小就是個語言狂,只要是與語言相關,都能誘發我的興趣。」

漢樂逸生於美國威斯康辛州,英文是他的母語,但是從小一起生活的祖母、曾祖母卻是德文對話,他雖然聽不懂,卻覺得很有趣。回想幼年這段時光,或許就是自己對語言萌生興趣的時刻。

6歲時搬家,隔壁鄰居曾旅居日本,並娶了一位日本太太,當時到鄰居家玩時,聽到他們家人都用日語溝通,覺得非常驚奇。「我到現在都忘不了那種震撼的感覺。」漢樂逸笑說。日本太太也是第一個介紹漢字給他的人,她常講日本兒童故事給他聽,也會帶著他看日本圖畫書,就此接觸到日本漢文字。「從那個時候,我就覺得漢字很迷人。」漢樂逸說。即使小小年紀,漢樂逸便已對漢字產生興趣。

值得一提的是,漢樂逸到荷蘭正式學習中文後,當時的體系都會讓學生中、日文一起學,本應負荷更重的漢樂逸,卻因為小時候一段“日文時光”,無形中幫助他不少,這也是漢樂逸始料未及的。

可惜沒過多久,父母再次搬家到路易斯安那州,他也在中學選修德文與拉丁文。之後考進了哈佛大學,主修俄文,充分展現語言天賦。但當時俄文多研習蘇聯當代歷史、社會,讓漢樂逸興趣缺缺,於是改主修語言學和社會學。

這時候,一位室友見他語言方面頗有天分,便建議他學中文。不過這只是一句無心插柳的建言,漢樂逸並未放在心上,真正讓他開始萌生學習興趣的,是愛神的箭,一顆耀眼的東方明珠。

浪漫天性驅動 因著愛情踏上中文研習之路

大四時,漢樂逸邂逅了一位來自香港的女學生,因為她說廣東話,所以他特地到圖書館借了一本《粵語入門》自習。也開始到大一的初級中文課旁聽,教授是當代知名語言學者趙元任的女兒趙如蘭,也是漢樂逸第一位中文老師。雖然最後戀情無疾而終,但為追求這個女孩,才勤讀中文而發現中國語文之美,並立定心志學好中文。

1968年,漢樂逸到荷蘭萊頓大學人文學院就讀,並於1973年完成碩士學業,之後,他一邊在系上任教,一邊繼續攻讀博士。1981年獲得博士學位後持續在中文系教授直到2004年提前退休,授課範圍包括初級漢語、中國現代詩、古典詩、現代及古典文學等。

到萊頓大學就讀開始,漢樂逸就一直努力學習中文、鑽研中華文化與思想,但當時注重古典經文、對現代文學與口語會話並不重視。且適逢大陸文化大革命,外國人無法前往,只能就書面資料學習。直到1978年,漢樂逸首次來臺、進入師大國語教學中心研習,才真正增進了中文交流的能力。

一直以來,漢樂逸都對中國哲學思想著迷不已,他說,與香港女孩的邂逅,讓他首次感受到東方「美」,之後潛心鑽研中華文化,又讓他醉心於人文之「真」,研究漢學至今40多年,他仍認為中華文化底蘊深厚,即使花一輩子功夫都無法透徹了解。

獨特性格不隨波逐流 冷僻作品更令他動心

就讀哈佛大學期間,某天早餐漢樂逸遇到一個同學,他急於向漢樂逸分享剛學到的中文,就直接在紙巾上寫下:「知者不言,言者不知」8個字,後來,漢樂逸才知道這句話正是出自《老子.道德經》,這個巧合讓他印象深刻,也不禁讚嘆老子思想中,略帶戲謔的大智慧。

因為漢樂逸自小就有愛好想像、處於虛空的個性,有別於一般西方人着重實際。因此與老子、禪學、佛學的思想不謀而合。在接觸東方佛學「諸法皆空」,和老子「萬物生於有,有生於無」等概念後,漢樂逸就激起了欲罷不能的學習能量。這樣的思維落實在漫長的生活中,養成他每天必定靜觀精神層面,讀書或想像,與自己心裏的天空相處。

而長年鑽研中國文學,漢樂逸也對古典文學有一套自己的看法,例如談到唐詩,他並不覺得傳統收錄的三百首是最優秀的唐詩作品,他認為未收錄進三百首的反而更為動人。

「例如孟郊,大家對他的作品最熟知的是《遊子吟》,但我個人偏愛他一組九首悼念早逝兒子的詩《杏殤》,覺得非常動人。」被《杏殤》深深感動的漢樂逸,也將之翻譯成荷蘭語,將詩人的情懷傳向異國。

談到教授中國古典文學的趣事,漢樂逸回憶,曾有一位來自北京大學的中國學生來修課,當時他一度認為對方是來「踢館」的,想不到下課後,學生親自告訴他,課堂上講述的王維的詩,因為種種因素,他過去在中國從沒有聽過。也佩服身為外國人的漢樂逸,對中國詩歌之美有如此深刻的體悟。

成為臺灣女婿 並結緣師大 與東方之美羈絆更深

漢樂逸的太太蘇桂枝,是臺灣的戲劇學者,曾任臺灣音樂館主任、臺灣豫劇團團長。1998年到荷蘭萊頓大學進修一年時,與漢樂逸相遇。1999年,換成漢樂逸到臺師大當訪問學者,兩人便在臺灣共結連理。之後,蘇桂枝跟著夫婿,回到萊頓大學攻讀博士。

「是的,當年是我先愛上她的。」談到兩人的戀愛史,漢樂逸流露出一絲罕見的羞澀:「我一直思考怎麼追求她,經打聽知道她是在美國路易斯安那州修得碩士學位,剛好我曾住過那州一段時間,就利用這點跟她搭訕了。」

回想起兩人相識、相戀的過往,漢樂逸臉些微泛紅,但仍笑得開懷。「她是我最好的中文老師,因為我們可以用中文聊個沒完。是遇見她之後,我的中文才變流利的。」而蘇桂枝也發揮傳統東方女性的特質,時常為漢樂逸編輯文稿、整理資料,是他最堅強的後盾。

與蘇桂枝結婚那年,漢樂逸正好在師大擔任訪問學者,但其實他與師大的淵源更早,在1978年,他就到師大國語教學中心,展開3個月的研習,這也是他第一次踏上亞洲的國度。

漢樂逸直言,師大國語教學中心對他幫助非常大。「在師大國語教學中心學習的3個月,我的(中文)會話才真的突飛猛進。」漢樂逸回憶,當時國語教學中心安排老師跟他一對一教學,也時常噓寒問暖、確保他在臺灣可以安穩學習,讓第一次踏上亞洲土地的他,對師大給予的溫暖感動不已。

漢樂逸說,過去在西方學中文,就好比在乾涸的泳池裡學游泳,學了再多招式,無法活用、更感到不真實。直到來師大國語教學中心學習後,他與中文的關係才真的跳出書本,走進生活之中。迄今,漢樂逸都非常懷念在師大國語教學中心的學習時光。

在國語教學中心研習的歲月,既愉快又收穫頗豐,加上師大與萊頓大學本就有交換合約,於是在選擇訪問學校時,他便毫不猶豫選擇了師大。「這所大學一直讓我覺得很親切,我很高興有機會能回來看看。」漢樂逸說。

漢樂逸回憶,在師大當訪問學者時相當自由,師大在中國文化方面的館藏資料相當豐富,學校對他也相當照顧,還幫他安排個人研究室,可以心無旁鶩的工作。

訪問期間,漢樂逸有更充分的時間瞭解臺灣文學的學術發展,同時,他也認識了許多臺灣現代詩人,如余光中,洛夫,零雨,夏宇,焦桐,鴻鴻,羅智成等,其中最重要的,是他與知名詩人周夢蝶成為私交,對其之後的研究影響甚鉅。

漢樂逸也把握機會,參訪臺灣各城鄉、了解文化特色,並認識了成功大學文學教授閻振瀛博士,兩人暢聊文學之餘,漢樂逸也從其獨特水彩畫作激發新詩創造的靈感,讓他興奮不已。

讓漢樂逸印象最深刻的,是當時在師大訪問期間,研究室走廊上掛了一幅黃君璧大師的畫作,每每經過,他都備受感動。從那幅畫中,他激發了許多靈感,並用荷蘭語寫了詩,歌詠黃君璧畫作的意境,這些詩後來也收錄於他的詩集《Formosa》中。這本詩集於2005年出版,當時臺灣駐荷蘭代表處還為他舉辦了發表會。

如今,即使已經72歲了,漢樂逸仍保持年輕時的好學,持續研究中國的文學思想。就如同他自己所說的,博大精深的中華文化之,值得他用一輩子追尋。他也感謝、並珍惜與師大結下的緣分,3個月純粹的學習之旅、還有訪問學者那段歲月,令30年後的他,回味再三、依然難以忘懷。【採訪撰稿/江敍慈】

第十九屆傑出校友—國語教學中心67級

國際知名漢學家漢樂逸/年表

1946 生於美國威斯康辛州

1968 畢業於美國哈佛大學、前往荷蘭萊頓大學(Leiden University) 人文學院攻讀碩士學位

1974 開始任教荷蘭萊頓大學中文系(2004 年退休)

1978 至臺師大國語教學中心(MTC),研修現代中文會話

1981 獲荷蘭萊頓大學人文學院漢學博士

1990 參與臺灣“創世紀”詩協會,與洛夫,向明,張默,管管等詩人切磋。

1992 策劃辦理萊頓大學國際研討會「中國現代詩:時空之橋樑」(Modern Chinese Poetry: Bridges in Time and Space)

1997 持續3 年組織荷蘭萊頓大學與德國杜賓根大學有關詩翻譯問題研討會並聯合授課。

1997 出版中國文學史導讀《A Guide to Chinese Literature》,與荷蘭著名學者伊維德教授合著,獲美國當年傑出學術著作之一。

1999 - 2000 國立師範大學訪問學者

2001 - 2007 經常受邀至英國牛津大學,威爾斯,捷克布拉格,荷蘭鹿特丹國際現代詩大會,以及荷蘭外交部等單位演講有關中國古典詩詞翻譯,現代詩創作或本身荷語現代詩創作朗讀。

2003 國家圖書館漢學中心訪問學者

2005 出版荷英對照詩集福爾摩沙《Formosa》由駐荷蘭代表處張小月代表主持新書發表會。

2013 參加國立臺灣大學舉辦之周夢蝶學術研討會。

2015 與世新大學英文系協同教學,講授英美詩人 Blake, Stevens,Williams.

圖 圖
漢樂逸(後排右一)1994 年獲Jan Campert 詩歌獎,與其他獲獎人合影留念。 1981年漢樂逸(左二)完成博士學位答辯,接受證書儀式。
圖 圖
漢樂逸受邀於教堂朗讀創作詩集“聖詠”。 70年代漢樂逸(右一)與學生於荷蘭萊頓大學漢學院合影。
圖 圖
漢樂逸(左二)與美國加州校外博士答辯委員美國加州的許芥昱教授以及中國20世紀著名詩人卞之琳先生交談。 1990年漢樂逸(左三)與張默,辛鬱,洛夫,向明,管管等「創世紀」詩協會詩人們聚會。
圖 圖
2002年李振清博士(時任教育部國際文教處處長)陪同教育部黃榮村部長訪問萊頓大學,多位漢學家陪同(漢樂逸於左一)。 1999 年 11 月漢樂逸與蘇桂枝共結連理。
圖 圖
漢樂逸以戲曲狀元裝扮,與穿上鳳冠霞帔的蘇桂枝在親朋好友的祝福下完成婚禮。 1999年,漢樂逸於師大訪問學者期間,多方瞭解臺灣文化。
圖 圖
1999-2000年國立師範大學訪問學者期間,漢樂逸(右)多次向詩人周夢蝶(左)請益。 自1997年持續3年漢樂逸(右一)組織荷蘭萊頓大學與德國杜賓根大學舉行詩翻譯問題研討會並聯合授課。
圖 圖
漢樂逸(中)與世新大學終身榮譽教授李振清博士(左),及漢樂逸在師大國語中心進修之個別指導羅家瑞老師(右)。 漢樂逸在宜蘭頭城大溪創作新詩“人面石”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