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2012-12-04
影音》文學講座 許榮哲與你分享折磨讀者的秘密
圖
圖
圖

【校園記者人發系104林欐曜/社教104許紹萱報導】臺師大國文週系列文學講座邀請到「六年級世代最會講故事的人」許榮哲先生,12月2日來分享他的新作─《小說課,折磨讀者的秘密》。許榮哲先生告訴我們:「魔術的邏輯就跟作者的邏輯一樣,是事先安排好的效果,與讀者的邏輯是不一樣的!」小說家就是要一步步讓讀者不知不覺進入自己所設的局!


進入章節,講師開始為在場的同學們營造出兩難的氣氛,從拖鞋與一千萬來比喻,最初大家會毫不猶豫選擇一千萬,但是許榮哲先生告訴大家:「小說家最不缺的就是墨水!如果你覺得拖鞋的價值太輕了,那麼作者就幫它加碼價值,讓讀者陷入兩難。」若拖鞋是極有紀念價值的遺物,這樣的假設讓在座的大眾真的開始動搖,舉手的比例有所調整。再者,許榮哲先生舉了史達柯頓的著作─《美女還是老虎》來當作例子,隨著故事情節的延續,兩難的抉擇從青年到公主再到讀者,是一個耐人尋味的開放式結局,究竟青年的命運是會被老虎吃掉?還是能夠跟美女遠走高飛呢?

接續是不同類型的兩難,許先生挑選的是從《餘震》翻拍的《唐山大地震》來做介紹。在險惡的環境,急迫的時間內,究竟媽媽是要救女兒還是兒子?詞彙所使用的不同,傳達的訊息也就有不一樣的一番解釋,當時的媽媽是哭喊著對姊姊說救弟弟,姊姊在當下是流淚了,認為自己是被媽媽拋棄殺死的孩子,不過大難不死的姊姊,在多年後與弟弟重逢後,內心的餘震也因為媽媽當初所說的「救弟弟」而解套。許榮哲先生表示這是一種假的兩難,常見於推理小說。

最後是大家耳熟能詳的哆啦A夢,由田嶋小姐所畫的最終回版,情境是小叮噹沒電了,大雄所面臨難題的是要將小叮噹送回未來世界整修,不過也會因此忘記與大雄的一切,但是彼此之間的情感是重要的,大雄開始認真研讀,成了為大的機械博士,在這些偉大的研究背後,大雄的目的就只有一個─救回小叮噹與之間的回憶,當小叮噹醒來的第一句話是相當重要的─「大雄,你學校功課寫完了沒?」同一句話,在不同的時空之中,會產生不同的意義。

許榮哲先生在演講尾聲告訴同學們:「小說扭曲的是時空的現實,但是延續了情感的真實。」也對文學創作有興趣的同學們表示:「文學是一條迂迴曲折的路,但是也因為多走了一些路,而看到更多美好的風景。任意門是全世界中最便捷的交通工具,但是它直接從甲地到乙地,中途錯過了多少的美景?」
喜歡創作的社教104楊雯婷同學在聽完演講後,與我們一同分享這次的心得:「很喜歡唐山大地震的部分,聽了很感動!會想要去買原著來看看!而最有共鳴的是小叮噹的例子,當他醒後講的那一句話,真的讓我紅了眼眶!講師說若只有兩個選擇就等於沒有選擇,以後寫作也會更有創意的去思考!」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