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友善列印
點閱人次:2375人
友善列印
2012-10-19
中國四大古樂之一「屈家營音樂」10/22晚上在臺師大演出
圖
屈家營音樂會傳統音樂節演奏
圖
玉管及木製管子(呂錘寬攝,1989年於屈家營)
圖
樂譜樣式(呂錘寬攝,1989年於屈家營)
【公共事務中心胡世澤報導】中國大陸四大古樂之一的「屈家營音樂」,10月份首次來台巡演,演出單位「屈家營音樂會」團員代代相傳600年,將於10月22日(一)19時30分在臺師大禮堂,進行離台前的壓軸演出,歡迎民眾免費入場聆賞,12位演出者以吹奏、打擊樂,呈現宋元以來南北音樂交流曲風,兼具古樸粗獷、婉轉清幽,其中最古老的樂器「雲鑼」也有600年,更在清康熙皇帝前演出時使用至今。
屈家營音樂會這次應臺灣師範大學民族音樂研究所、臺南藝術大學音樂系、中國文化大學中國音樂系之邀,由團長寧鳴飛帶領17位團員,10月15日抵台,已陸續在文大、南藝大演出,22日將在臺師大禮堂演出,預計10月23日離台。
「屈家營音樂會」為民間笙管樂,相傳源於元明之際的寺院佛教音樂,它既有北方音樂的古樸粗獷,又兼備南方音樂的婉轉清幽,主要用於祭祀和喪禮儀式,有管、笛、笙、雲鑼等傳統樂器,「工尺」方式記譜,傳承至今,他們在1986年經中國藝術研究院音樂研究所專家考證,被譽稱為中國四大古樂,2006年被列入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項目。
屈家營音樂及音樂會的發展幾經波折,幾度輝煌。清康熙年間,音樂會應邀入宮演奏,康熙皇帝御賜龍、鳳旗各一面,黃羅傘一把,笙兩攢,8孔玉管一支,笛兩支,其中8孔玉管沿用至今,完好無損。
兩小時演出中,將演出【小曲連奏】、大曲【玉芙蓉】、打擊樂【發器】,其中【小曲連奏】包含金字經、五聲佛、送聖紀等,既有金鼓齊鳴萬馬奔騰之音,也有半夜鐘聲寧靜致遠之韻,深化了眾生的忠誠信仰;大曲【玉芙蓉】是雙管齊鳴,鼓聲陣陣,聲聲欲耳,猶如神女芙蓉花在清水中間輕盈漫舞;打擊樂【發器】描繪了玉皇升殿之前宇宙之間三界之內的生命律動,玉皇主宰萬物的浩蕩權威。
演出資訊
演出名稱:「文化瑰寶‧古樂奇葩」冀中笙管樂—屈家營音樂會
演出單位:屈家營音樂會(中國‧河北省廊坊市固安縣禮讓店鄉)
主辦單位:國立臺灣師範大學音樂學院、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民族音樂研究所
演出時間:2012年10月22日 19:30 (免票入場)
演出地點: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校本部大禮堂 (臺北市大安區和平東路一段162號)
演出曲目:【小曲連奏】、大曲【玉芙蓉】、打擊樂【發器】
節目單
演出的話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民族音樂研究所所長黃均人的話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民族音樂研究所於民國九十一年成立,創所之初開設「研究與保存組」、「表演與傳承組」二組,除致力於傳統音樂文化的研究與保存外,更將傳統樂器的技術傳承與展演推廣,納入課程範疇。九十五學年度起增設「多媒體應用組」,宗旨為應用數位化科技,結合「傳統」與「創新」,提升文化的保存、研究、推廣與傳承。
本所除積極拓展臺灣傳統音樂的研究、演出與保存外,也海納百川,邀請世界各地的民族音樂學專家與演奏家來臺訪問交流,增進自身音樂視野的深度與廣度。屈家營音樂會迄今已有六百餘年歷史,在民間歷經朝代轉換,用最傳統的方式代代流傳,深具藝術與研究價值。很高興這次特別邀請享譽國際的「冀中笙管樂─屈家營音樂會」來臺演出,演出曲目有現存最完整的小曲、套曲及打擊樂,樂手們技藝純熟,精采可期!
同時,本音樂會亦為民族音樂研究所2012年下半年度重點活動之一,讓不同民族音樂的多元面貌,提供學子們更寬廣的視界。感謝國立臺灣師範大學音樂學院、參與節目製作的師長及同學們的全力協助,使音樂會能順利舉行,預祝各位有一場美好且豐富的音樂饗宴。
「屈家營音樂會」寧鳴飛團長的話
今天是屈家營音樂會應邀赴寶島之行的首次演出,首先我代表一行感謝臺灣師範大學各位同道的熱情邀請,周密安排和友好服務,感謝臺灣朋友對這次文化交流活動的支持與幫助,感謝兩岸音樂藝術家慧眼識珠,多年來對屈家營古樂的關注關愛。
屈家營古音樂與西安仿唐樂、湖北編鐘樂、北京智化寺音樂並稱中國四大古樂,源於佛教寺院音樂,是宋元以來南北音樂交流的產物,元明之際傳到屈家營,至今已有六百餘年。這裡人們祖祖輩輩一直按照它古老的形式,靠老藝人口傳心授,留傳至今。雖歷經戰亂與政治風雲變幻,千災百難,從未消亡,歷久彌新。感謝上蒼的厚愛,感謝老樂手們一代一代薪火相傳,執著堅守,他們應該得到尊寵和敬重。
我們此行的目的在於以樂會友,學習交流,體驗中華民族傳統的民間音樂,宏揚優秀的民族文化。自古道:禮尚於往來,熱情邀請台灣朋友去廊坊,去屈家營參觀指導,真誠期待常來往,多交流。祝福大家。
冀中笙管樂—屈家營音樂會簡介
冀中笙管樂流傳於冀中平原,即北京以南、天津以西,滄州、定州一線以北近三十個縣市的鼓吹樂品種,民間俗稱「音樂會」。因主要用管子領奏、笙等和奏,故又稱「笙管樂」。除笙、管類樂器外,另有雲鑼、笛及擊奏類樂器鼓、鐃、鈸、鐺鐺等。樂曲分套曲、小曲及獨立成套的打擊樂三類。套曲篇幅長大、結構複雜,是笙管樂的主要組成部分。笙管樂遍佈整個冀中平原。各地農民以村為單位,借樂結會,在本地祭祀、禮儀、喪葬等民俗活動中演奏傳承。
  屈家營村在河北省廊坊市固安縣,是華北平原一個歷史久遠、民風質樸的小鄉村。「屈家營音樂會」為民間笙管樂,相傳源於元明之際的寺院佛教音樂,它既有北方音樂的古樸粗獷,又兼備南方音樂的婉轉清幽,主要用於祭祀和喪禮儀式,有管、笛、笙、雲鑼等傳統樂器,「工尺」方式記譜,傳承至今。屈家營音樂的樂隊編制固定,24名樂手演奏為「滿棚」音樂,12名樂手演奏為「半棚」音樂。現存《玉芙蓉》等十三支套曲、《金字經》等七支大板曲、《五聖佛》等二十多支小曲和一套打擊樂。屈家營音樂會歷史悠久,相傳系以師曠為祖師。音樂會通過口傳心授的方式傳承,學習者須背會所有曲牌方可接觸樂器。屈家營笙管樂曲目豐富,樂譜完整,樂手技藝精湛,在中國古代音樂及寺廟音樂與民間音樂交融衍變的研究上,有較高的參考價值。中國大陸非常重視非物質文化遺產的保護,2006年5月20日,經國務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
〈守望者們的情懷〉—「屈家營音樂會」紀事
喬建中(中國藝術研究院音樂研究所前所長)
(節選自趙復興《古樂奇葩》出版序言)
遙想當初,1986年3月28日,春光燦爛,百鳥聲喧,我與音樂研究所多位同仁共乘一輛狀況頗差的麵包車,一路穿越國道、省道、縣道、村道,顛顛簸簸,最終進入固安縣屈家營村,對「音樂會」作首次採訪。在我們翻檢「民國三十七年」的手抄譜、觀賞古老的玉制管、雙架雲鑼、傳統笙,特別是聆聽農民樂手們奏出大曲《普安咒》的一刹那,驚奇、震撼、興奮之情充溢於每個人的心間。所驚奇者,數百年前的民間音樂,竟然這般完好地保留在這個並不封閉的普通的平原村落的農民樂社中;所興奮者,雖屢遭劫難,但國寶猶存,樂在民間。鑒於當時的感慨,我在此後曾口占一絕:「古有使者驅猷軒,采得風謠供王聞;今見固安一農夫,為斷樂事赴京城。」其注曰:『1985年,固安縣禮讓店鄉屈家營村「音樂會」復會。然多數會員心存餘悸,疑再度定為「四舊」。村長林中樹為此數度進京,多方尋訪而未果。最終於年底來左家莊音樂研究所。余聽其詳陳,寬其心境,並於翌年3月28日偕本所九位同仁赴該村考察。此後十數年,「屈家營音樂會」名揚四海,獲譽甚多,並開啟我輩學人對冀中平原百家「音樂會」普查研究之壯舉。中國自古行自上而下之「采風」,而無由下而上之求訪。中樹之所為為千古才得一見,故占以上順口溜以紀之。』
自那天之後的20餘年來,音樂研究所與屈家營村之間,本所音樂學者與音樂會樂手之間,我本人與林村長之間,便來往不斷,情同友人。也就在這樣一來二往中,林村長腦子中那些為守護甚至擴大「音樂會」影響的許許多多「想法」──不,應該說是「創意」,竟隨時而生,並一次次不厭其煩地向我們提出。而我們則在反覆討論、溝通之後,盡可能去一一 「落實」。因為這些想法,初聽時覺得雖然樸實,做起來卻費時費事,有的甚至有不著「邊際」之感。但在執著、厚道的這位村長面前,我們很難說「不」。現在粗算起來,我們先後「落實」的有:派本所記者吳犇、薛藝兵到村裡居住採訪,並寫出「調查報告」發表(《中國音樂學》1987年第4期);1987年在中央音樂學院音樂廳舉辦屈家營村「音樂會」晉京專場「音樂會」;在中央電視臺錄製「音樂會」恢復的全部「十三套大曲」演奏錄音;同年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在北京舉辦的「亞太地區傳統國際研討會」作專門表演;中央電視臺第三套節目到村裡拍攝上下兩集的專題片;1995年在固安和屈家營舉辦「首屆中國鼓吹樂學術研討會」;1999年出版此次學術會議的全集;正式確認屈家營村及其「音樂會」為音樂研究所永久採訪基地。此外還有若干其他舉措。而老林他們自己做主的一個驚人之舉,就是把音樂研究所首次採訪日──3月28日,定為永久紀念日,並在當天舉行本村的「音樂節」。最初,我們對此舉並未予以太多留意,但當進行到第十七八屆時,我被深深地感動了。一個村子例行舉辦「音樂節」,也許已經算作是「開天闢地」的創舉,但它又隱含著民間藝術家對學術單位、學者們尊重他們「樂事」的一種真誠回報,誰能不為之感動呢?可以斷言,一個國家級音樂學術單位與一個村落樂社在20餘年間逐步建立起來的這種純潔而深厚的魚水情誼,前無古人,難能可貴。而且,在林村長一個個「想法」的背後,有一種我們過去尚未關注到的精神──農民守望傳統文化的高度自覺性。以往,我們更多地把這種「文化自覺」給與文人學者。表面看去,林村長的「自覺」帶有一定的自發性,但其誠摯的感情和深度,未必遜色於文人學者,為此在他面前,我常常懷著一份深深的感佩和敬意!
2006年,我到村裡參加紀念音樂研究所採訪20週年活動。我向老林打問,第一次赴京演出的老會員中有多少位過世,有多少位還健在?他告訴我,20餘位中,10位去世了,目前在會的僅有3位。知此,我一時黯然。但他同時告訴我,一年多以前,會裡選了13個青少年開始向老人學「事」,他們將接過老輩人的樂器,把「音樂」傳下去。未雨綢繆,居安思危,屈家營音樂會的會旗在數十年內是不會倒了。但有誰知道,老林為此又費了多少心思,花了多少心力!因為他心裡很清楚,對於這個數百年的老會而言,悠悠萬事,唯此為大。傳人在,音樂就在!一代一代的自然傳承,才是音樂會生命力的依託!
2007年9月17日
北京永泰園 思仁齋
團體介紹
團長:寧鳴飛
副團長:李永生
領隊:胡慶軍
顧問:林中樹
藝術指導:王清仁
演出人員
管子:任殿剛,34歲
管子:孫建輝,34歲
笙:張海軍,48歲
笙:林振民,69歲
笙:林中祥,65歲
笙:姚立山,68歲
笛子:胡金路,33歲
雲鑼:孫軍,35歲
鼓:呂景旺,69歲
鑔:崔江永,32歲
鑔:許建坡,65歲
鐃:胡國慶,61歲
演出曲目
1. 【小曲連奏】
2. 大曲【玉芙蓉】
3. 打擊樂【發器】
曲目解說
【小曲連奏】
金字經、五聲佛、送聖紀等,這些曲目的內容是對那些神佛的謙敬,是對那些善男信女的尊寵,它既有金鼓齊鳴萬馬奔騰之音,也有半夜鐘聲寧靜致遠之韻,它深化了眾生的忠誠信仰,感化了神佛的聖潔靈性。
大曲【玉芙蓉】
大曲【玉芙蓉】是雙管齊鳴,鼓聲陣陣,聲聲欲耳,猶如神女芙蓉花在清水中間輕盈漫舞,瑰麗美哉!芙蓉曲通過讚美清水芙蓉,出淤泥而不染,濁青蓮而不妖,來寓意人們鄙棄貪圖富貴,追名逐利的庸俗心理,追求心靜如水,潔身自好的佛界之高尚境界。
打擊樂【發器】
它涵蓋了天地宇宙廣闊的空間和神仙人物眾多主體,敘述了玉皇升殿過程中的神秘狀態,描繪了玉皇升殿之前宇宙之間三界之內的生命律動,玉皇主宰萬物的浩蕩權威。
組織團隊
演出人:張國恩
演出單位:屈家營音樂會(中國‧河北省廊坊市固安縣禮讓店鄉)
主辦單位:國立臺灣師範大學音樂學院、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民族音樂研究所
節目製作:黃均人
節目策劃:呂錘寬
執行製作:張曉茵
行政統籌:馮苾瑩
文宣設計:汪杏筠
影音製作:國立臺灣師範大學音樂數位典藏中心
其他參考資料
〈屈家營古樂簡介〉
屈家營音樂創始於元明之際,是雅俗共賞的一種吹奏、打擊樂。它源于佛教寺院音樂,是宋元以來南北音樂交流的產物,故既有北方音樂的古樸粗獷,又兼備南方音樂的婉轉清幽。據中國藝術研究院音樂研究所專家考證,屈家營音樂具有較高的藝術價值和珍貴的文化價值,與西安的仿唐樂舞、湖北的編鐘樂、北京智化寺音樂並稱中國四大古樂,被譽為“音樂活化石”、“中國文化之瑰寶”。
屈家營音樂作為中國目前保存最完整的古代音樂之一,現存《玉芙蓉》、《紂君堂》、《罵玉郎》、《四季風韻》等十三支套曲,《金字經》、《討軍令》等七支大板曲,《五聖佛》、《賀三寶》等二十多支小曲和一套打擊樂;屈家營音樂曲目豐富,樂譜完整,樂手技藝精湛,並有嚴格的傳承方式,在相對封閉的狀態下保存下來,具有“原汁原味”的特點,對研究中國古代音樂,以及寺廟音樂與民間音樂的交融衍變都具有很高的價值。
屈家營音樂會始建于明朝初期,據今已有600多年歷史。音樂會尊師曠為祖師,以儒家思想為正宗,它在民間傳承、生存,有著豐富生動的民俗內容,包孕著豐富的民俗信息,是研究民俗文化的珍貴資料。音樂會演奏樂器有管、笙、鐃、鈴、檫、鈸、鐺和雲鑼,其中管是吹奏樂的領奏,擦是打擊樂的首領。音樂會的記譜方式完全是古代“工尺”譜,歷代傳抄保留至今。音樂會樂隊為固定編制,24名樂手為“滿棚”音樂,12名樂手為“半棚”音樂。音樂會教學採取口傳心授方式,學者皆須背會所有曲牌方可接觸樂器。
屈家營音樂及音樂會的發展幾經波折,幾度輝煌。清康熙年間,音樂會應邀入宮演奏,康熙皇帝御賜龍、鳳旗各一面,黃羅傘一把,笙兩攢,8孔玉管一支,笛兩支,其中8孔玉管沿用至今,完好無損。1984年,中國藝術研究院音樂研究所著名專家、學者到屈家營考察古樂深受震撼,並給予高度評價。從此,屈家營珍奇古樂開始在中國樂壇聲明遠播。1987年音樂會赴北京音樂學院和參加亞太地區文化交流演出後,在音樂界引起了很大的震動,得到了國內外專家的一致肯定,美、英、澳、日等1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專家、學者曾多次來屈家營考察、學習、收集資料。1995年中國藝術研究院音樂研究所在固安召開了“全國首屆鼓吹樂藝術研討會”,多名專家、學者對屈家營音樂倍加肯定。2000年,屈家營音樂會先後榮獲河北省慶祝建國50週年音樂大賽特等獎、全國群星大賽銀獎。2006年,屈家營音樂會被列入國家級非物質文化保護遺產項目。
近年來,省、市、縣各級黨委、政府對屈家營音樂會搶救、挖掘和保護工作極為重視,社會各界高度關注,熱情參與,屈家營音樂會這朵古樂奇葩將綻放出更加燦爛奪目的光彩。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