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2013-07-15
影音》第13屆傑出校友-黃美秀(國立屏東科技大學野生動物保育研究所所長)
圖
圖
圖

縱橫山林致力生態保育工作的黑熊媽媽

  從小徜徉在大自然懷抱的黃美秀,是國內第一位針對臺灣黑熊進行長期野外研究的女性,外表看似平凡的鄰家女孩,卻擁有不凡的見識與勇氣。81年於師大生物系畢業後,接著進入臺灣大學動物學研究所,而真正讓她開啟「尋熊記」歷程是在美國明尼蘇達大學生物保育研究所,攻讀博士的論文研究之故。黃美秀實地深入山林,來到人跡罕至的玉山國家公園深處,她捕捉繫放及無線追蹤黑熊,逐熊而居,背負著30-40公斤的裝備,翻山越嶺,面對天氣及體能的挑戰,卻甘之如飴。她努力為瀕危的黑熊發聲,原住民習慣稱她為「Ali-Duma」(黑熊媽媽)。

  黃美秀同時也擔任臺灣黑熊保育協會之創始理事長、屏東科技大學野生動物保育研究所副教授,現仍持續加強臺灣黑熊的保育和研究工作,並期待能感染更多人及單位共同參與。

追隨你的心 尋找適合自己的定位

  黃美秀表示,當初會唸師大,是因家裡經濟環境不佳,「爸媽只許我不用錢的學校,雖然當初是情勢所逼,但我很慶幸就讀師大。如果讓我重新選擇,我仍然不會改變。因為師大給了我許多知識、照顧及啟發,師大的教授們都很純樸認真,並且有高度的教學熱忱。」

黃美秀會走入黑熊保育這個專業領域,都是「興趣」的安排。「個人興趣,會把我們帶到應該去的地方!」黃美秀熱愛山林生活,嚮往與山為鄰,因此開始思考著,什麼樣的工作可以待在山間呢?挑夫需要過人的體力,而生態攝影家又需要高度的藝術涵養,這些都不是她擅長的,然若是當學者,就可以申請及承接計畫,而從長期縱橫山林。

 除了興趣之外,令黃美秀投注保育的重要契機還有一個,她從小在自然純樸的嘉南平原長大,童年生活好似個「聚寶盆」。雖然家境貧窮,但卻有現代小孩體會不到的繽紛田野生活。「小時候我抓魚、釣青蛙、灌蟋蟀、捉知了,也曾去撿地瓜、蝸牛、芒果等。鄉村的溪流乾淨清澈,媽媽在溪邊洗衣服時,小朋友們就在一旁抓魚打水戰,但這些景象已不復存在。小時候我享受的生活,後代看不到了。」與土地的親密接觸,是一個人生命意義與自然連結的重要機會,因親身經歷這些環境的變遷,她更加體悟到維護自然環境的價值,保育工作不只是針對黑熊,更重要的是如何去喚起社會對土地的重視。「我從事保育向來秉持一個態度:一個人也可以改變世界!原本研究黑熊是我個人的工作,但透過札記的發表、媒體報導等等,漸漸感動更多人,我逐漸瞭解一個人可以感染兩個人,兩個人可以感染四個人…,而保育工作就是這樣建立起來的。」

創立臺灣黑熊保育協會 維護自然資產  

  擁有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俠女性格,促使黃美秀踏進非營利組織的運動。黃美秀回憶,上山就像重裝上戰場,要背30公斤以上的重裝,經常得披荊斬棘,野地求生。「做博士論文研究時,我在玉山國家公園捕捉15隻臺灣黑熊,其中就有2隻斷掌、6隻斷趾!在臺灣最深山之處,竟仍有一半的熊因非法狩獵而遇害,我實在沒辦法忍受。真正殺死熊的不是獵人,而是所有消費者的一念之間。」黃美秀說,原住民用來山豬、水鹿等的捕獸夾、吊索,意外對熊造成殺傷力。加上臺灣人嗜吃山產,把熊膽、熊掌當成中藥進補,熊肉一斤賣到一千五百元,一隻熊掌賣一萬多元,狩獵造成黑熊死亡率高於出生率,熊自然走向滅絕之途。

  黃美秀認為,研究者需要有研究良知,學者不應該只發現問題,更需要設法解決問題,同時喚起政府關心,並鼓勵民眾付諸行動。她常到臺灣各地進行演說,推動野生動物保育的教育宣導,希望將保育的種子深植民眾心中。後來在許多朋友及熊粉絲的建議下,成立了(社團法人)臺灣黑熊保育協會,希望透過草根性運動,能集結大眾力量,動員社會資源,一起關心瀕危物種,同時督促政府遏止非法狩獵,尤其是商業性的買賣行為,以維護山林生態系及生物多樣性,讓下一代也能享受到臺灣寶島豐富的自然資產。

昇華專業領域 兼顧人文素養

  包括師大在內的許多大學,都正因應時代潮流,而不斷在轉型。師大一直以來都秉持優秀的傳統,以教育工作為己任,不管時代變革,教育依舊為本,並需要傳承下去。黃美秀期許師大能在各專業領域不斷昇華的過程中,同時兼顧人文素養。科技日新月異,雖然帶來便利,能夠解決許多生活及社會問題,但卻也造成不少環境衝擊。若缺乏健全且正確的價值觀,則當人類更有權勢之時,對環境帶來的破壞也將就越大。有鑑於此,希望師大更加致力於人文素養的提升,建立為人處世的基本「德性」及「價值觀」,進而追求人生和社會的美好境界。

追尋夢想 築夢踏實

  黃美秀勉勵師大的學弟妹:「夢想是最重要的。有了夢想才會有熱情,有熱情才會行動,並且逐夢踏實!我看到許多年輕人有夢想,但它卻像一塊掛在胸前的大餅。」。學生若沒有付出時間、心力去追尋夢想,則一切都只是空想,成功也只存在幻境裡。當你確立了人生的方向,激發出熱情,並且付諸行動,興趣才得以深耕,並督促自己從中學習,精進不懈,夢想就不再如白日夢般了。【撰稿/賴祉維】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