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2016-06-03
影音》第16屆傑出校友 師大美術系瑰寶王秀雄
圖
圖
圖

理論著作豐富 可謂臺灣美術史重量級人物

身為師大美術系終身名譽教授的王秀雄老師,曾任行政院文化獎、國家文藝獎評審委員、故宮博物院指導委員,更曾多次參與教育部小學至高中階段的課綱編訂委員與主任委員。其著作更是豐富,包括《文藝復興三巨匠》、《臺灣美術發展史論》、《美術與教育》、《美術心理學》等,皆為臺灣美術史上的代表性著作,其中《美術心理學》更是臺灣第一本探討美術心理學、美術心理教育的專書。王老師不僅教學英才無數,其著作更是提供了臺灣美術界卓越的貢獻。雖已屆86歲高齡,受訪時仍舊從容不迫,一展藝術家的高雅氣度。

赴日攻讀美術理論第一人

民國48年自師大美術系畢業,王老師即前往日本東京教育大學攻讀美術教育理論。在物價甚高的日本,即使節儉度日,還是捉襟見肘,因此王老師只好在晚上時另覓打工,最開始甚至到柏青哥店當過小弟,後來才到某間公司當接線生,從晚上6點到10點,就直接睡在公司裡。王老師回憶,當時正好是撰寫畢業論文的非常時期,又沒有電腦,只好一個人待在小小的辦公室裡,一個字一個字寫下厚厚的畢業論文。當時的孤單與煎熬不難想像,好不容易在民國54年拿到碩士學位,回到師大美術系任教。

求學時目睹理論教育貧瘠 埋下翻轉教育之夢

王老師說,他之所以選擇攻讀美術教育,其實也是在師大學習時受到了啟蒙。當時的師大美術系,已經有如黃君璧等許多大師在系上教授,在創作面的師資與培育自然是無話可說,但是在理論教育上,卻始終是貧瘠陳腐的;當時的理論課,美術史也好、教材教法也好,就是讓學生抄了一整堂課的黑板。當時王老師就心想:與其這時間拿來抄黑板,為什麼不發講義呢?為什麼不討論呢?還是學生的王老師,當時就已暗自下定決心,要繼續在美術理論教育上深耕,進而翻轉這個現象。

其實,早在師大念書時,王老師就會自己去圖書館攻讀美術教育的相關書籍,而那些書籍不是日文就是英文,也因為這樣,他才真正立下了到日本繼續深造、攻讀美術教育的決心。在東京教育大學攻讀碩士時,除了美術史與教材教法以外,老師更深入學習了一個在當時臺灣尚未有人注意到的新領域---美術心理學。

首先引回美術心理學 推動理論教育新思潮

民國55年回國後,王老師便進入師大美術系擔任講師,當時因為美術教材教法還有其他教授,因此王老師便開了一堂學生從未上過的課,就是美術心理學。當時王老師就決定,一定要打破理論教師不提供講義、也不出版相關著作的陋習,所以一方面上課的同時,也準備資料,撰寫美術心理學的相關論述。2年之後,臺灣第一本「美術心理學」便正式出版了,即使是現在,臺灣各大學美術系所開的美術心理學的課,主要仍是以王秀雄老師當年出版的那本著作為出發點。

王老師回憶,後來原本的教師們接連退休,他才慢慢晉升成為師大美術理論教育的重點師資。有一位袁樞真老師,很欣賞王老師的作為,當時師大美術研究所尚未成立,袁老師特地推薦王老師擔任4年級的導師,這個導師職務,王老師一接就接了10年,也埋下了日後接任師大美術研究所首任所長的種子。

接任美術所所長 嚴謹作風開創系所新文化

民國71年,師大美術研究所成立,當時王老師已在美術理論領域展露頭角,便當之無愧接下所長一職。

接任所長後,王老師便開始深入整頓、翻新師大的美術教育。從開課角度切入,包括美術理論研究以及論文寫作方法等等,都是學生們在大學時沒有學習過的;這兩門課一直到老師民國84年離開師大到東海大學都還開立。也奠定了日後學生往博士發展的基礎。

當一個理論教師最重要的,就是在學生的報告與論文下足功夫,認真帶著學生完成。王老師說,被他指導畢業論文的學生,他一定是一個字一個字仔細看過,並且嚴格修改,因為太嚴格了,常常一年只收一個畢業論文學生。

「我這個人就是這樣,要不就不要做,要不就做到最好。」王老師笑說,其實學生對他的感覺,常常是又敬又怕的。漫長的教學過程中,當然也不乏混水摸魚的學生;王老師坦言,這種學生通常會躲著他,他也不會讓學生難堪。但只要是勤奮努力、願意「挑戰」他的學生,他一定全力以赴,陪著學生一同傾注所有心力來完成畢業論文,在師大34年的時間,王老師都維持一貫的作風。

以身作則 投身教學仍維持大量著作

在教書的同時,王老師仍推出大量著作,如何在教學同時還能那麼多產?老師謙虛笑說,其實當時國科會剛成立,為鼓勵教授、講師多出版專書,只要有出版,就可以申請研究獎助金,只是因為這樣才督促自己努力出書的。雖然老師如此輕描淡寫,但不可否認,當時王老師所出版的著作,都展現了豐沛的研究能量與高水準。追求完美的他,出版的專書自然也為臺灣美術理論教材提供了豐厚的基礎,甚至還有博士班學生以王老師的著作叢書為研究主題來寫作論文。這樣的高產能,即使在老師從師大提早退休,轉至東海大學授課都還是持續著,這也連帶提升了當時東海大學美術系的研究水準。

在師大34年的歲月,王老師可謂開創師大美術系新局面的先河,不論是首將美術心理學引進國內、還是教材教法與論文寫作方法的翻新,在當時都是劃時代的創舉。大刀闊斧的作風,不免也帶來了爭議與質疑,理論教師與創作教師本就注重不同面向,加上當時老師開始大量出版著作,在學術研究上逐漸佔有一席之地,難免使人眼紅,也讓王老師在系上推動教學翻轉的同時,承擔了不少額外的壓力,好險王老師本就是意志堅定的人。「我讓時間與社會評價證明一切。」回憶起當年的辛酸,王老師輕鬆一笑,一言以蔽之,也讓人見識到王老師一貫的優雅從容背後,有著多強大的意志力。

多年堅忍換得豐沛成就 惟仗背後最大功臣

數十年如一日,毫不意外,王老師在回憶起這段歲月的衝刺與耕耘時,最感念的還是師母。「我很感謝我太太。」談到家庭生活,王老師第一句便迸出這句話,毫不猶豫;而原本暢談過往時的剛硬語氣,也在此時摻進了一絲溫柔。「在我留學時,一雙兒女完全是她帶大的,當時她還是一個小學老師,白天要上班,晚上還得趕著回家帶孩子,完全只有她一個人。」在那個民風保守的年代,師母卻已經扮演起職業婦女的角色。而即使老師回國後到師大任教,剛開始微薄的薪水,也不足以讓一家人在臺北生活,因此師母繼續待在高雄教了8年書,直到老師升任教授,才將妻小接到臺北定居。

「我熬,她也熬。」縱使回國後獨自在師大耕耘了8年,他也不曾忘記當時隻身一人在南部,同在煎熬忍耐的師母。甚至北上後在臺北買房子,費用也是師母提早退休,用退休金支付的,師母無條件的犧牲與奉獻,在王老師30多年的傑出成就中,占有不容忽視的份量。而老師談起這段艱辛過往時,對師母的感佩與疼惜也表露無遺。

往返母校近一甲子 只求不負傳承二字

漫漫人生路,雖然成就如此輝煌,但也伴隨了許多不為人知的刻苦與辛酸。但在王老師談來,卻始終一派輕鬆,或許正是經歷過大風大浪,才能讓他淡泊看待世事。「名利對我來說從來就不太重要,可以留下多少學術資源給學生,才是我最重視的。」即使退休多年,談到師大美術系,老師仍舊有著深厚的情感與期許,這也讓我們看到他「一日師大人,終身師大人。」的情懷。王秀雄老師,不僅是一位貢獻頗豐的傑出校友,更是師大美術系創系60多年來,再無其二的瑰寶。

﹝具體傑出事蹟﹞

‧1995年於美術系退休時捐贈並設立「王秀雄藝術理論研究基金」,鼓勵研究所學生從事藝術理論研究。

‧1997年獲頒「中華民國當代美術創作成就獎─美術理論」,頒獎人─教育部長吳京。

‧1993-2000年以著作或論文,連續8年榮獲國科會甲種研究獎勵。

‧2007年榮獲第三屆梅嶺美術教育貢獻獎。

‧2012年榮獲中華民國藝評人協會(AJCA TAIWAN)終身藝評獎。

‧2014年榮獲教育部頒發首屆藝術教育貢獻獎─終身成就獎。

‧王秀雄教授任教於臺師大美術系多年間引入國外的藝術研究思潮,在各級學校美術科相關政策與實務知推動與研究、臺灣美術史的探討與本土藝術發展論述、藝術作品詮釋與價值判斷,以及藝術創作人才的培育上皆有深厚貢獻,並出版多本相關著作。

‧學術研究領域包括:美術心理學、臺灣美術史、美術史學方法論、博物館學等,譯作與著作等身,傳揚美術研究理論與方法,造就無數傑出子弟,延續美育精神與成就,為臺灣美術教育樹立典範,為學界所景仰,喻為是「臺灣藝術教育界的經師人師典範」、「管理者/藝教者/學者三位一體的典範」、「臺灣美術教育的建構者」及「臺灣美術教育界的教父」。

‧長期參與臺灣各類藝術教育政策的制定與推動,接受多次教育部委託主持研究工作,深具深厚的藝術知識與人文關懷。

王秀雄大事紀

1934 出生於屏東

1959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美術系畢業

1965 日本國立東京教育大學大學院教育學研究科碩士畢業

1984~1987 擔任師大美術系第六任系主任

1985 前往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美術史研究所擔任訪問學者

1992 前往美國馬里蘭大學美術史研究所擔任訪問學者

1993~2000 發表大量著作與論文,並連續8年榮獲國科會甲種研究獎勵

1995 自師大美術系退休,同年設立「王秀雄藝術理論研究獎學金」

1997 獲頒「中華民國當代美術創作成就獎——美術理論」

2004 榮獲國立臺灣師範大學聘任為美術系終身名譽教授

2007 榮獲第三屆梅嶺美術教育貢獻獎

2010 師大美術系特舉辦「典範與風華:王秀雄教授藝術教學與研究成就國際學術研討會」,對王教授於臺灣美術教育的貢獻致敬。

2012 榮獲中華民國藝評人協會(AJCA TAIWAN)終身藝評獎

2014 受日本筑波大學之邀,講學「台灣美術教育的現狀與課題」

2014 榮獲教育部頒發首屆藝術教育貢獻獎——終身成就獎

【公共事務中心江敍慈採訪撰稿】

圖 圖
圖 圖
圖 圖
圖 圖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