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友善列印
點閱人次:727人
友善列印
2018-09-10
影音》第18屆傑出校友 詩人、評論家林亨泰
圖
圖
圖

縱橫詩壇60年的本土鬼才 林亨泰與臺灣歷史脈流同行

林亨泰,畢業於省立師範學院教育系,從日據時期就開始創作、在師範學院時即展露頭角,畢業後更籌組「笠詩社」,並擔任首期主編。詩齡超過60年的他,為臺灣本土詩人代表之一,並曾獲第八屆國家文藝獎。

林亨泰詩作風格多變、既有左翼的社會關懷情操與批判風格,也曾反映本土民情,更創作多首風格迥異的符號詩,為臺灣現代詩界掀起一股新穎的實驗潮流。他的詩情多變,時而譏諷、時而柔情,追隨著臺灣風起雲湧的歷史,他的詩作也紀錄了這片土地的更迭起伏。

跨越語言的世代 敲出清脆的銀鈴聲

和許多為文學狂熱的人一樣,林亨泰很年輕的時候就開始創作,最早甚至可以追溯至日據時期,當時所有台灣本土的知識份子、或者文人都是以日文寫作,林亨泰也不例外。直到戰後,他進入省立師範學院就讀,才開始學習中文。

當時,所有臺灣的本土學生都面臨了語言轉換的問題,母語臺語、又早已熟悉使用日語的他們,在戰後需要立即轉換為國語,對當時這群受高等教育的學生來說,是一個全新的課題,對於這群學生,林亨泰曾親自定義為:跨越語言的世代。

學習國語對這群知識份子來說並不算是難事,對當時已頗具文采的林亨泰來說更是如此,相較於其他同學,林亨泰似乎更快上手,因此當時,他甚至還曾為中文尚不流利的同學寫過情書,相當有趣。

除了語言轉換外,林亨泰另一件代表性事蹟就是加入了「銀鈴會」,這是一個以師大生為主的文學性團體,在戰前由朱實等人從臺中一中發起,戰後當他們進入師範學院就讀後,也讓銀鈴會持續在師院茁壯。

銀鈴會在林亨泰加入後更是蓬勃,他們一群人採合宿方式,徹夜討論文學到天明。更邀請楊逵擔任顧問,而楊逵關懷社會底層、充滿熱血的左翼精神也在此時深深影響了林亨泰與朱實等人,因此這時林亨泰的詩作,也多半帶有左翼的現實主義風格。

另外,銀鈴會還發行了『潮流』雜誌,林亨泰也開始在上面發表詩作,代表作諸如〈圍牆〉、〈按摩者〉、〈群眾〉、〈鳳凰木〉、〈新路〉等等,都顯露出濃厚的社會關懷與人性的批判,這些初期的作品同時也造就了林亨泰的第一本詩集《靈魂的產聲》(靈魂の產聲)的出版。「銀鈴會」時期,不僅是這群年輕學子的流金歲月,也為日後林亨泰的創作之火埋下了一個火種。

白色恐怖蔓延校園 創作之路一度中斷

1949年,四六事件爆發,省立師範學院也捲入其中。當時剩一年就要畢業的林亨泰,不僅目睹了楊逵被捕,好友朱實也因學生會幹部的身份被列入黑名單中、被迫逃亡,甚至還聽到其他成員被處死的消息。

那是一個風聲鶴唳的憂傷時代,當時知識份子本來就很容易被盯上,何況是集結起來,還發行刊物的銀鈴會?雖然他們是因文學而集結,然而文學創作多反映時事,而且他們當中不乏臺大、師範學院的學生會幹部,更是成為了當時政府的眼中釘,最後,在白色恐怖的壓力之下,銀鈴會被迫解散。

林亨泰是相對幸運的,他並沒有被追捕,在銀鈴會解散後,他也畢業回到故鄉彰化任教,曾在北斗中學、彰化高工等校服務。然而,白色恐怖並沒有就此放過他,銀鈴會成員的過往,讓他變成當時政府的「後續追蹤」對象。有不少次放學後,就有警官在校門口等他,甚至將他帶回、進行一連串的疲勞審問,面對政府的高壓侵擾,林亨泰不得不暫停了他的寫作之路。

再次萌芽 重回現代詩作之列

停止寫作好長一段時間後,50年代的某一天,林亨泰逛書店看到一本雜誌,名稱就大咧咧寫著:現代詩,在那個處處是忌諱的年代,連「現代」2字都頗為敏感,因此當他看到有刊物敢直接以「現代」為名時,不禁也產生了興趣。也讓他重新產生了詮釋現代詩的念頭。

不服輸的念頭 讓著名的符號詩因應而生

林亨泰立即與現代詩的發行人紀弦聯絡,並重新創作詩作。但是此時,他遇見一個新的難題:當時詩壇仍以優雅、抒情的古典詩當道,且相較於其他已展露頭角的外省籍詩人,林亨泰的中文仍不算流利,因此他重啟創作的第一步,可說是相當艱辛。

雖然林亨泰無法純熟運用國語來創作詩集,可是他仍充滿理念,對現代主義也自有一番理論基礎,也因此與推動「現代派運動」的紀弦成為好友。加上好強、不服輸的心態,所以他開始進行怪異的現代詩實驗,以破格、創新,甚至是詭譎的符號,重新詮釋現代詩之美,最讓人津津樂道的符號詩便因應而生。

發表符號詩時,雖然掀起了一股質疑的聲浪,許多古典派詩人大力撻伐這種前所未見的作品,卻無法澆熄林亨泰的創作之火,也無法讓掩蓋他詩作的光芒。符號詩是一種前衛的寫作形式,透過文字的編排,直接模擬視覺或是聽覺感受,帶出另一種幽默感,甚至是戲謔感。此時林亨泰發表了不少膾炙人口的作品,以下是其中一首:

防風林 的

外邊 還有防風林 的

外邊 還有防風林 的

外邊 還有

然而海 以及波的羅列

然而海 以及波的羅列

這首詩來自林亨泰在搭公車通勤,看到窗外防風林時的靈感,也即透過搭乘現代交通工具的經驗,而捕捉窗外防風林呼嘯而過的速度感。用文字的重複性、排比等性質來「真實」地描繪出現代性的感官感受。

符號詩是林亨泰的代表性作品,這種充滿前衛性與挑釁感的形式,更帶出他的反骨精神。但是雖然風格迥異,他的題材卻大多取自於貼近生活的風土民情、或是當時的政局文化,例如這首「一黨制」:

桌子上

玩具鋼琴

白鍵

黑鍵

只有

一音

這首看似單純敘寫玩具鋼琴的詩,其實是諷刺當時一黨獨大、卻自詡民主的政府,也表露了林亨泰熱愛臺灣、渴望為這片土地發聲的心情。林亨泰的目光是清澈的,他的詩作雖調皮戲謔,卻暗蘊了更多對土地、對人民的憐惜之情,與深切的期許。

除了加盟「現代派」,林亨泰開始於5、60年代頻繁發表詩作,60年代中期,受到吳濁流《台灣文藝》創刊的啟發,林亨泰更與其他詩友創立了「笠詩社」、並擔任首期主編。

「笠詩社」是本土詩社,它的出現讓本土文人重新集結,也讓本土現代詩文學吹起復甦之風,而林亨泰之後更是大放異彩,陸續榮獲臺灣詩獎,第一屆磺溪文學獎特別貢獻獎、國家文藝獎等殊榮。另外,他也出版了詩論集《現代詩的基本精神——論真摯性》,豐沛的創作,讓林亨泰之於本土現代詩界,可謂推不倒的前浪。

調皮詩人不向病痛屈服 成為詩壇永不熄滅之光

林亨泰維持了他一貫多變、卻又不變的風格,他看似豁達,其實一直以強大的意志力不斷挑戰傳統、挑戰自己;他給人戲謔反骨的觀感,其實一直散發愛己及人的溫暖光芒,60年的筆耕,讓他駐足於臺灣現代詩界的標竿。

近年來,林亨泰身體已大不如前,1995年的一場大病,更讓他的語言能力嚴重受損。然而即使如此,頑強的生命力還是不許他服輸,在努力復健後,他仍重新復出寫作,從此之後,他的作品更多了份看透生命的透徹,詩風悠然自得而不失溫情。這就是林亨泰,一個用詩韻書寫一生的老頑童,也是臺灣詩壇無人能出其右的鬼才。【採訪撰稿 / 江敘慈】

第十八屆傑出校友—教育學系40級

詩人、文學評論家 林亨泰 / 年表

1924 出生於日治時代台中州北斗郡北斗街。

1946 考入台灣師範學院第一屆。

1947 加入「銀鈴會」以及師範學院「台語戲劇社」。

1948 開始投稿《新生報》「橋」副刊、銀鈴會《潮流》以及師範學院台語戲劇社《龍安文藝》。

1949 四六事件。出版日文詩集《霊魂の産声》。

1950 自台灣師範學院畢業。

1955 出版中文詩集《長的咽喉》。以筆名「恆太」發表作品投稿《現代詩》。

1956 參加現代派運動,為「九人籌備委員會」人員之一。

1964 共同籌組雙月刊《笠》詩刊,並擔任首任主編。

1984 出版《林亨泰詩集》。獲頒《創世紀》詩刊三十週年評論獎。

1985 出版詩集《爪痕集》。

1990 出版詩集《跨不過的歷史》。

1992 獲頒榮後文化基金會第二屆「榮後台灣詩獎」。

1993 當選台灣磺溪文化學會第二屆理事長。獲頒自立報系「台灣文學貢獻獎」。

1996 由John Balcom 英譯詩集Black and White 在美國加州由Taoran Press 出版。

1998 呂興昌編《林亨泰全集》(共十卷)出版。

1999 獲頒彰化縣文化局第一屆「磺溪文學獎‧特別貢獻獎」。

2000 獲頒鹽分地帶「資深台灣文學成就獎」。擔任國立台灣師範大學「人文講席」。

2001 榮獲真理大學第五屆「台灣文學家牛津獎」。

2004 榮獲「第八屆國家文藝獎」。

2017 榮獲第四十屆吳三連獎文學獎。

圖 圖
圖 圖
圖 圖
圖 圖
圖 圖
圖 圖
圖 圖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