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2012-04-24
影音》聆聽黃俊傑大師─21世紀大學教育新挑戰
圖
圖

聆聽黃俊傑大師─21世紀大學教育新挑戰

【校園記者國文系王嬿婷報導】21世紀全球化浪潮下,臺灣的大學教育如何因應資訊爆炸,找到自我價值?臺大社科院黃俊傑院長認為,通識教育中的傳統文化、人倫道德最重要,大學不能淪為知識販賣機,教師應以不忍仁之心,培養學生創造和批判思考的能力。
  教學發展中心聆聽大師系列講座,20日邀請臺灣大學人文社會高等研究院黃俊傑院長,演講「21世紀大學教育的新挑戰與新展望」,綜觀全球化歷史趨勢,帶領師生檢視近年高等教育困境,並捐贈臺師大相關圖書,由林東泰副校長代表致謝。
大學教育面臨全球化挑戰
  剖析大學教育現況,黃院長回溯歷史發展,從大戰後的高度工業化,到21世紀世界進入知識爆炸時代,亞洲各大學無可避免要搭上全球化的列車,然而在多元文化衝擊之下,過度追隨西方價值,臺灣的大學教育將散失文化主體性。

  黃院長引用英國社會學家Anthony Giddens和日裔美籍管理學大師大前研一的說法,提醒師生全球化衝擊下,各國連結日益緊密,其中「產業」、「資訊」、「投資」、「個人」四個I尤其是打破山川阻隔,塑造無疆界國家的要素,臺灣高等教育蓬勃發展,必須調整視野,以全新的亞洲觀點看待世界。

  有鑑於舊的全球化論點假定世界有中心強國(美國),黃院長特別強調,這樣靜態的世界觀,已經引起反動:「其實全球化越靠近中心的國家越脆弱」,美國以自由民主吸引亞歐非各國上層菁英,造就霸權文化,卻也在人才、資金快速流動下,遭受911恐怖攻擊事件打擊,間接促使哈佛大學通識課程改革,增加「美國與世界」、「信仰文化」兩門核心課程,可見全球化對大學教育的重要性。

亞洲各國大學教育困境─「文化主體性」式微
  21世紀是亞洲崛起的時代,各國高等教育日趨普及化,然而西方強國憑藉其政經優勢,將他們特殊的價值理念向邊緣國家擴散,進而成為普世價值,在學界,目前英語是共通語言,過去日本努力脫歐入亞,東京大學曾標榜全英語教育,但在教學現場,卻發現很難百分之百執行。

  新加坡與南韓近期也將成立歐美大學分校,希望招收不同國家人才,讓本地學生藉由英語走入世界,但如此致力全球化的結果,反造成「學術自我殖民化」,曾經努力脫離帝國主義控制的亞洲國家,放棄了傳統價值,容易使學生失去對國家的文化認同。

  臺灣高等教育自1928年臺北帝國大學建立以來,最早是為了擺脫帝國主義侵略,避免被工業先進國家殖民、奴役,戰後美國霸權文化席捲全球,臺灣也一度將西化視為全球化,使大學教育的核心價值─道德、倫理、文化被資本主義掛帥下的知識經濟操弄,離開了原本的教育理念,黃院長認為這是最需改革的部分。

大學教育困境─科技競爭與政經文化霸權
  高科技時代,世界各大學的教育內容、品質都必須隨新科技調整,現代學術研究需要大量資金,而全球學術界領導者,幾乎都是自然科領域傑出學者,他們享有的合法權力,建立在科技政策上,大學課程也常屈服資源分配的現實考量。

  黃院長提到,美國芝加哥大學從毫無名氣躍升國際名校,靠的是周邊工商業的支援,能從其他名校挖角傑出學者,帶出學校特色;同樣在臺灣,大學校長選舉提出的政見,通常也必須和經費籌措、提升大學排名有關,政治、經濟權力的影響,足以左右大學的未來。

  因此弱小國家的大學教育,就常在國際知識生產體系中,淪為全球化支配的下游知識工業,黃院長感慨地舉例,一個人類學者到貧窮國家研究原住民,但最後的報告是用英文書寫,且發表在美國期刊,研究內容和他們關心對象的苦難無關,對當地的社會貢獻也不大,甚至完全背離本土關懷。

大學教育困境─當教授變成雞?
  「大學就像養雞場」,黃院長笑著講說這個比喻,源自政府釋出五年五百億政策之後,大學教授努力生產SCI論文的現象,大學似乎變成一間養雞場,校長是廠長,院長是高級養雞員,一間間的研究室就像雞籠,關著勤奮的雞教授們,在期限內生產印有SCI的雞蛋,若六年內沒有下蛋,恐怕雞教授就要被賤價售出了。

  面對大學各項評鑑,教學與研究比重如何拿捏?黃院長認為,兩者其實可以相輔相成,老師把研究成果轉化成容易讓大學生吸收的課程內容,在既定的教學項目中,補充最新資訊,不照本宣科,也能給學生新奇的體驗,老師轉換心態,把每一次上課都看作珍貴的知識交流,能幫助自己挺過艱苦的研究歲月。


大學教育困境─教育主體性失落
  先進國家致力提升高等教育,亞洲地區也不落人後,黃院長笑著說,現在颱風吹落一塊招牌,砸到研究生或博士的機率高得嚇人,臺灣大量開放高等教育名額,已經到了「非常努力才會考不上大學」的程度,卻也面臨供過於求,招生困難的問題。

  從前上大學,是為了追求知識,但現在「畢業是否等於失業」?已變成選擇學校、科系的必備條件,臺灣就業導向的升學方式,讓大學變成了「知識百貨公司」,市場經濟凌駕人格教育,是大學面臨的挑戰。

  由於資訊爆炸,掌握知識就能創造財富,大學職業導向教育,驅使學生一味追求熱門科系,也讓大學面臨「教育是為了知識探索?還是以謀生為目的?」的大哉問! 目前知識經濟商品化,各校都成立創新育成中心,建立與經濟社群合作的管道,也是在此訴求下的教育調整,但如果大學教育是謀生教育,沒有生命教育課題,學生畢業後,仍無法安身立命。

  對此他特別懷念中國傳統書院民間講學的傳統,雖然大學教育不再以純粹知識追求為目標,但心靈啟發和道德感化功用不變,必須在大學通識教育中完成,老師以「不忍仁之心」面對學生,即使教自然科學,也能以「身教」代替言教感染學生。

大學因應文化霸權挑戰的對策
  面對文化霸權,黃院長強調,大學教育在傳統文化的傳承上要盡最大努力,教育學生「成為君子」,大學不能淪為知識販賣機,讓學生帶著高知識份子的傲慢心態,濫用知識為非作歹,透過通識教育培育學生的道德感,增進對國家的文化認同,大學教育才夠完整。

  近年中國崛起,未來以漢語作為商業語言、英語用於國際學術的趨勢值得注意,麻省理工學院已將課程大綱翻譯成中文放上網路,希望吸引搶攻漢語市場,而大陸國務院也開始在全球廣建「孔子學院」推廣漢語,臺師大現有應用華語教學資源和人才,也能作為未來發展重點。


自然科學如何幫助學生心靈成長?
  自然科學相對於社會人文,老師平時上課較難和學生有心靈上的交流,面對快速變遷的資訊,老師其實更需培養學生的基本能力,畢竟新知識灌輸不持久,離開學校後「續航力」反而是關鍵,學生會獨立思考,也有助待人處事。

  與學生言語溝通機會少,黃院長說,「無言之教」有時反是關鍵,他舉自己上課絕不遲到、請假的例子,說明老師應視教育為神聖使命,用宗教情操的態度來面對學生,提早準備且不斷修正上課內容,他非常注重教學現場的氛圍:「上課前我會放音樂培養情緒,調整學生的驕慢之心」,往往能使學生更快速進入狀況。

教師如何在研究壓力和教學精進上取得平衡?
  研究工作和教學服務其實能互相支援,雖然每個人時間有限,黃院長比喻,在大學這艘船上,不要只盯著甲板看,也無需迷戀船邊短暫的浪花,應把眼光放遠,遠眺地平線遠處的漁家燈火,抬頭看看天上的星星,適時矯正航行方向。

  面對老師們共同的心聲,黃院長也同意,學術研究是條寂寞的路,以至於必須發明各種獎勵和座談機會,讓老師能藉由分享,找到前進的動力,他也呼籲,學術研究者生命若不夠充實堅強,就容易向利益靠攏,變成傲慢的學術裝飾品,因此保持謙卑也很重要。

  在研究路上,因論文是普世科學證明,因此臺灣強調SCI論文篇數,其實可理解,與其聚焦短期內的研究成果,不如將內容轉化成教學素材,讓學生感受知識探索的喜悅,也能使課程變得生動有特色。申請國科會計畫之餘,老師要讓自己活得有價值,就必須修身養性,調適心態。


教師如何面對教學上的挫折感?
  「感謝你們在生命的黃金季節裡走入教室,老師會盡最大努力幫助你」,這是黃院長對大學生的告白,他總是以感恩心情從事教學工作,把和學生的相遇看作最難得的緣分,不過即使教學認真,也會遇上理念不同的學生,他認為老師們不必太在意少數學生無厘頭地回應。

  近年來大學設立評鑑機制,黃院長覺得,教學滿意度其實就是資本主義社會裡的顧客滿意度調查報告,因邏輯錯誤,使大學老師教學變得困難,顧客導向下學生評鑑意見直率真實,有時也因為過得太幸福,不知如何拿捏和老師相處分紀,他認為老師還是得以無限的愛心,等待學生慢慢成熟。

  最後黃院長提醒,大學裡一切學問都是兩刃之劍,化學研究生在實驗室製作毒品販賣、學人文社會也可能變成權力操弄者,知識幫助學生謀生,也能使他作奸犯科摧毀自己,大學教育最困難的就是通識課程,人倫道德的培育絕不能減少。

  公領所吳振邦同學將來也要從事教職,他表示:「黃老師從漢學和學術主體性出發,讓我們有一些思考的空間,可以擺脫I最重要、西方主義至上的迷思,對未來研究有幫助。」未來也希望教發中心多提供一些跟高等教育發展相關的講題,讓大家都能彼此激勵進步。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