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友善列印
點閱人次:385人
友善列印
2017-04-21
神秘臺北高校 曾比帝大預科還難考
圖
臺灣師範大學21日起舉辦臺北高等學校(台北高校)創 校95週年紀念特展。台師大台灣史研究所教授蔡錦堂( 圖)介紹展品。
圖
師大21日舉辦臺北高等學校創校95週年紀念特展開幕 典禮,特別cosplay當時高校生的裝扮。
圖

日本殖民統治時期的「臺北高等學校」,現已鮮為人知,但當時是非常菁英的學校,畢業生可直升日本境內各帝國大學,甚至比臺北帝大(今臺大)預科還要難考。

臺灣師範大學今天起舉辦臺北高等學校(臺北高校)創校95週年紀念特展。臺師大臺灣史研究所教授蔡錦堂表示,臺北高校只有20多年歷史,戰後沒多久就被消滅,時至今日,已經很少人知道該校輝煌的歷史。

蔡錦堂表示,當時臺北高校生是菁英中的菁英,高等科畢業後可以直升日本境內各帝國大學,除非是熱門的京都帝大、東京帝大法學部等,完全不必再經過考試。該校學生也以攻讀日本名校為志,臺北帝大(今臺大)反而不是第一選擇。

蔡錦堂舉出多位名人例子,例如現任副總統陳建仁的父親陳新安,以及前立法院長劉闊才,都是臺北高校畢業後,進入京都帝大法學部。前臺大醫學院院長魏火曜,則是臺北高校畢業後,進入東京帝大。

蔡錦堂說,由於臺北高校畢業生不見得要念臺北帝大,臺北帝大不得不再增設「預科」。但對當時的人來說,會優先考臺北高校,考不上才考臺北帝大預科,因為前者可以直升日本各帝大,後者則只能留在臺北。

當時的臺灣人,小學校或公學校畢業後,可以考中學校。中學校畢業後要繼續升學,全臺灣就只有一所高校,也就是臺北高校(高等科,相當於高中階段)。

另外,小學畢業也可考臺北高校尋常科(相當於國中階段),但競爭更為激烈,只要考上尋常科,就會被政府認定是值得培養的菁英,除非遭退學,就可一路直升臺北高校高等科、帝國大學,等於是一輩子只用考一次試。

由於上述因素,使得臺北高校裡面也有一些階級,尋常科直升的被認為血統最純正,其次是各地中學校再考上高等科的人。而像前總統李登輝,畢業於私立中學(淡水中學),後來拚進臺北高校的,真的是少之又少,在校內易被排擠。

蔡錦堂表示,李登輝在傳記中曾提到,在臺北高校一開始跟不上進度,同學的話題常常聽不懂,只好加倍努力,買了800多本書增進自己的知識。後來李登輝考上京都帝大農學部,因戰亂才再回到臺灣大學。

蔡錦堂說,臺北高校短短20餘年歷史,共約2500名畢業生,其中臺灣籍約1/4,其餘為日本籍。戰後初期臺灣社會的臺籍菁英,幾乎都有淵源,只是因時過境遷,臺北高校反而被人遺忘。

圖 圖
圖 圖

叼菸穿木屐留怪髮 臺北高校生愛耍酷

高中生愛作怪的風氣,不是現代才有,日本殖民統治時期的臺北高等學校,學生也愛穿木屐、叼香菸,把制服和帽子剪得破破的,甚至留奇特的髮型。

臺北高等學校(臺北高校)是臺灣日本時期唯一的高中,競爭非常激烈,畢業生可直升日本境內各帝國大學,是菁英中的菁英。

臺灣師範大學今天起舉辦臺北高校創校95週年紀念特展,主辦單位以漫畫風格設計海報和看板,人物穿著日本風格高校制服,披著披風,腳上踏著木屐,更特別的是嘴裡竟然還叼著菸,一副放蕩不羈的樣子。

這可不是胡亂創作,根據臺師大收集到的老照片,確實都是臺北高校生的穿著裝扮。臺師大臺史所教授蔡錦堂表示,日本時期中學校管的嚴,到高校階段,已經過層層篩選,學生是菁英中的菁英,校方也給予許多自由空間。

蔡錦堂舉例,當時中學生不能看電影、喝咖啡,但臺北高校生不但可以,還能抽菸、喝酒。年輕人愛搞怪,學校又不太管,老照片中就可看到很多學生留著怪異的髮型,把帽子、制服故意剪破,拍照時也故意不站好、不看鏡頭,擺出酷酷的表情。

但別以為這些人是壞學生,蔡錦堂說,臺北高校生除了課業表現,在小說、戲劇、社團活動中都有高水準表現,這些人被日本統治者視為菁英,未來都是要培養成為政府要員或社會骨幹。舉例來說,學生除了懂英文,也普遍精通德文。

後來遇到戰亂,很多臺北高校學生都被徵召成學徒兵,參與臺灣各地的後勤工作,在陽明山、大屯山構築防禦工事等。不過蔡錦堂說,由於美軍並未直接登陸臺灣本島,臺灣本地服役者死傷較少,多數臺北高校的學徒兵,也成功活過戰爭。1060421

資料來源:中央社記者陳至中報導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