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2013-06-05
傑出校友瀨戶口律子給師大的一封信
圖

臺灣的母校

【校慶傑出校友瀨戶口律子提供】我從大東文化大學畢業後,在學校工作了一年半左右就來到了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國文研究所攻讀碩士課程(等同日本的修士課程)從1969年秋天到1972年,我在這兒度過了三年的留學生活。創建於1946年的臺灣師大,一直基於誠、正、勤、樸的校訓,不斷發展至今,大多數的畢業生都活躍在臺灣的教育界。除此之外,在音樂、繪畫、書法、等領域也是人才輩出。在日本很有名的翁倩玉才女就被師大藝術系授當了名譽藝術家的稱號。


  現在師大已經確立了作為綜合大學的地位。我當年在校時,師大就有以培養教師為教育目標的特徵。本科生和研究生都享有免交學費的待遇,還從政府那裡領取了獎學金,由此可見學生們的學習條件、環境是很優越的。而且畢業後的去向也早已訂好了(畢業後五年裡有盡教職的義務)。師大的學生氣質與其他大學的學生有明示的不同,就連我也覺得師大女生的服裝樸素者居多。因此,當時曾經流行用歌曲的曲調填上”師大的女生沒有一個漂亮”這句話來唱,不僅其他大學的學生唱,師大的男生也合著臺灣民謠”高山青”的節拍來唱,真得很刺耳。儘管如此,女生們沒有為此而不振,大家心無染念地日複一日勤奮學習。

  進入師大正門,日本統治時期的建築物聳立在眼前。國文研究所的辦公室和教室在二樓。我們的時間幾乎都是在那兒度過的,碩士課程的留學生一共五個人,一來自美國的一人,來自越南的三個人,還有來自日本的我。

  學習的難度遠遠超過了我的想像,除了要上研究所的課以外,留學生還要選本科的三門必須課程,即中國文學史,中國哲學史和訓詁學。一年要考四次,考試的合格分數線是70分,所以每天拼命地學習到深夜。現在回想起那時的勤奮留學生活,我深感懷念!

  當時考試,寫論文等等,每天都被時間追趕著,很是辛苦。最難的就是「點書」了(《十三經注疏》、《二十五史》等),每天至少要花兩個小時左右,否則,兩年期限內就無法完成。只要有一天不按計畫進行,隨後的學習量就會增加,就會感到壓力與恐慌。因此,有時會有乾脆放棄的念頭。但每次灰心喪氣的時候,我都會或斥責自己或激勵自己。

  當然不僅只有艱苦的學習記憶,也有許許多多的快樂難忘的回憶。如: 在校園裡與同學們一起談論將來的夢想,在學校後邊的學生宿舍裡與臺灣的朋友同苦同樂,不分晝夜地聆聽自己崇拜、嚮往的老師授課等等,我的腦海裡浮現出的那些青春歲月裡歡快的留學生活畫面,對我來說是任何東西都無法取代的寶物。當時任教的老師們並沒有因為我們是留學生而對我們進行偏護,而是嚴格,公平地進行了指導,這是難能可貴的。我從師大畢業後即回到大東文化大學復職了,至今一直作為中文老師站在講壇上,在師大那充實而有益的那三年給我人生帶來的影響很大。在畢業離校的幾十年裡,雖然我因參加學術研討會等多次機會回到師大,但當年同班留校任教的朋友們都離開了母校。因此,我的內心總有一抹揮之不去的傷感,於是我很期待著臺灣師範大學留日校友會的成立。

  去年9月22日迎來了以張國恩校長為首的各位校領導及相關人員舉行了「校友會」正式成立的儀式,成員不僅有大學畢業生,還有出生於國語教學中心的人,所以,僅東京及其週邊會員就有將近1000人。完全沒有料到我竟然可以被選校友會初屆會長。我十分清楚自己的能力有限,但是在對母校報恩的心願的驅使下,我還是接受擔當了會長這一大任。

  現在校友會剛剛成立具體的活動,方針還有待於付諸行動。期待著在校友會全體的大力協助下,展開有意義的活動。進一步說,如果「校友會」能促近日臺文化交流微薄之力,那將是一大幸事。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