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2019-02-19
科技系校友游志偉 帶學生創作木製玩具 磨練耐心毅力
圖
圖1:和學生打成一片的生活科技老師游志偉。
圖
圖2:游志偉老師與永和國中的老師們,和班上同學一起展示過往的優秀獎項。
圖
圖3:游志偉老師指導學生以Automata機構原理,利用曬衣夾及木頭材料創作的「夾夾樂」。

走進永和國中的生活科技教室,到處擺滿木製的機構玩具,從會吐舌頭的變色龍、旋轉把手就活跳跳的小殭屍,到吊掛在上方,輕輕一拉就會擺動翅膀的西方惡龍,這些都是國立臺灣師範大學科技應用與人力資源發展學系校友、永和國中生活科技科游志偉老師,帶領學生創作的作品。

在學生眼中,游志偉老師是學生碰到問題時會急喊的「偉媽」,也是嚴厲管教卻又像哥們一般的好麻吉。膚色黝黑的游志偉老師,常被人誤認成原住民,雖然沒有原住民血統,但有著與原住民一樣發達的運動神經。

念小學時,游志偉老師總是讓老師又愛又恨。「我是鄉下小孩,國小成績都是倒數,完全沒在唸書。」不過游志偉做事蠻負責任,缺點就是皮了點,所以國小老師都看透他的本性,就是個皮小孩。

國小成績爆爛 國中突然開竅

由於父母都在做工,游志偉家中對老師這一行一直很尊敬。小學三年級時,游志偉的作文《我的志願》曾寫過要當老師,但只是隨便寫寫,沒有想到未來的某一天,自己竟然也會為人師表。

國小成績很差,怎麼到國中就開竅?按照游志偉的說法,國中會開始唸書,完全是因為「不小心」。當時填寫智力測驗,游志偉因為從小數學就不錯,加上一些題目亂寫亂猜,竟然得到全校男生智力測驗第一名;加上他個頭長得高,在父母嚴格儀態要求下,立正稍息的姿勢很標準,讓老師對他留下良好印象。一次老師問他:「你國小成績是不是很好?」這突來的關愛,竟給游志偉很大的激勵,從此開始發奮唸書,段考成績變成第一名。

游志偉從小就是孩子王,國中時迷上露營,在露營與童軍活動中,學習到了領導統御與責任感。上高中時,大家都在唸書,游志偉卻玩社團玩到老師抓狂。高一考進救國團,高二是康輔社社長,也擔任學生會幹部,從高一到大四、當兵,游志偉每年寒暑假都帶救國團一個月,一共帶了11年。

樂當孩子王 大學成電腦高手

記得當年聯考考完,下午行李拿一拿,就與朋友出發去金山,一個月後營隊結束才回家。玩社團到出神入化,游志偉常跟學生講,「我到最後不是學會唸書,而是學會時間分配。」

聯考完填志願時,游志偉雖然很喜歡數學,但是不確定喜不喜歡「教數學」,因此改填生活科技(過去稱「工業科技教育」),希望學學手工藝,一方面也是為了擺脫學習電腦,卻沒想到大學科系轉型,連續幾年都在學習電腦,誤打誤撞成為電腦高手,也奠定日後使用電腦進行生科教學的基礎。

生科教學與學生共同創作

游志偉在生活科技教學很有自己一套,在圈內小有名氣。他指導學生以複合材質例如木頭、壓克力或金屬進行平衡機構或Automata機構的創作,純手工的創作過程,必須磨練耐心與毅力。由於平衡機構或Automata牽涉美學、數學、物理學、摩擦力、控制與槓桿原理的應用,游志偉會在講解完原理後,放學生在課堂上思考。「有的學生花一整節課都在盯著示範作品,觀察機構的運動。」這樣的引導教學,讓學生的創作自然發生,學習到的原理往往深入內心,每件作品都是瀝血結晶。

許多同學多年後,還會臉書敲游志偉,告訴他還珍藏著當時創作的作品,讓游志偉相當開心。「每件作品我都叫得出名字,因為是我與那位同學間的共同回憶。」

指導過一屆又一屆的學生創作,有時游志偉發現根本是學生在教他。「當同學遇到創作瓶頸,想出的解決方案,竟然可以解決三年前我指導另一位同學的問題。」如此不期然的火花,豐富游志偉的教學生涯。

別人不教我來教 後段班衝刺拿第一

在國中教學時,游志偉常自願去接其他老師不想接的班。他曾讓國一體育排名倒數的一個班,到國三時拿到全校體育第一,刷破全校紀錄。也讓數學成績原本不好的一班,到九年級時,全班30名學生中有20幾名學生拿到九十幾分的高分。

在游志偉帶班的過程中,最重視的就是體育。「我每天操他們體能,包含態度、熱身、保健、呼吸調配。」每個班每週一定有兩節以上體育課,每學期帶學生去爬草嶺古道、宜蘭五峰旗烤肉玩水,也會帶去動物園、淡水等地遊玩。在玩樂中,學生能夠增廣見聞,開闊心胸,「到大自然之中喊一喊,小組互動一下,這樣寫作文才能言之有物。」游志偉就是透過這樣的方式,引導學生學會技能。

從事教職15年,游志偉一直覺得學生生活就是唸書跟玩樂。在學校的教育工作也很像在玩,而且玩得很快樂。談到15年教育心得,他不改酷樣:「只要熱情不再,就不玩了!」但說歸說,游志偉心中還是放不下這些小寶貝,他會一直散發熱情,一直玩下去。

資料來源:教育部電子報、許紹萱編輯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