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友善列印
點閱人次:333人
友善列印
2018-10-25
音樂x戲劇x舞蹈 藝術人生對談擦出新火花
圖
圖

【校園記者社教110黃詩芸採訪報導】由師大表演藝術研究所舉辦的「朱苔麗教授講座暨大師班呈現」活動,於10月24日邀請到表演所梁志民教授及吳義芳教授參與對談,吸引不少師生參與,一同聆聽他們在藝術界裡一路走來的心路歷程。

朱苔麗、梁志民、吳義芳3人專精領域各自不同,但他們對於「追尋」這件事卻有著相近見解,「對藝術的追尋就是人生。」從事舞蹈工作的吳義芳這麼說道;果陀劇場創辦人之一梁志民提到,當我們全力去做一件事時,那就會是最美好的追尋;專攻聲樂的朱苔麗則認為,再細微事物都能發出火光、與自身產生共鳴,而這就是生活中的追尋。

「『創作』才是生命的重要靈魂。」梁志民以自己做劇場工作、擔任音樂劇導演的經驗分享道,真正的演員,並不是在拿著劇本、站在臺上時,才成為一位演員,而是試圖嘗試創作,並將戲劇融入日常生活當中;朱苔麗也補充,「創作」並不一定是自己創造出新的事物,而是每個人在不同時間、感觸、思維下的不同詮釋,即使是同一個作品,也可能因為新的刺激,而做出不同差異。

梁志民認為無論是戲劇、音樂、舞蹈等,都在訴說同一件事──如何豐富、美化自己的人生,而人生是一段永無止境的追求過程,途中一定會有苦澀的經歷,但只要在那之中嘗到一點點的甜和快樂,那它就值得我們回味。

「舞者基本上就是超級勞工,必須一直動、把每一個動作做到最精準,同時還要跟大大小小的傷口當朋友。」吳義芳打趣地說,他也分享了以前在雲門舞集時的感觸,雲門有許多舞蹈動作是「以東方為體、西方為用」,例如選用西方古典音樂、卻跳著太極與武術的步伐,融合兩種動作元素而無衝突感,他認為重要的是如何活用所學,吸收外界素材同時也不忘本,呈現嶄新作品。

朱苔麗從自身出發,對藝術提出了一套見解,她認為藝術是療傷、是陪伴,站上舞臺的人都是勇者,看表演的人則是找尋夢想;她也提到許多藝術家會追求技術,但技術最終目的是帶來感動、以及與人溝通,而這也是藝術在人們生活中的重要性。

談到求學歷程,他們都提到「廣泛學習」的重要性,尤其在現在這亟需跨領域人才的時代,不用想著現在學的事物在未來是否有用處,而是應多元嘗試,畢竟沒人能預測往後的自己需要哪些技能,不如抱持著「沒有什麼事不重要」的心態,從現在開始慢慢累積,在未來創造出更多可能性。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