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2012-06-09
表藝所何康國所長強調:「高行健指夏衍身為官員仍無法對抗文化大革命,並非焚書推手 」
【公關室黃兆璽報導】擔任臺師大講座教授的諾貝爾獎得主高行健,8日回應有關身為文人是否適合從政之問題,並以大陸文化部副部長夏衍為例,被外界誤以為夏衍身為作家當了官,卻反而要幫助南京公安局焚毀三千多種古書。此事引發不少討論,高行健因此徹夜未眠,主辦講座的臺師大表演藝術研究所所長何康國表示,高行健強調的是夏衍即使身為文化部副部長也無法對抗文革毛澤東焚書之舉,而非說夏衍指示焚書。

「作家最好的位置是在社會邊緣,保持冷靜觀察,一旦從政,難免會成為政治犧牲品。」高行健在臺師大演講時說,作家最好不要介入政治,但不代表不關心社會,而是用清醒的心來看社會,並舉出已過世的大陸文化部副部長夏衍為例 ,但他昨天表示,可能是描述不夠精準,讓他原意遭到曲解,第一時間透過主辦單位表藝所所長何康國希望能對外界澄清。

高行健說:「夏衍是我的老前輩,我非常敬重他,他也盡能力保護我,我當時在演講上舉例,是因為被問及文人是否該參政一事,我當時舉夏衍為例,是因為他當時當文化部副長時,南京市公安局要查禁三千種古書,但他無法阻攔,因為文化部長並非什麼大官,毛澤東一句話就可以燒書,身為部長的他,想要阻止都阻止不了,所以並非夏衍當部長禁、毀三千種古書。」
針對媒體報導,甚至可能引發爭議,或是對夏衍後代帶來困擾,高行健說:「我覺得非常對不起夏衍,當年文化大革命發生時,文化大革命被打倒的四個目標之一就有夏衍,他在文革吃夠了苦,在監獄中被打斷腿,直到被放出來, 我去看他,他才跟我說當年燒書的事,當時他連命都差點沒保住。」針對這誤解,高行健希望能澄清,否則他的後人會說,高行健信口開河,因為夏衍也是政治迫害的對象。

何康國所長表示,高行健所要強調的是以夏衍為例,說明文人從政之問題,對於舉例夏衍引發討論,他徹夜難眠,高行健身為文人,一直堅守本分,也不過問政治,若此議題引發政治聯想與爭議,絕非他個人所願。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