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2014-05-16
影音》 師大人文講座 知名作家白先勇暢談文學與歷史
圖
圖
圖
【校園記者國文103李蘋芬、國文104葉霈萱報導】「無論學習哪一種專業,最終目的都是為了人類。」知名作家白先勇於5月14日下午,在師大舉辦人文講座,從中國史記、西方荷馬史詩到他父親參與北伐抗戰,對臺下300位聽眾漫談古今,精彩演講,連走道上也坐滿人。
  白先勇曾獲第七屆國家文藝獎,「臺北人」、「孽子」是他的重要著作,並被譽為當代最重要的小說家之一。這次以「文學與歷史──從《父親與民國》到《止痛療傷》」為題,扣合歷史、家族與復興中華文化的期望。
  這場講座由師大通識教育中心、全球華文寫作中心與趨勢教育基金會合辦,正值南風極盛的五月中,全球華文寫作中心主任陳義芝開場說:「大風起兮雲飛揚!白先勇老師氣勢非凡,他的作品是臺灣文學的經典。」
  趨勢教育基金會執行長陳怡蓁曾參與青春版「牡丹亭」製作團隊,她說,白先勇從小說、雜誌、崑曲到現在的歷史書寫,專注用心,如「父親與民國」和今年出版「止痛療傷:白崇禧將軍與二二八」,是為了以人子之心還原歷史,讓讀者瞭解過去,擁有往前邁進的方向。
  白先勇著墨色上衣與卡其長褲,一身素裝,紅潤的臉上洋溢親切笑容。他回憶創作「臺北人」中首篇作品「永遠的尹雪艷」情景,笑說:「我在一大片玉米田裡寫(來自)老上海的交際花。」當時他在愛荷華大學「作家工作坊」鑽研藝術創作碩士學位。
  他表示,中國文學中,「史記」是散文的典範,也是小說的開端,他讀臺大外文系大一國文課時,學了一整年史記,「文史不分家,如『三國演義』源於史書,西方小說雛型也來自荷馬史詩。」強調文學與歷史是一脈相承。
  接著他分享父親白崇禧北伐與抗戰時期的故事,精彩而描述深刻,彷彿將上世紀的故事,拉近聽眾眼前。
2012年出版「父親與民國:白崇禧將軍身影集」(分上下冊),他說:「原本一直在等,等歷史學家寫我父親的傳記,但是等不到令人滿意的作品。」
於是他決心獨力完成父親的傳記,多年來,他蒐集900餘張照片,最後在書中收錄600多張珍貴影像。白先勇珍惜每一張有父親身影的相片,他說:「照片會說話,照片是鐵證。」
  過去,白崇禧常說自己「見證了中華民國誕生」,經歷北伐、抗戰、國共內戰,青年時馳騁沙場,善於謀劃戰略,白先勇說,抗戰期間的「持久戰」就是父親策畫的。
  臺兒莊戰役則是對日抗戰後,首次「破除皇軍無敵神話」,白崇禧登上當時知名畫報《良友》,白先勇打趣說:「以前這畫報都是登美人,但那時父親太出名了!大家都想認識他。」
  1929年蔣桂戰爭後,白崇禧返回廣西,與李宗仁、黃旭初建設廣西,成為實踐三民主義的模範省分。白先勇認為:「民國對他而言,是一種信仰。」
  由於時間因素,講座的最後,白先勇意猶未盡,關於父親的歷史,還有太多值得重述,他說:「故事太長、歷史也太長!」希望聽眾可以閱讀他為父親寫的二本書,深入瞭解家國歷史,產生情感認同,如他所言:「文學是情感的教育,它讓我們瞭解人之所以為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