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2017-05-03
地科系陳志松獲科技部博士後研究員學術著作獎
圖
圖
圖

【校園記者表藝109謝芳茵報導】陳志松博士代表師大地科系鄭懌教授研究團隊參與角逐105年度博士後研究人員學術著作獎,光榮獲選,陳博士是今年師大該獎項同時亦是科技部地球物理學門唯一得獎者。

該獲獎著作為與鄭懌教授合著的透地雷達地熱探勘論文,發表於2016年11月國際著名地熱指標期刊Geothermics。該研究論文為世界極少數以透地雷達探勘地熱淺層地質成功的案例,在台灣更屬首創,有可能改寫台灣的地熱探勘歷史。

做研究有多辛苦?陳博士分享自己得獎的著作其實在博士班階段就已開始接觸,只是那時候資料與數據並非十分完備,經過了幾年的努力才慢慢補強。而為了完成研究,團隊前後的野外調查不下十次,且時常受到天候與儀器的影響,並不像其他領域一樣可以想做就做。指導教授鄭懌還開玩笑稱團隊為「特種部隊」以鼓舞士氣。畢竟野外實做有相當的風險,同時也考驗著團隊人員的體力與膽識,受傷掛彩都是常有的事情。

除此之外,陳博士說到自己在野外調查印象最深刻的是921大地震過後,整隊人馬已到了台中準備布點,卻發現本來在研究室都正常運作的儀器,到了現場卻失靈。那次野外整個團隊費時費力卻徒勞無功。正因為這個深刻的體驗,陳博士在往後的野外行動總是告訴自己要保持平常心,得失心太大反而容易壞事,畢竟野外不可預測的事情實在太多了!

陳博士就讀師大研究所碩、博士班期間都是跟隨著鄭懌教授,長年合作下來,兩人早已是亦師亦友的搭檔,不論是對於學術上的執著或是方向都保持著良好的默契。每當天馬行空的追尋創意靈感,或是研究碰到瓶頸,陳博士都會主動與鄭懌教授討論,並多方嘗試。「做研究的態度是鄭老師帶給我最大的影響。」,陳博士分享到。老師嚴謹、甚至廢寢忘食的研究精神深深影響了他,他還提到鄭懌教授的教學偏向美式作風,沒有給學生太多的約束,想做什麼就盡量發揮自己的創意,唯一的要求是 “誠實”. 寧願畢不了業也絕不造假. 也正因為如此,讓他一開始沒有主要的研究目標,直到後來慢慢摸索才開始找到自己的路。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