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友善列印
點閱人次:651人
友善列印
2018-10-08
美術系校友江孟芝 熱門遊戲視覺美學推手
圖
圖
圖

熱門遊戲《英雄聯盟》視覺美學推手

江孟芝:別懊悔落後,該自我要求也別手軟

風靡全球的線上遊戲《英雄聯盟》(League of Legends)視覺美學的幕後推手,是來自屏東的旅美設計師江孟芝。她畢業於臺灣師範大學美術學系,在困頓的環境中,選擇背負百萬學貸、一邊密集接案,一邊攻讀紐約視覺藝術學院電腦藝術碩士。碩士論文作品《陌語莫語》從她自身學習英文的經驗出發,結合視覺化技術呈現。一個完全沒有商業色彩的個人創作,卻讓她席捲該年度多項國際設計大獎。

每個月全球活躍玩家超過一億人的線上遊戲《英雄聯盟》,堪稱電玩界最大的競技場域。而在這個每分每秒都有無數「英雄」相互廝殺較勁、一爭高下的世界中,主導互動設計和視覺美學,這兩項左右使用者體驗至巨要素的幕後推手,卻是一位來自臺灣的年輕女性。

她是31歲的江孟芝,出生在屏東,畢業於臺灣師範大學美術學系,之後再到美國攻讀紐約視覺藝術學院(School of Visual Arts)電腦藝術碩士。

今年7月,在松菸誠品的新書發表會上,江孟芝穿著深綠色長裙,用細細的嗓音,耐心回答臺下讀者所有問題。她把這段經歷撰寫成《不認輸的骨氣》一書,不但上市5天再版,不但上市5天再版,更不到四個月就五刷。顯然,她不因經濟困境讓夢想「打折」,申請公費留學獎學金,獨自扛下135萬元學貸,從臺北橫越12,000多公里抵達「大蘋果」,只為了追逐設計夢的故事,引起了許多讀者共鳴。

現在,江孟芝有自己的工作室,她也是美國夢界實驗設計工作室創意總監。《英雄聯盟》之外,包括NIKE、M.A.C彩妝、日本美妝資生堂都是她的客戶。江孟芝更在 29歲時,當上母校紐約視覺藝術學院研究所講師,教授介面設計,成為系上亞裔講師。儘管得到各種肯定,但江孟芝一點架子也沒有。說起一路走來的每段歷程,她時而比手畫腳,時而純真地像個小女孩般笑開,自然、率性、毫不做作。

一邊工作,一邊準備出國念書

小時候,江孟芝便喜歡在家裡的牆上塗鴉,也因家境不富裕,一放學,她就窩在書店,自己找美術相關書籍看。早早確立要走藝術這條路的她,憑藉閱讀自學,考上了屏東高中美術班。

即使當時家人反對,但江孟芝說,除了溝通,別無他法:「他們擔心藝術養不活我,但我寧可很窮,也要做這個選擇,我不想未來某一天突然後悔。」

大學考上師範大學美術學系後,江孟芝發現,很多同學的電腦技巧都非常熟練,自己卻完全沒有相關經驗,「我到大二才開始學Photoshop。」在升上大三那年暑假,江孟芝憑著先前當家教的收入,省吃儉用,跟朋友規劃一趟10天的英國大學之旅,走遍藝術相關學院。正是那次旅行,讓江孟芝大開眼界,心中有了以後要出國留學的念頭。「國外旅行時,都靠吃沙拉、草莓省錢,但看到那樣的大學校園,我告訴自己:一定要化心動為行動,」她回憶。

等到兩年後大學畢業,卻碰上全球金融海嘯,無薪假盛行,不少同學打算念研究所、考公職,暫緩進入職場。

只是,江孟芝認為:「每個人都不是罐頭,不必跟其他人選一樣的路,」儘管成績名列前茅,但她分析,設計是非常實務的領域,於是決定先一邊工作、一邊為出國讀書做準備。

設計的範疇很廣,到底自己最適合什麼?剛開始,她也兜兜轉轉過一段時間。江孟芝做過超商7-ELEVEn與博客來網路書店第一代的手機介面設計。沒有基礎的她為了學會程式語言,買回一大堆厚厚的CSS、HTML、Flash動畫等電腦工具書,跟著指令一行一行打。從中,她慢慢發現,自己對介面設計有興趣,逐步確認了進修的方向。

為了不想繳交出千篇一律的申請書,同時讓出國效益最大化,江孟芝細心比較每個學校的網站、學費、教學課程,並回學校找老師諮詢、參加各種留學教育展。儘管曾因焦慮、失眠瘦到41公斤,但她的用心果然贏得教授青睞,工作兩年後,成功申請上第一志願──紐約視覺藝術學院。

江孟芝坦言,選擇學校時,最看重校園氛圍與師資,並把獎學金機會納入考量。紐約視覺藝術學院曾被 ADC(Art Directors Club of New York)評選為 「2017 年度學校」,教學兼具實驗性與實務性。一旦學校課程無法滿足研究需求,學生可以申請獨立研究,請學校聘請業界人士到校為自己的研究領域開課。這樣的自由與彈性,尤其令江孟芝嚮往。

接案當練功,不會也要先說Yes

回憶最印象深刻的課程,江孟芝毫不猶豫推薦喬舒亞.戴維斯(Joshua Davis)的程式語言課。不同於傳統的大學老師,戴維斯渾身刺青、熱愛玩滑板,他是創意人、程式設計師,也是藝術家和作家。戴維斯上課毫不藏私,所有檔案都直接分享給同學。「他真的非常厲害,不斷、不斷在學習,也很樂於跟工程師背景的學生請教,」江孟芝說。戴維斯第一年本來教Flash語言,第二年因為Flash不再使用,他馬上改教當紅設計軟體Processing。談起老師,江孟芝語氣中充滿佩服。

雖然爭取到教育部公費留學獎學金,但在美國繳完部分學費後,江孟芝手邊只剩下3,000多美元,最窮時,她必須靠一鍋粥撐過一週。「我需要錢活下去,所以必須一直接案,」談到經濟壓力,她講得直白。

她接的案子,從小型Logo設計、海報排版到大型的網站改版都有。每次接案,都是個「練功」的機會。「客戶提出的要求,就算我當下不會做,還是先說Yes,然後想辦法、找資源,做出成品。」

她舉美國文化部的案子為例,當時對方希望網頁大改版之外,還想發電子報,「我完全沒做過,但就趕快去學怎麼架設電子報系統,」憑著一直以來的自學習慣,她一步步從前端設計涉獵到後端的網站架設、視覺化等技術。

當然,江孟芝同樣也要面臨畢業製作這道最難的門檻。與其說執行難,倒不如說選題更難,因為每個人都要回答這個核心提問:「你為什麼要做這個主題?」或「題目跟你的關係在哪裡?」

以「失語」經驗創作,驚豔國際

第一年課程結束後的暑假,江孟芝決定將畢業製作與自己內心長久的恐懼──英文結合。

江孟芝坦言,過去為了準備托福,不斷強行背誦英文單字,甚至曾產生嘔吐感。來紐約讀書第一年,語言不流利,猶如罹患失語症的病人,無法以言語精確傳達感受,又畏懼英文不好被歧視。

於是,她把這段痛苦經驗轉化為畢業作品《陌語莫語》(http://astrangertowords.com/)。透過語言分析,她大量蒐集在美國一年來閱讀文章的所有字彙,把每個單字分成四個屬性:音節數、字母數、出現次數、過去會不會該單字。藉由視覺設計與互動技術,使用者可透過點選網頁,連結單字之間的屬性,然後幻化成如星雲般的不規則圖案。

沒想到,江孟芝口中「只有我自己才看得懂的作品」,卻陸續為她贏得多項國際大獎,包括德國紅點視覺傳達設計大獎、美國IDA國際設計獎、Google Chrome創新實驗網站得主和英國流明獎等多項肯定。欣喜之餘,江孟芝有感而發說:「不要害怕面對最真實的自己,也許最美的作品,就是我們最真實的樣子。」

回頭看,江孟芝認為,亞洲人太容易有「時間焦慮感」,「好像幾歲就非得做到什麼,沒做到就很焦躁。但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時區跟進度,重要的是,知道自己要追求什麼,該要求自己的時候,千萬不能手軟。」

她回憶,自己也曾經覺得落後他人,包括晚接觸電腦、晚出國念書,「可是人生就像橘子,有的早早熟了,有的卻很晚才紅,」她頗有感悟地說。

只要對做的事樂在其中,再忙再累,自然都能甘之如飴。6年來,江孟芝多次往返臺美,15個小時的航程,她卻說自己從沒在機上看過任何一部電影。「每次上飛機就是打開電腦,累到睡著,醒來繼續工作直到下飛機。」朋友封她為「鐵人芝」,江孟芝卻淡淡笑著說:「想做的事情太多,只怕時間不夠。」

畢竟,對她而言,過去所有的醞釀,都是為了在此刻迸發。屬於江孟芝的精采篇章,現在才正要展開!

江孟芝的快問慢答

Q1出國做過最瘋狂的一件事?

升上大二到研究所念完,我曾經失眠長達6年,因此培養出慢跑習慣。在國外念書時,我報名了Nike Amazing Girls' Running女生運動節10公里組,甚至在紐約工作後,我還成功挑戰全球最大慢跑賽事舊金山女子半馬,並進階到芝加哥全馬競賽。常常跑到最後都很崩潰,得靠意志力撐下去。在一次次挑戰中,我深切體會到:「人生就像肌肉,韌性不是與生俱來,愈練才能愈發達!」

Q2電腦技術對創作的幫助和限制是什麼?

因為我投入的介面設計非常需要緊跟最新技術,所以當軟體升級、有新的技術出來時,我必須馬上調整原本的設計,並趕快學習。但也因為各種「開源社群」(技術與資源的免費分享社群)很多,讓我在創作時可以找到許多資源。

Q3遇到創作瓶頸時,都做些什麼?

我會去逛書店,或看很多不同類型的藝術作品,例如裝置、繪畫等。一直悶在電腦前面,反而容易卡關。看得愈多,會覺得這個很喜歡、那個也好喜歡,就開始有新想法湧現。

我從很久以前就有自己的素材本。以前讀高中時,看到屏東的王船祭、南部的檳榔西施,都覺得很有趣,會在本子上記下來。其實,創作就是必須在生活中不斷觀察跟累積。

Q4如果有機會遇見念研究所時的自己,會對她說什麼?

我沒辦法改變當時的我,我也覺得沒必要,因為我很確定,那時候我已傾盡全力、努力去做。不用再去檢討或鼓勵,因為那已是我能做的極限。

Q5對準研究生會給什麼建議?

要找到自己活著的方式,不要為了父母、社會價值而選擇。譬如,很多人只想要一個MBA學位,卻不知道自己未來要幹嘛,這樣很可能浪費兩年時間。努力嘗試、找到熱情,對真正想投入的事,一天做10幾個小時都不會累,就像我現在一樣。

資料來源:Cheers雜誌2019最佳研究所指南

作者:蘇思云 圖片來源:陳應欽 攝影/江孟芝、皇冠出版社 提供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