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2016-04-13
文學串連時代 平路談臺北人
圖
圖
圖

【校園記者國文105羅雅璿報導】當時代聯繫起一群人,屬於那群人的記憶,同樣也會幻化成文學,穿越時代,走到讀者面前。4月11日下午,作家平路應邀至臺師大,為在座70位聽眾導讀白先勇的《臺北人》,整場講座帶大家從1949年的臺北一步步走向現代、走進引人入勝的文學永恆。

「文學中,究竟有哪些會留存?」一身牛仔藍連身洋裝的平路老師,慎重其事地翻開《臺北人》,並試著拋出書中最重要的「時間」命題,期待能引起討論。談到影響自己深遠的文學經典,平路言談間不時稍作停留,以緩和自己略微激昂的情緒。

這其實並非平路第一次來師大。不久前,她才為了新作《黑水》,到師大全球華文寫作中心舉行新書發表會。她與作家白先勇一樣,以國族、歷史議題的小說聞名,現已出版《玉米田之死》、《行道天涯》、《東方之東》和《婆娑之島》等作品,並曾獲聯合報小說獎及時報劇本獎等多種獎項。

「文學經典導讀」課程授課老師兼講座主持人胡衍南教授,則以年輕時自己閱讀白先勇作品的經驗提出看法。他認為,〈永遠的尹雪艷〉裡的主角「永遠也不老」,正好作為全書有關「時間」的隱喻,代表一群逐漸過氣的達官貴人和他們過去光榮歷史的永恆拉鋸、對抗。

平路老師進一步從女性讀者的角度檢視《臺北人》中的女性角色,「白先勇『靈肉二分』的創作特色,使部分角色承載了過多的隱喻功能,象徵雖清楚,卻也因此在某種程度上犧牲了他們性格中的灰色地帶。」平路認為,小說人物其實與我們一般人無異,不僅有自己的生命,同時也都是那個「在抉擇的人」,時而後悔、時而勇往直前,而唯有如此的角色才有可能永遠存在。

「不論暫存或永留,書中的每一頁都是『時間』。」平路用與書中角色同樣的緬懷口吻,重新審視《臺北人》一書。她以廣義的文學概念總結白先勇筆下的那段歷史、那個時代。對她而言,文學的定義即是「only connect」,而文學作為那聯繫時代和人群的接點,其意義便是拓寬讀者感受力,使我們在理解時代及感到侷限的同時,也能同情地理解周遭的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