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2013-05-01
影音》陳欣吟個展 「畫」出現代人的疏離
圖
圖
圖

【校園記者國文103陳品潔報導】大四畢業前,你能為自己留下什麼?22歲的陳欣吟選擇開個展,與外界分享自己在大學期間的創作成果,以及對於社會人際互動的省思,從水墨、膠彩、書法,到油畫、版畫、攝影,豐富的創作不僅增添圖書館的藝術氣息,也為自己的大學生涯留下最經典的回憶。


  陳欣吟畢業於新竹女中美術班,現在是臺師大美術系4年級的國畫組學生。 她3/23-3/31在圖書館1樓舉辦個展,14幅畫作與多張攝影作品,將展場的空間利用得恰到好處。人生中的第一次創作個展「說好話STAY CLEVER」,展出大學時期的重要作品,不僅圖書館讀者在經過之際,忍不住停下腳步細細欣賞,也有許多人是專程前來,「展覽期間因為博物館膠黏性不足,所以兩張畫作意外掉了下來,第一時間剛好都有好友來看,幫忙『照顧』,替我重新貼上去。」足見陳欣吟的極佳人緣。

  自我要求甚高的她,總希望畫到絕對滿意,才肯罷手,「有時畫完才發現已經過了一夜」,對於自己的這項堅持,她卻有些自我衝突與矛盾,「有的同學習慣就當下的感覺,決定何時停筆,畫面完整性或許會比較不高,但其實也是另一種方式。」一方面希望完美,一方面又擔心自己做得「太過」,可能失了真誠的感情,陳欣吟不斷在繪畫中,尋求與自我的連結。

  她的個展以「說好話STAY CLEVER」為主題,「想從自己出發。因為自己是一個比較不直接的人,有什麼話不會當面對人說。又從自身聯想到現今社會上,人際相處太重表面、太多顧忌的現象。」雖說的是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但她的畫中卻沒有一個完整或正常的人形,反而帶有諷刺的味道,「我喜歡用動物的變形來隱喻,一方面是為了視覺效果,一方面也希望賦予畫作更多的意涵,自己是用『畫的』,畫出社會上人跟人之間的關係。」

  她對於媒材的大膽使用,並不受國畫組的拘束,除了二聯屏的2組彩墨作品、膠彩及書法外,也有版畫、油畫、攝影等媒材的呈現,「原本擔心全部展出來畫面會太雜亂,但自己一路以來愛用的色調、畫面感,卻意外地形成和諧的效果」,積極嘗試不同的媒材,但陳欣吟覺得自己創作量仍然不足,也還有更成熟的空間,留待未來建立屬於自己的風格。

  「說好話STAY CLEVER」雖是位於圖書館的小型展覽,但陳欣吟從海報到邀請卡,全都細心準備好了,為的就是希望這個大學唯一一次的個展,能夠盡可能地做到完美。「因為是第一次,把目前所有覺得可以的作品都呈現出來」,當她獨自翻閱觀賞者的留言時,不時發出笑聲,「聽到大家的回饋都很開心!展覽過程中會聽到大家不同的意見,讓自己對於原本不喜歡或比較沒有自信的作品重拾自信,就像自己的孩子,你比較不喜歡,但有人給他愛,就會很開心!」

  談起求學中最感謝的人,陳欣吟毫不猶豫地回答是「爸爸、媽媽」,因為爸爸媽媽一路的支持與尊重,讓她可以依照興趣選擇科系,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在臺師大美術系的四年,除了擁有專心創作的空間,在傳統基礎功上,像是人像、臨摹等,也有很紮實的資源與訓練。

  畢業後,陳欣吟希望能進入系上的研究所,增加自己的創作量。看著牆上一系列5張30x30的膠彩畫──戴著安全帽、口罩、盾牌的小人,象徵「不敢說」的怯懦;兩人相對,而想法卻平行流過,象徵「無效溝通」;用雙手遮眼,代表「不想說真話」;三人合體假冒機車行駛於道路,象徵「假象的浮誇」;也有以一台電風送出強風,顯現「想要解釋些什麼的喋喋不休」,她說:「我還想畫更多,關於人與人之間對話的關係。」這一刻,22歲的陳欣吟顯得篤定,又充滿自信。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