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2007-12-21
臺師大投注豐厚資源 打造亞洲研究學術重鎮
圖
師大大手筆投入亞洲研究


  【12/21公關室提供】亞洲在世界版圖地位舉足輕重,亞洲研究也愈來愈受到國際重視,身為亞洲一份子,台灣不能缺席。臺師大整合歷史悠久的人文相關系所、暨新成立國際與僑教學院研究人力,最近更大手筆增購Gernot Prunnrt私人圖書館珍藏一萬八千餘冊書籍,全力投入亞洲研究,發展為亞洲研究學術資源重鎮。

  Gernot Prunner是德國著名亞洲研究學者,畢生從事亞洲研究,並以亞洲文化、藝術與民族為主題,成立私人圖書館,藏書超過一萬四千多種。2002年Prunner博士過世,今年四月圖書館決定出售,臺師大獲知消息,積極與該館聯繫,順利購得該館全部館藏,經清點編目上架,並成立特藏室,不僅提供校內各領域師生進行亞洲研究主題重要參考資料,對國內學界亦是重要的研究資源。

  這批新購入的亞洲研究資源匯集許多重要文物,主要特色包括:

1.資料豐富藏量大
Gernot Prunner私人圖書館的收藏,可謂舉世唯一的亞洲文化、藝術與民族主題圖書館,師大圖書館所購圖書總數14,799種,18,701冊。數量上以東亞(中國、日本、韓國、西藏)的藏書最多,其次則是印度(次大陸)、東南亞。

2.地理域區分佈廣
包括近東、中東、伊斯蘭世界、中亞、西伯利亞、俄羅斯的遠東、蒙古、印度(次大陸)、東南亞、東亞(中國、日本、韓國、西藏)等,亦兼及古代希臘與羅馬,以及非洲、大洋洲、美洲,範圍非常廣。

3.語文範圍涵蓋多
涵蓋的語文有英文、德文、法文、中文、日文、韓文、荷蘭文等,以及中南半島的語文或梵文等,計60餘種。Prunner的收藏充分顯示出歐洲知識份子對一些特殊的東方議題或區域,如印度、西藏、蒙古等之偏好與關懷,這方面的圖書相當齊備。

4.學科主題具特色
藝術類佔大多數,文學、小說、童話、習俗與傳統、祭儀、哲學、神話、戲曲、剪紙、城鄉等方面的圖書也相當多,此外尚有一些亞洲國家或少數民族語言的字典。對於文化研究以及藝術社會學的研究與教學將有極大助益。

5、稀世珍品寶藏豐
  藏書中大部分為二十世紀(由1900年至2003年)的出版,但亦有不少十九世紀出版之圖書,包括絕版圖書或重刊本,此外亦包括二十多本珍藏書(rare books)以及一些稀世的手稿:那西手稿(Naxi manuscript)、西藏、泰國、以及中國的宗教或部落的手稿。

  臺師大校長郭義雄表示,臺師大近年積極經營亞洲區域研究與教學,不僅將新成立藝術史研究所、新規劃亞太學程,原有歷史系、地理系、英語系、台灣文化及語言文學研究所、台灣史研究所、東亞文化暨發展學系、國際漢學研究所等系所也都積極推展亞洲人文、社會相關研究,集各系所人力與物力資源,輔以這批新購重要圖書資料,期待發展亞洲研究中心,進而成為世界各國認識亞洲的重要窗口。

  讓更多國人認識這些寶藏,師大圖書館總館也將從21日起舉辦「亞洲研究特藏展」,展示手稿及各類珍貴書籍,展覽期間至24日為止,歡迎各界踴躍參觀。

---

<Gernot Prunner簡介>

  Gernot Prunner博士(1935.8.23-2002.2.3),前德國漢堡民族學暨史前史博物館長(the Museum für Völkerkunde und Vorgeschichte),著名東亞民族人類學者。

  Prunner1935年出生於維也納,1953年從RealgymnasiumV畢業,隨後進入維也納大學學習英文、羅馬文、中文、日文、梵文與民族學。1961-62年,他赴台灣大學考古人類學系研究,1963-64年間,再花兩個學期到德國Mainz大學研讀民族學、漢學和比較文化,1964年自維也納民族博物館畢業。

  畢業後,Prunner到海德堡大學東南亞研究所當研究助理,1965-1990年間擔任漢堡民族學博物館南亞和東南亞部門主任。這段期間,Prunner在許多不同博物館舉辦系列主題展覽,諸如東亞的遊戲卡片、中國的神像、瑤族的美術、今日西藏神明等。他也曾經多次赴歐洲、東亞和美國旅行,並於Granville的Denison大學講師、漢堡大學任教。

  身為漢學家,Prunner寫了很多關於東亞和東南亞的著作,其中由Krauss/Satow出版的Japanisches Geschlechtsleben (Japanese Sex Life),是第一本以西方語言表達的相關主題作品。他也致力研究日本美術,此外,他對中國海南島的民族也很有興趣,並曾經寫過相關著作,在整個東亞研究範疇中,他開拓了很多新的領域,包括博弈、家庭關係等,宗教方面,他對韓國和中國宗教研究甚深,而在區域方面,日本、韓國之外,緬甸、孟加拉等東南亞地區也都是他關注焦點。

  Prunner對古玩有很高度的興趣和廣博知識,也投入很大心力從事相關研究,身為人類學家,他對生活和文化等一切值得研究的事物都很投入。在朋友眼中,他是一個很有個人風格、善於說故事的學者,樂意與朋友們和其他學者分享他的研究內容和經驗。1981年,他因為疾病復發而被截肢,從此必須倚賴輪椅行動,但是他仍然繼續工作並旅行,因為生病,他被迫提前退休,但他繼續致力學術出版。Hartmut Walravens稱讚,Prunner的研究就如同他的個性一樣,充滿可讀性、有趣、而且充滿希望。

(以上資料摘自Hartmut Walravens ”Gernot Prunner in memoriam”)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