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友善列印
點閱人次:758人
友善列印
2019-01-24
保護參與者優先 耶魯大學教授分享學術倫理經驗
圖
圖
圖

【校園記者許紹萱報導】國立臺灣師範大學研究發展處研究倫理中心,邀請美國耶魯大學醫學院Marc Potenza教授與Sarah Yip助理教授,與臺師大的教職員交流學術倫理的案例分析,並分享保護參與者的研究倫理審查機制。臺師大宋曜廷副校長、研發處許瑛玿處長、研究倫理審查委員會李思賢主任委員、研究倫理審查委員會謝伸裕委員,都到場與大師對談、吸取「耶魯經驗」。

耶魯大學Potenza教授介紹學術倫理發展的脈絡,二次世界大戰時期,學術研究蒐集人體資料,完全不具備需經參與者「同意」的概念,二戰後陸續通過紐倫堡公約(Nuremberg Code)、赫爾辛基宣言(Declaration of Helsinki)、貝爾蒙特報告書(Belmont Report),建立更加完整的人體試驗研究倫理準則。

耶魯大學生物醫學領域相關的學術倫理審查會,稱作人體調查委員會(Human Investigation Committee,簡稱HIC)。Potenza教授表示,該領域的研究,常有機會接觸到用藥或電玩成癮的參與者,HIC除了檢視研究者們是否與參與者簽署研究同意書、保障他們對研究計畫「知的權利」,也會把關研究者們「保護」參與者之餘,是否有進一步提供參與者們協助,例如:評估個別的需求,輔導轉介至諮商機構等。

Potenza教授強調,學術倫理需考量「傷害」與「犯錯」(Harm v.s. Wrong)原則,傷害參與者或許能被接受,但若整個研究都是錯誤的,則毫無被接受的空間。他也建議幾項學術倫理的要點,包含:提升研究計畫的透明公開程度、作者應對研究負責、對研究持謹慎態度、避免只呈現研究好的一面、讓資料自己「發聲」等。

針對Potenza教授的分享,臺師大研究倫理審查委員會李思賢主任委員十分有感,他提到,十多年前參與兒童心理健康長期追蹤計畫,當時團隊完成一篇與學童自殺意念有關的論文,但投稿SCI國際期刊超過30次不斷被「退件」。後來才從期刊主編口中得知,該研究雖然採觀察法、不干涉參與者的生活,但因為研究者們在發現學童有自殺意念時,並沒有採取進一步的作為,仍不符合研究倫理。李思賢主任委員從這次經驗中學到,研究者們有時只將重心放在追求有意思的研究題目上,卻忽略根本問題、也就是研究倫理的重要性。

現場觀眾對Potenza教授的「耶魯經驗」十分感興趣,紛紛提出自己在學術研究上面臨的疑難雜症。有來自銘傳大學的觀眾提到,以往學術研究者可付費向主管機關取得全民健保的相關資料,現在個資保護意識興起,研究者需到指定機關的電腦室才能取得資料,質疑此政策的必要性。Potenza教授回應,在美國學術界,取得政府機關資料的流程也值得討論,但他認為,遵守當地個資法、以及將資料「去身分化」(deidentify data)是兩大黃金原則。

研發處許瑛玿處長表示,很開心能聆聽Potenza教授精彩的「耶魯經驗」,她也提醒臺師大的研究者們,若遇到研究倫理相關的疑問,直接撥打電話至研究發展處研究倫理中心,可獲得專業的協助。

圖 圖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