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點閱人次:2833人
友善列印
2016-11-14
公領系謝智謀副教授 獲頒體驗教育界最高榮譽獎項
圖
圖
圖

【公共事務中心江敍慈報導】從小歷經家暴、中輟、混過幫派,最後浪子回頭成為大學老師的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公民教育與活動領導學系副教授謝智謀,十多年來曾帶領學生登喜馬拉雅山、到阿拉斯加划獨木舟、到尼泊爾、印度與泰北等地募款蓋學校等,透過戶外體驗教育課程,把學生勇敢帶向世界,因此於今(105)年10月榮獲體驗工作者最高榮譽——美國體驗教育學會頒發「實踐家獎」,是該獎設立30年來首位非美籍得獎人士。

早在獲「實踐家獎」前,謝智謀就已獲頒教育部全國優良教育人員,並曾任亞洲體驗教育學會創會理事長、華人磐石領袖協會理事長等,更曾獲邀至TED演講,經歷豐富。而他浪子回頭的生命故事也激勵了學生,拓展他們的生命藍圖。

上過他的課 不僅得到學分 更獲得生命養分

人稱小謀老師的謝智謀,生命力非常旺盛,曾因心肌梗塞緊急送醫,被醫生交代之後都要避免激烈運動,卻在裝上支架沒多久後就跑去登喜馬拉雅山;因此他的課也多是挑戰自我極限的戶外活動,讓學生透過這些活動突破框架,學習服務他人,進一步找到自己的生命價值。

因此,當其他學生焦頭爛額,準備期中期末考試時,他卻帶著學生登山、泛舟,或是到偏鄉關懷老人、到落後國家蓋廁所與儲水槽,更曾參與四川大地震的災後重建,而活動前的策劃、募款、籌備等,他也都引導學生一步步獨立完成。

汲汲營營的小謀老師,就像永備電池,課程專案一個接一個,就是停不下來。甚至在可以好好休息的暑假,他也籌辦了獨木舟造舟計畫:陪伴著偏鄉孩子親手做出獨木舟,再帶著他們下水溯溪。「我就是好動啦,所以修我的課的學生很命苦,從第一堂課開始,就別想坐在教室了。」幽默的小謀老師笑笑,但上過他的課的學生都知道,與其說是完成課程,不如說是完成生命實踐。

從做中學反思 雙向交流共同成長

對小謀老師而言,體驗教育從不該只是停留於實踐行動的層面,而是要深度反思。在實踐行動的過程當中,整理、概念化,建立起這一趟體驗學習,甚至「治療」的價值,透過引導反思的介入,可以將具體經驗,轉變成有意義、有目的性的學習過程。

小謀老師分析,過去的課程教育,或說活動教育,就是一連串的體驗,卻沒有停下來思考學習的價值與意義。所以他更著重於課程中引導反思的部分,讓整體課程不再冗長複雜,而是整理出脈絡、使其知識建構化,「原來我是可以解決困難的,原來我是具抗壓性的,學生將透過反思更認識自己,這是這個課程最珍貴的部分。」課程脈絡建立清楚後,不論是體驗教育者還是學生,都將能更準確體悟到課程的核心價值,也能吸收更多養分,更真實的成長。

從服務學領導 剝去世俗包裝 賦予學生新方向

「這個世界太期待掌聲了。」小謀老師說,現代社會不斷灌輸孩子們,得到肯定、光鮮亮麗的掌聲與成就才是成功的,所以孩子們無形中變得自我、爭競,甚至變得粗暴。因此在他的課程中,尤其是領導者課程或是培訓青少年領袖的課程,非常強調一個核心價值——僕人領袖,以服務為出發點的領導者。因為他深信,要成為理想的領導,服務一定要先跑在前面。

「你要先把自己降到最低去服事這群人,透過你的服事去成全他們的生命樣貌。而成全是什麼呢?比如說,一個擁有機械天賦的中輟生,他被普世價值厭惡,卻在課程中透過服務去幫人家修腳踏車,讓他不只被肯定,而是進一步感受到付出自己、付出愛之後的滿足感,然後他會想要做得更多,而他也想讓自己變得更好。這樣生命樣貌是不是被『成全』了?」小謀老師舉了一個典型案例陳述僕人領袖的養成,但其實他自己正是如此,以一本初衷的謙卑,一次又一次的成全原本晦澀暗淡的,孩子們的生命。

為什麼能做到這種程度?「因為我以前就是這種人。」小謀老師淡淡地說,緩慢而堅定地,道出他血氣方剛、敗壞混亂的前半生。

豈止是浪子?家暴促成年少輕狂 浸泡於罪惡河中

小謀老師分享他的成長過程,就是家暴與缺乏理解。「我的父親非常愛我,但當時的生活條件很嚴苛,讓他壓力很大,而他又不知如何與孩子溝通,因此只要我不聽話,就是吊起來,一陣毒打。」為了對抗父親粗暴的管教,小謀老師也養成了衝動、叛逆的個性,行為也開始偏差,即使後來考上明星高中,他還是大錯小錯不斷,終於因為混幫派遭到退學。

改到桃園念書後,他又因械鬥與偷摩托車被捕,被銬上手銬送看守所。「那真的很屈辱,看到當時人們的指指點點,我的眼淚一直流下來。」小謀老師說,這件事讓他暗下決心,一定要讓別人看得起自己。

揚眉吐氣仍不敵龐大空虛 拐進人生死胡同

好在,當時有位王老師出現,力挽狂瀾壓下小謀老師的過犯,無條件協助他重新開始,而小謀老師也不負所望,發奮考上師大體育系。或許正是因為原生家庭,讓小謀老師更知道,在那個環境下的孩子,會有怎樣不為人知的苦楚與陰暗面。

「他們的價值必須是用“掙”的,你明白嗎?」小謀老師沈重地說,這些孩子必須不斷透過表現自己、討好大人來爭取自己的價值,就像當時的他,雖然已從叛逆小子轉變成資優生了,卻仍舊無法擺脫龐大的自卑感,反讓他外表更驕傲、也更亟欲證明自己的價值。

「這個雪恥的心態,其實也是對自我、對社會的另一種報復。」當時的小謀老師,雖已揚眉吐氣,但仍是自我中心,這也讓他之後的路看似順遂了,卻在其他面向跌跌撞撞,最後終於在美國攻讀博士時,踏進人生最黑暗的幽谷。「當時我又窮又孤單、而且感情受挫,自我價值被擊得粉碎,我永遠都忘不了啊,12月8號,在房間裡,我決定要結束生命,當時在我眼前只剩下兩樣東西,一把水果刀,跟一本聖經,好像要我做出選擇。」

此時的小謀老師,人生已經走到谷底,那本聖經卻好似有意識的,剛好就翻開在寫著:「主啊!救我!」的某一頁,這句話讓小謀老師如同雷擊一般重重倒地;他說,當時他已經無法思考,只能匍匐在地上痛哭,喃喃的重複那一句:「主啊,救我!」

不知道過了多久,他就一直趴在地上哭著,直到覺得生命裡的酸楚、苦毒都吐盡了,他才緩緩起身;那時並沒有任何人在場,但卻是小謀老師人生最關鍵的轉戾點,他說,從地上爬起來的那一刻開始,整個人都不一樣了。

信仰光照 生命翻轉 成體驗教育界第一牧人

「我在當下感受到一股前所未有的接納與安全感,上帝讓我明白,不用拿到博士、娶到美嬌娘才值得被愛,我謝智謀打從一出生就有價值,不論我是誰、我做什麼,祂都一樣愛我。」透過這個關鍵時刻,小謀老師體認到生命的價值,並獲得重新起步的動力。

從此,小謀老師不再實踐自以為是的價值,而是在信仰裡放下自己、重新探索生命;透過服務他人,以及在體驗教育與冒險治療領域的深耕,他走出一條有光明相伴的溫暖道路。這條路,他一走就走了快20年,中途當然也波折不斷,甚至一度危急生命,但是小謀老師憑藉著信仰的力量,走過大大小小的任務與挑戰。不論是帶著學生上山下海的各種課程,還是到偏遠國家去志工服務,煥然一新的他,更開始幫助他人推倒生命中的圍牆,翻新自己的人生風景。

獲頒「實踐家獎」這個最高榮譽,並沒有讓小謀老師變得驕傲,也沒有讓他就此停擺,相反的,帶給他更多動力,繼續投身於體驗教育。他的生命不僅因這十餘年重新發亮,更充滿感染力;就好像傳遞燭光一樣,他與他的學生們,將相繼把亮光傳遞下去,或許時而微弱,但仍不輕易熄滅,就好像他自己的所說的——微小,但堅韌。

圖 圖
圖 圖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