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2013-06-01
榮耀背後的淚水 男乙體操隊:「我們都曾為受傷而哭過」
圖
鄭嘉銘提供
圖
鄭嘉銘提供
圖
鄭嘉銘提供

【校園記者國文103陳品潔校慶報導】臺師大男子乙組體操隊,愈挫愈勇!在102年全國大專院校運動會「一般男子組競技體操成隊競賽」中,以總分202.75勇奪團體金牌,遙遙領先第2名陸軍官校達6分之多,其中衛教系103張峻碩囊括3項冠軍,更獲得個人全能金牌。男乙體操隊此次出征全大運,共摘下4金3銀3銅,表現十分亮眼,但成功與榮耀背後,其實交織著不為人知的淚水與汗水。


6人中有2人受傷 忍痛負傷上場
  全大運今(102)年在宜蘭舉行,乙組體操賽程為4月29、30日2天,分別是成隊團體競賽與個人單項競賽。臺師大男乙體操隊在賽前3天就抵達宜蘭適應場地。但因為6名選手中有2人受傷,所以「其實到比賽前,選手們都還非常擔心會得不到任何獎項!」,但29日到達比賽現場後,體操隊士氣高漲,教練吳柏毅決定選手全部上場,力拼團體金牌,「每個人都做到了從未有的表現,所有人的成績都在預期之上。」即將成為下一屆男乙體操隊隊長的鄭嘉銘興奮地說。

  今年比賽計分採用新制,成隊競賽的分數為當日各單項前3名總和。換句話說,想要拿冠軍,每個單項至少要有3名選手出場,但6人中有2人受傷,戰力吃緊,其中「地板」歷時約90秒,是所有項目中最耗體力的一個,男乙體操隊出戰「地板」項目的第3人希望保留體力給擅長的項目,帶傷的鄭嘉銘便決定將膝蓋固定,忍痛上場,取消所有對受傷部位衝擊較大的空翻動作,並提高動作質量,最終獲得高於預估的分數。


進師大才接觸體操 日花5小時練習
  「很想讓自己快點進步,因為時間是永遠不夠的。」鄭嘉銘在大二下才正式加入體操隊,和其他男乙體操隊的選手一樣,1週要花4天練習,到了比賽前,甚至天天都要密集訓練到5個小時,每每回到家,都已近午夜。

  「體操的基本功很嚴苛,要做好最基本的基本功,最少要4年,如果要更進步,少說也要10年。」絕大多數的男乙體操隊員,都是進入臺師大後才接觸體操,但也有少數選手,是因為發現臺師大擁有全國最好的體操房,才重新開始練習。鄭嘉銘說,「就算大學四年天天練,依然不足」,所以更珍惜體操房的場地, 「因為畢業後,可能就沒有辦法再練了。」

賽前1個月十字韌帶撕裂 怕「比不了賽」落下男兒淚
  鄭嘉銘指出,體操練習過程中受傷,甚至因此不能上場的情形並不少見。男乙體操隊隊長蕭博元在練習地板專項時,不慎在前手翻落地動作扭傷腳踝,但仍堅持在全大運上帶傷比賽,但傷勢時其實嚴重到「比賽完了還沒消腫」,自我要求甚高的他,也因自認未發揮實力,而感到相當沮喪。

  鄭嘉銘也在距離比賽僅僅不到1個月時,因練習空翻落地嘗試接續新動作,不慎造成十字韌帶撕裂,這一摔,造成他只能在家靜養,好不容易回到校園上課,也必須拄著拐杖走路。原本被教練評估為不能上場,但渴望為體操隊貢獻心力的他,仍在前一刻決定忍痛上場,鄭嘉銘語重心長地說:「我們都曾為受傷而哭過,不是因為痛,是怕自己比不了賽。」

  鄭嘉銘說,會受傷並不是因為體操本身危險,而是選手個人對動作認識不足。比賽前1週,防護員告知鄭嘉銘,「如果想上場比賽,就不能繼續拿拐杖,否則肌肉緊繃,將無法完成動作。」鄭嘉銘當下決定拿掉拐杖,忍痛用自己的力量走路,藉以放鬆肌肉。

  全大運比賽現場,鄭嘉銘經防護員包紮固定膝蓋,才得以上場,但走起路來還是一拐一拐,看得出傷得不輕,不過他只能盡量在這樣的限制下完成動作。雖未能完全發揮平常表現,但在擅長的單槓項目仍然獲得銀牌。談到是否能夠康復,鄭嘉銘樂觀地說,「半年以後可能會康復,復健期間改為加強上半身的肌力訓練,一方面也補強了先前的不足。」


課業與體操的取捨 體操隊員場內外都是戰友
  然而,在體操之外,每位選手在校都還有自己的本科需要學習,因此學業與練習、比賽之間的掙扎,便成了乙組選手最需克服的現實問題。就讀社教系的鄭嘉銘表示,他所遇到的老師多半很支持、很體諒,「但有的隊員因為實驗課或實習,夾在課業與體操之間,就非常苦惱」,而來自瑞典的隊員凌雲龍就讀華語所碩士班,「能兼顧學業與體操,就是很好的模範」。

  教練也不希望選手因體操放棄學業,吳柏毅表示,高流動率是歷年來乙組一直存在的問題,受課業、經濟、外務與未來就業壓力等影響,無法配合正常訓練時間,而退出乙組代表隊的學生,不在少數。為了克服這樣的問題,鄭嘉銘說,期中考、期末考時,體操隊隊員們會安排一起讀書,同系的學長也會替學弟特別傳授讀書心得。不論是在體操場上,或是學業、生活中,選手們「都是絕佳戰友」。

訓練策略奏效 從被「慘電」到「創獎牌紀錄」 
  談起乙組的靈魂人物,鄭嘉銘立刻指向教練吳柏毅,吳柏毅目前就讀運動競技學研究所,身兼甲組體操選手與男女乙組教練的他,帶領乙組體操隊將滿7年。吳柏毅指出,乙組7年來曾在全大運打下4次團體冠軍及33面個人獎牌,但去(101)年男乙遭逢選手斷層,剛加入不久的隊員在什麼都還沒學到的情況下,就上場比賽,在場上被「慘電」,獎牌掛蛋。

  男乙體操比賽的方式是採用體操協會所編定的規定成套動作,動作數量最少要達7個,才有起評分10分。「今年訓練的策略便是以7個動作為主要目標,將扣分可能會比該動作分值高的動作刪除,降低被扣分之機率。」這樣的訓練策略果然奏效,吳柏毅教練在1年內把男乙選手重塑為「金牌選手」,創下歷年來臺師大男乙體操隊獲得最多獎牌的紀錄。
  
體操隊組織漸趨穩定 「好像不是一個人在比賽」
  鄭嘉銘表示,相對於部分學校的學長學弟制,臺師大乙組體操隊具備完成的組織架構,能有系統、有效率地訓練選手,教練能使得每一位有心練體操、願意為體操奉獻的人,都能成為很棒的體操選手。吳柏毅教練則謙虛地說,對於願意留在乙組校隊,為臺師大盡一分力的選手,「一直抱持著感恩的心態」。

  有過跳水和足球等團體比賽的背景,鄭嘉銘認為體操隊的凝聚力並不輸其他運動,上場時聽見夥伴喊聲、加油聲在場外迴響,雖然是隻身上場,但「好像不是一個人在比賽」,在體操場上,已經「不是自己在比,而是整隊在支撐你!」與其說是個人競賽,在臺師大,「體操」其實更像是一個團體運動,靠著選手間的凝聚力與團結心,支撐起每一個乙組體操素人的「選手夢」。

102年臺師大男乙體操隊參加全大運一般男子組競技體操,成績亮眼!

項目

名次

分數

選手

一般男子組競技體操成隊競賽

1

202.750

蕭博元(衛教所102級)

許峻彰(物理系105級)

張峻碩(衛教系103級)

夏思齊(人發系102級)

凌雲龍(華語所碩一)

鄭嘉銘(社教系103級)

一般男子組競技體操個人全能競賽

1

69.050

張峻碩(衛教系103級)

一般男子組競技體操跳馬

1

8.575

張峻碩(衛教系103級)

一般男子組競技體操雙槓

1

12.575

張峻碩(衛教系103級)

一般男子組競技體操吊環

2

12.250

張峻碩(衛教系103級)

一般男子組競技體操雙槓

2

12.400

凌雲龍(華語所碩一)

一般男子組競技體操單槓

2

12.600

鄭嘉銘(社教系103級)

一般男子組競技體操鞍馬

3

11.425

張峻碩(衛教系103級)

一般男子組競技體操吊環

3

11.900

凌雲龍(華語所碩一)

一般男子組競技體操跳馬

3

7.725

凌雲龍(華語所碩一)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