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2012-05-11
影音》同性戀的青春崇拜 紀大偉談臺灣同志文學
圖
圖
圖

【校園記者公領103林威皓/公領103張綺文採訪報導】人們總嚮往著易逝的青春,但青春崇拜與同志文學又有何關聯?5月9日晚上,臺師大性壇社「愛洛生活節」性別X文學系列講座,邀請知名作家紀大偉開講,從文學作品談臺灣同志小說的青春崇拜。

  「熊、豬、猴子、孔雀、火雞,這些動物有什麼共通點?」紀大偉用引人入勝的開場解釋同志文化中「童話故事傾向」,標誌著同志族群在潛意識下向「可愛文化」靠攏。紀大偉表示:「同志有『拒絕長大』的傾向,因為長大了就要循著異性戀社會制定時間軸走,何時開始與異性戀交往、結婚生子等等。」

談到臺灣同志文學裡的「青春崇拜」,紀大偉舉白先勇短篇小說集《台北人》中〈滿天裡亮晶晶的星星〉描述台北新公園「祭春教」,以及《孽子》裡「青春鳥」稱號為例,說明同志文學「追求青春、愛慕青春」的傾向。

紀大偉談到同志導演Luchino Visconti執導的經典名片《魂斷威尼斯》,片中不只說明了老年藝術家對「美」的追求,也深刻描繪了「青春崇拜」。1970年代《魂斷威尼斯》帶給當時臺灣同志很大想像,訴說人們對於青春美之嚮往。

「青春可以是高貴的、是金錢買不到的,如對《魂斷威尼斯》的老藝術家而言;對朱天文短篇小說〈肉身菩薩〉中輕熟男來說,青春卻可以是廉價的。」紀大偉也以曹麗娟短篇小說〈童女之舞〉為例,青春意味著年輕人可以冒險、可以揮霍,因為年輕,可以進行各種嘗試。

紀大偉特別強調,要談同志文學,就不能忽略曖昧的模糊地帶。朱天心的《擊壤歌》和《浪淘沙》展現年輕女孩的年少輕狂,就是「不能確定」,才使得讀者必須承認曖昧、認清同志相處間的「斡旋」。

「人會主動追年輕貌美的人,年輕人也希望透過他人崇拜自己得到快樂。之所以要談青春崇拜,就是點出『觀看者』和『被看者』之間的關係。」紀大偉也介紹邱妙津《鱷魚手記》、賴香吟《其後》等文學作品,這些文本是對同志文學有興趣的讀者絕對不容錯過。

參與講座的臺師大英語系104級涂堡升及楊上瑩同學皆表示,這次的講座透過文學作品更了解同志世界,但感覺今天紀老師尺度稍微保守,其實可以將一些名詞明朗化,也希望學校能多元發展,讓講者改變對臺師大的保守印象。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