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友善列印
點閱人次:6673人
友善列印
2012-04-25
臺灣師範教育之父劉真百歲辭世 百年樹人最佳見證

【公關室胡世澤報導】「臺灣師範教育之父」劉真(白如)先生,於3月28日清晨辭世於臺北市立和平醫院,享壽101歲,消息傳回國立臺灣師範大學,許多老校友都深感不捨,全國校友總會會長、立法院長王金平及前考試院院長許水德等成立「劉真先生治喪委員會」,5月13日8時30分於臺北市立第一殯儀館景行廳舉行告別式。

  臺師大「永遠的校長」劉真,日前在和平醫院安詳辭世,劉真校長旅居國外子女劉捷生、劉凱音及女婿王繼行、長媳劉蔡弘德等均返國隨侍在側。

劉真先生春風化雨,素以「誠正勤樸」、「有愛無恨」期勉學生,學生及親朋好友均極感念,也感謝他擔任師大校長的8年中,為國家培養眾多棟梁,也是百年樹人的最佳見證。現立法院院長王金平、前考試院長許水德等決定成立「劉真先生治喪委員會」協助其家屬辦理後事,除已於「中山學術文化基金會」設立靈堂供各界平日弔唁外,家屬並訂於中華民國101年5月13日(星期日)上午8時30分至10時30分,假臺北市立第一殯儀館景行廳舉行「劉真先生告別式」,隨後發引安葬北海墓園,與其夫人石裕清女士長伴左右。

桃李滿天下 被譽為「教師之父」
劉真前校長是臺灣師大升格後的首任校長,歷任行憲首屆立法委員、臺灣省教育廳長、政大教育研究所所長、總統府國策顧問、總統府資政等職務,現任中山學術文化基金會董事長,雖然沒有當過教育部長,卻是影響國內教育界深遠的教育傳奇人物,被喻為「教師之父」、「臺灣師範教育之父」,曾獲頒中國民國文化獎章、一等教育文化獎章。

劉真前校長桃李滿天下,前考試院長許水德、教育部長吳清基、前教育廳長施金池、兒童文學家林良等知名教育界人士,都曾是他的學生。退休後仍持續奉獻教育,前年(2010)10月9日,劉真校長99歲之際,馬英九總統曾至前校長劉真住所探視,表達慰問,並致贈「敷教德懋」匾額,為劉真校長祝壽。由於劉真校長年事已高,馬總統特別透過書寫的方式與他溝通,親自寫下「劉校長既照顧老師,也照顧學生,是臺灣師範教育之父」,當年並以「仁者壽」三字讚譽劉校長仁心辦學,得福長壽。馬總統也特別準備「敷教德懋」匾額致贈劉真校長,並送上壽酒,彰顯劉校長為教育耕耘,是名符其實的百年樹人。

  回顧劉真校長一生,當年為教育犧牲奉獻,辭去立法委員終身職,38歲接任省立師院校長,前後主持師院及師大校務長達8年4個月,也是臺師大升格後的首任校長,當時只有42歲,曾是最年輕的大學校長。

  劉真校長在任內制訂校訓「誠正勤樸」、爭取校本部圖書館校區校地、禮聘名師任教、修建學生宿舍、興建圖書館、升格國立臺灣師大,尤其是加強文史教育,訂定國語、國文及英文三科統一考試,成績不及格就不能畢業;舉辦「國學講座」,充實學生的文史知識。

  劉真校長對內,在校務運作上,建立行政制度、擴充校地;在教學上,禮聘優良師資、建立學術聲望;在學生照顧上,修建學生宿舍,加強生活輔導。對外,則積極與國內外知名大學締結合作關係,擴充學校可用資源,提高學校知名度。

民國46年,劉真校長轉任教育廳長,積極建立教師福利制度,興建「教師會館」,創辦實用技藝訓練中心,幫助失學青年就業、與提供弱勢學生就學貸款的「教育銀行」等優良制度,奠定台灣教育發展重要基礎,影響深遠。

校友憶劉真校長 堪稱教育家典範
臺師大全國校友總會理事長王金平曾表示,劉真校長堪稱教育家典範,以一生的心血和青春灌溉教育。學生宿舍蓋好後,學生一律住校、參加朝會升旗典禮,劉校長以身作則,每天清晨巡視男生宿舍、主持升旗典禮,每週一登台講話,期勉學生認識自己、專心求學,重視品格修養,不僅以經師為目的、更要以人師為己任。

  劉真學術基金會董事長許水德表示,劉校長於擔任臺師大校長期間,積極延聘碩學名儒,諸如黃君璧、陳大齊、梁實秋、田培林、陳可忠、溥心畬、潘重規、蘇雪林等大師到學校任教,為臺師大日後學術發展,奠定厚實的基礎。

  劉真校長重視生活教育,每天清晨升旗朝會,更是全校學生的共同回憶。臺師大社教系退休教授馬驥伸回憶說,劉校長規定住宿生每天清晨6點50分參加升旗晨會,被學生視為一大負擔,當時校園走廊上曾出現一幅漫畫,畫著宿舍床上有一名學生側枕仰望窗外,面露喜色,窗外雨滴淅瀝,旁白文字「感謝上帝」,看到這幅畫的都會心一笑:「免趕晨會」。

  前彰化師大校長張植珊記得,有一年寒冬早晨冷鋒來襲,大家縮在被窩裡,希望天公作美多下點雨,就可以不必舉行升旗典禮,同寢室的何同學高聲嚷著,劉校長這時一定還在溫柔鄉裡,我們何必急著起床,說時遲那時快,發現眼前站著就是劉校長,他帶著微笑一語不發走出室外,嚇得這位何老弟不知所措,博得大家會心暗笑。

  臺師大教育系名譽教授伍振鷟記得民國39年前臺大校長傅斯年受邀省立師範學院(師大前身)演講時說:「要臺大辦得好,必先辦好師院,因為臺大的學生,是師院畢業生教出來的。」

  伍振鷟說,劉真校長對學生備極關懷,具體展現了師道,每逢過年過節,劉校長必先到學生餐廳,陪學生共度佳節,然後再回家與家人團聚,因此,劉校長的同鄉前輩胡適先生曾說:「沒有一位大學校長辦學,像劉某人這麼認真的。」

  校友李淦記得,當年從大陸倉促來台的部分學生,被教育部認定持假的畢業證書報考大學,涉嫌「偽造文書」,但劉真校長一肩扛起責任,不犧牲學生的學業,向教育部據理力爭,最後學籍問題從寬處理,既往不究。

附件一:劉真先生重要經歷與榮耀
1948-1957 台灣省立師範學院院長、省立師範大學校長
1957-1962 台灣省政府教育廳長
1964-1974 政大教育研究所所長
1989 行政院「中華民國文化獎章」
1991 總統府國策顧問
1997 總統府資政
1999 一等教育文化獎章
2012 辭世享年100歲

附件二:劉真先生簡介
劉真先生字白如,安徽鳳臺人,民國一年生。安徽大學哲學教育系畢業,並在日本東京高等師範及美國賓州大學研究三年。歷任立法委員、台灣師範學院院長、師範大學校長、台灣省教育廳廳長、國立政治大學教育研究所所長等職。在師大任第三任校長期間,制訂校訓「誠正勤樸」,穩定校園、認真辦學、奠定師大深厚的基礎。於教育廳長任內,創立教師福利制度尤為國內外人士所稱道,有「教師之友」及「台灣師範教育之父」等美譽。

附件三:劉真先生特展資料
一、嚴格辦學、奠定師大基礎
 接任台灣省立師範學院院長,安定校園
民國三十八年「四六事件」發生後,校務幾乎完全停頓,於是陳誠在四月六日打電報給正在南京立法院開會的劉真,要求劉真立刻來台協助處理師院的學潮風波。劉真來台之後,擔任「省立師範學院整頓學風委員會」主任委員,並兼省立師院代理院長。為整飭學校秩序,維護學生課業,特訂定臺灣省立師範學院學生學籍重新登記辦法,並盡快辦理註冊、正式復課。「四六事件」暫告平息之後,劉真正式接任臺灣省立師範學院的院長,在他嚴謹認真的辦學精神,以及愛護學生的態度下,讓師院一步一步成為一流學府。

 擴充校地與修建學生宿舍,加強生活輔導
劉真接掌師院第三天,在巡視校區過後,發覺教學設備簡陋且校地面積過於狹隘,恐有礙未來學校發展,因此積極為師院爭取到對面的一塊土地(即現在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圖書館、綜合大樓、教育大樓、工教大樓以及特教中心所在地)。
當時因為四六事件後,對學生的衝擊甚大,學生精神散漫,劉真細細觀察之後,發現關鍵在於學生散居校外,下課之後就很少留在學校,對學校缺乏認同感,而住在校內的學生也缺乏周延的管理。所以劉真認為應先解決學生的住宿問題,讓學生都住校,彼此多加認識,以增加師院學生的凝聚力。但若要求學生都住校,首先面臨宿舍不足的問題,因此劉真校長將七星寮改建成女生宿舍,並在師院附近興建兩棟男生宿舍。
此外,劉真校長對於培養學生優良的生活習慣非常重視,他認為首先應著重早起,規定學生每天參加升旗典禮和早操,自己以身作則每天準時都和學生一起升旗早操。舉行升旗典禮時,劉真校長從不站到升旗台上,為了和學生打成一片,只站在學生隊伍前的草地上,此舉養成師生一體的風氣,也成為學生畢業後難忘的回憶。

 禮聘優良師資
劉真認為教授與課程是大學教育的靈魂和骨幹,所以他當時亟思禮聘各方的師資到師範學院來任教。民國三十八年中國大陸的局勢不穩定,許多有名的教授紛紛來台,劉真只要在報紙上看到有好的教授來台的消息,就會親自前往該位教授的住處拜訪,並且邀請該位教授來師範學院任教,多位大師級的教授都被劉真校長的誠摯邀請感動而決定應聘來師大授課。當時的黃君璧、梁實秋、溥心畬、陳大齊、楊亮功、劉季洪、陳可忠、沙學浚、田培林、蕭忠國、戴粹倫等赫赫有名的教授,都是劉真延聘到師院任教的師資,也因為有這些認真的教授,所以當年師院的學風甚佳。

 訂定校慶與校訓
劉真至師院任職時,師院並無明定的校慶日,也沒有人知道師院正式成立的日期,於是劉真請最早期到師院服務的呂士祿先生,將師院成立的有關資料全部尋出,並向省府調閱以前臺灣行政長官公署時期的檔案,經過詳細的研究和考證,最後決定以六月五日為師院的成立紀念日。在民國四十年六月五日,即師院成立的第五年,方舉行第一次校慶慶祝活動。
為了彰顯省立師院的特色,當時劉真定了師院的校訓---誠正勤樸。「誠」就是不虛偽、不欺妄,凡事能做到始終如一,擇善固執。「正」就是不偏私、不枉曲,凡事能做到光明正大、貞固剛毅,鼓勵青年學生必須要思想純正,品行端正。「勤」就是不怠惰、不因循,凡事能做到自強不息、鍥而不捨,青年學生必須要時時勤勉,有積極奮鬥的人生觀。「樸」就是不奢侈、不浮華,凡事能做到質樸無華。劉真以這四個字作為對省立師範學院學生的期許,此校訓一直沿用至今。

 修正教師節日期
我國教師節原為八月二十七日孔子誕辰,民國三十九年劉真主持全校的教師節慶祝活動,因為適逢暑假,參加的人很少,恰巧那時有一位對曆法有研究的國文系教授程發軔在場,他認為政府於民國二十三年七月公布國曆八月二十七日為孔子誕辰,又於民國三十二年十月一日據此定孔子誕辰為教師節是錯誤的,據他的考證孔子誕辰應為九月二十八日才對。於是劉真請程發軔、黃建中幾位教授草擬一份建議書,他以師院院長的身分向中央建議改正孔子誕辰的日期,教育部認為此事很重要,後來將此建議轉報行政院,行政院請董作賓、高平子等諸位對曆法有研究的專家研究,大家都認為程發軔教授的考證是正確的。遂於行政院二五二次院會通過,在民國四十一年公布以國曆九月二十八日為孔子誕辰及教師節。教師節慶祝活動改在開學後隆重慶祝,對全國的教師來說是很重要的,可以發揮尊師重道的精神。

 興建圖書館
民國三十八年省立師範學院各項設備簡陋,當時只是將一些圖書擺放在普通教室的三樓,權充臨時的圖書館,館內的圖書僅有三萬四千多冊,且多是日治時期留下來的。劉真認為「圖書館是大學的靈魂、人類知識的寶庫,不應該因陋就簡,草率興建」。為使圖書館的興建順利進行,劉真先正式成立了「修建委員會」,推定管公度教授等負責規畫,並公開徵求圖樣,進行招標。另一方面,四處奔走,設法籌款。在經濟拮据之下,師院的圖書館分期逐年興建,直至民國四十六年底始全部完竣。
 加強學生語文能力並積極推進文史教育
因為台灣經歷五十年的日本統治,至民國三十八年師院學生的國文程度還是不佳,劉真為貫徹國語的推行,對師院學生的語文能力有嚴格的要求。師院特別訂定了國文及英文的標準考試辦法,學期考試與畢業考試未能達到標準者,不得升級或畢業,也規定學生要念《四書》。此外,也編製基本國文教材,且於課外舉辦「國學講座」及「中華歷史故事」系列演講。由於劉真的銳意推動,師院學生的國文水準日益提高,獲得社會的肯定。

二、對教育的貢獻 (台灣省教育廳廳長時期)
民國四十六年八月省政府改組,臺灣省政府新任主席周至柔邀請劉真出任教育廳長,並於民國四十六年八月十六日在南投的中興新村宣誓就職。他在教育廳長任內,樹立了各種優良的制度,奠定了長期發展的基礎。
 施政藍圖、高瞻遠矚
劉真認為教育是國家的百年大計,教育行政的一切措施,須要作久遠的打算,無論決定任何一種教育措施,必須有方針(不能泛說理想)、有重點(要斟酌輕重緩急)、有計畫(不能空言原則)、有步驟(不要想一蹴而幾),腳踏實地,循序推進。基於他平時對教育行政工作的想法,以及針對當時台灣所面臨的困境,確立了三項施政重點:第一是改進國民教育,培養健全的國民;第二是發展職業教育,培養生產的技能;第三是充實高等教育,培養優秀的領導人才。此外,劉真也訂出了三項目標:教育人事制度化、教育設備標準化、教育方法科學化,希望讓教育能真正有所改進。

 策定教育發展大計
劉真致力於推動新的教育政策與改革,在他任教育廳長後,重要的施政成效:充實教育經費、提高師資水準、緩和升學壓力、促進建教合作與解決就業問題、整飭不良的教育風氣。
此外,劉真也提出了幾項新的措施:(一)以「三對等方式」興建國民學校教室:當時因就學率提高,國民學校教室不足,教育廳提出學校自籌三分一之的經費,縣市政府出三分之一的經費,而教育廳只需負擔三分之一的經費,就可以完成一間教室。發動地方熱心教育的人士資助,使教室缺乏的問題快速獲得解決。(二)初中入學廢考常識:劉真任廳長時,國民學校升入初中是要經過初中入學考試篩選的,入學考試的科目是國語、算術、常識三科,因當時國民學校學生惡性補習的情形嚴重,為減輕國民學校學生的負擔,因此廢考常識。(三)設置教育建設基金:當時人口快速成長,教育趨於普及,教育設施趕不上實際需要,劉真提出設置教育建設基金的辦法,分三年,每年指撥專款作為循環基金,儲存於台灣銀行,以最低利息貸予各公私立學校,藉以配合學校經費,作有計畫有重點的擴建校舍或充實設備。

 建立教師福利制度
劉真認為教師是整個教育體制的第一線執行者,教育要改善首先必須改善中小學教師的待遇,才能使教師心無旁騖,有能力且願意為教育投注心力。劉真先生以加發「研究費」的方式,提高中小學教師的待遇。此外,劉真也提出了兩個辦法來提升教師福利,第一個辦法是設置一個統籌全省公立中、小學教職員福利的組織;第二個辦法是全省省立中等學校教職員能訂定一種婚喪節約互助辦法,以勵行戰時節約,並發揚互助的精神。
教育廳在不增加政府及家長負擔的原則下,成立的「臺灣省公立中小學教職員福利金籌集管理委員會」的組織,福利金的來源是從各校長會費中提撥五分之一作為福利金,並接受公司營事業機構之捐助,其推展的教師福利事業包含:大學院校助學貸款、設置師範院校獎助金、資助教育人員出國考察、教職員年老退休補助、教職員緊急災難補助、教職員子女助學貸金、興建教師會館等。劉真以教育政策的施行,直接、間接的改善了中小學教師的生活。
此外,劉真基於尊師重道的意念,除了物質生活的福利外,亦兼顧教師的精神生活,在日月潭及臺中興建教師會館,作為中小學校教師休假、旅行、進修及康樂活動的場所。

劉真在教育廳服務五年多期間,由於他具有遠大的理想、高度的熱忱、堅強的魄力,以及擇善固執的精神,曾有很多創新的措施,至今尚為許多社會人士所稱道。誠如他在《辦學與從政》一書中所說:「在我任職五年多期間,我所念念不忘和時時努力的,不外是要教育樹立制度,為學校完成建設,為教師改善生活,為兒童增進幸福。」

三、重要的教育理念
 師道
「師道」二字是講做老師的道理,做老師應該有的態度,做老師應當走的道路,亦即所謂教師應有的專業道德,涵義極為簡單明瞭。身為教師者,一定先要做個有品德的人,同時,自然也應該是個有學問的人。韓愈曾說:「師者,所以傳道、授業、解惑也。」老師必須具有深厚的學問根基,才能盡道傳道授業解惑的責任。而且,除了要有學問之外,同時還要有做學問的興趣和教學的意願。要做教育家,先要做個學問家;要做個大教育家,就要先做一個大學問家。現今是所謂知識爆發時代,科技突飛猛進,我們研究學問,要先求「博」,打好深厚的基礎。等到「博」了之後,再在「專」的方面下功夫。有了專門的知識,再擴大知識的層面,才能成為具有「通識」的專家。
此外,還要精研所教授的科目,使所教與所學相配合。同時,更要知道學無止境,即使做了很久教師的人,也仍應發揮「學而不厭」的精神,繼續不斷持之以恆地從事研究工作。我們絕不能因為有了某種高級學位或具備法定的資格,而不再努力從事學問研究。尤其為教師必須隨時自反自律,作學生的表率,充分發揮身教的效果。至於學生方面,也切莫以萬能的標準來衡量老師。每位老師都有其專長,我們只要能夠學到每一位老師的長處,就可獲益很多了。
我們提倡「師道」,並非要求學生或社會人士尊敬我們做教師的;而是希望凡做教師的都應該了解做老師的道理。我認為每年的教師節,正是每一位教師「自我反省」的日子。我們不必要求別人尊敬我們,如果我們能善盡為師之道,則別人自然會尊敬我們。
 教書匠與教育家
教書匠與教育家之間的區別在於精神內涵,大體而言可以分為幾點:第一,教書匠教的對象是以「書」為重心的,而教育家教的對象則是以「人」為重心的。第二,教書匠是以言教為主,而教育家則是於言教之外更重身教的。第三,教書匠對教育工作是不一定視為樂事的,而教育家則對教育工作總是內心感到非常快樂的。第四,教書匠所發生的影響是短暫的,而教育家所發生的影響則是久遠的。劉真認為如果我們要維護中華民族重視教育的優良傳統,拯救世界文化的危機,則我們對於從事教育工作者應具備的條件,似不能不做較高的要求。我們教書的人要做一個教書匠或是做一個教育家,只是內心一念之間的抉擇而已。無論在學校教書或是從事其他教育工作,只要我們能夠具有偉大的教育愛心、耐心、熱誠與懷抱,則任何人都可以由一個普通的教書匠或教育行政人員變為受人尊敬的教育家。

附件四:特展資料
領導師大,篳路籃縷,創造輝煌榮光
劉真校長為本校第三任校長,於民國38年4月接任師範學院院長,歷經民國44年改制大學任校長,至民國46年8月上任台灣省教育廳長止,共計8年,在承襲臺北高校自由學風的校園中,在國民政府遷臺之初社會環境尚屬動盪之時,制訂校訓「誠正勤樸」,穩定校園、認真辦學、奠定師大深厚的基礎。對內,在校務運作上,建立行政制度、擴充校地;在教學上,禮聘優良師資、建立學術聲望;在學生照顧上,修建學生宿舍,加強生活輔導。對外,則積極與國內外知名大學締結合作關係,擴充學校可用資源,提高學校知名度。開創惟艱,因為有劉老校長8年的苦心擘畫,用心經營,六十多年來,師大一路成長、茁壯、卓越發展。民國46年8月劉老校長在不捨師大的心情下奉命就任教育廳長,卻仍持續不斷關心師大的發展。每年校慶時到校勗勉師生,尤其是對學生的諄諄教誨,那樣高亢的聲調,熱切的期望之情,至今猶為許多校友們傳誦著。 

接掌教育廳長,樹立制度,造福千萬教師
民國四十六年八月劉老校長出任教育廳長,在教育廳長任內,充實教育經費、提高師資水準、緩和升學壓力、促進建教合作與解決就業問題、整飭不良的教育風氣。此外,劉老校長積極建立教師福利制度,興建教師會館,並樹立了各種優良的制度,奠定了半世紀以來,臺灣教育發展的重要基礎。在教育廳服務五年多期間,由於具有遠大的理想、高度的熱忱、堅強的魄力,以及擇善固執的精神,曾有很多創新的措施,至今尚為許多社會人士所稱道。誠如劉老校長在《辦學與從政》一書中所說:「在我任職五年多期間,我所念念不忘和時時努力的,不外是要教育樹立制度,為學校完成建設,為教師改善生活,為兒童增進幸福。」

重尚師道,不做教書匠,要做教育家
「教育就是奉獻」,劉老校長對於教育秉持著「有愛無恨」的理念,不論辦學或從政,皆以仁愛為出發點,以服務為目的。期勉一個教書的人要做一個教育家而非僅做一個教書匠, 劉老校長認為凡能被稱為教育家者,必須具備「慈母般的愛心、園丁般的耐性、教士般的熱誠、聖哲般的懷抱」的精神,教育家教的對象則是以「人」為重心,除了言教之外更重身教,而且對教育工作總是內心感到非常快樂,因此,教育家所發生的影響是久遠的。
此外,劉老校長亦倡導師道,他認為「師道」二字是講做老師的道理,做老師應該有的態度、應當走的道路,亦即所謂教師應有的專業道德。身為教師者,一定先要做個有品德的人,同時必須具有深厚的學問根基,才能盡道傳道授業解惑的責任。而且,除了要有學問之外,同時還要有做學問的興趣和教學的意願。希望凡做教師的都應該了解做老師的道理,如果教師能善盡為師之道,則別人自然會尊敬。

苦口婆心談教育,著作斐然
劉老校長將自己的教育理念與經歷撰寫並出版了許多書籍,計有二十餘種。以談論教育相關題目為主,例如出國作教育考察的心得寫作:旅美書簡、歐美教育考察記;從事教學工作的經驗談,例如:一個教育工作者的自述、辦學與從政、教育問題平議、教育行政、文教叢談、教育即奉獻;弘揚傳統師道等文章,例如:教育與師道、師道、教育家的智慧:劉真先生語粹、國文的重要、勉新生、師道新義、儒家倫理思想述要;談論教育的論文與書序,或其他型式的文章,例如:清白集、劉真選集、由中集、劉真先生文集、中國文化的前途、信心與定力、新式測驗編造法等。

春風化雨‧吾愛吾師
劉老校長在任師大校長期間、教育廳長期間及政大教育所教書期間,對於許多學生與晚輩影響深遠,也讓許多後生晚輩對老校長感念於心。
劉師主持校務,所延聘教授盡屬大陸各大學著名學者,學術風氣極盛。曾推動成立人文學會,邀請名師定期公開演講,內容多與中國文化與歷史有關,數年不輟,不但學生獲益,即社會亦受影響。當時牟宗三主持之哲學講座,每週三晚間演講一次,余即為忠實聽眾之一。又劉師對國語文教育素養極重視,規定每年舉行國語文考試一次,不及格者不能畢業。於余大三時參加國文考試,猶憶作文題為「利害與是非」成績公布,得八十六分,竟為全校之冠,曾蒙受劉師召見,恐劉師已不復記憶矣。
~梁尚勇~

白如師確實認識很多學生,那時師院學生還不太多,劉院長又長時間在校內巡視,參加各種師生活動。以我個人感受為例,我在校內發起創立「師院戲劇之友社」,被推選為社長,負責籌畫話劇演出也兼任演員。每次演出後,遇見白如師,他都會說些勉勵的話,也垂詢劇社社務。有一次,我參加校內即席抽題演講比賽獲獎。過後幾天,在行政大樓走廊遇到院長,他頷首答我敬禮繼續前行,忽然又轉身叫出我的名字,勉勵我口才和迅速組織講話的能力不錯,這些都是當好老師的重要條件,叫我繼續加強。
~馬驥伸‧沾浴春風一甲子~

我這一生遇到了兩位好校長,一位是讀大學時的校長劉白如先生,一位是教書時的校長辛志平先生。我是民國三十九年秋季考入師大的,當時還是一所規模不大的省立學院,在學四年間,同學們見到先生,都是稱他「校長」的;我因為參與較多的課外活動,與校長接近的機會比其他的同學多,因此對校長也比較熟稔親切,所以一向都習慣地稱他為「老師」。
~謝雲飛‧白如校長與我~

我只是白如師的上萬學生之一,而且不是他印象深刻的學生,我們的關係也只是普通的師生關係,彼此也很有少接觸的機會,我也從來沒有上門去請託他,但我是蒙受其照顧最多的學生,是受惠最多的學生。老師的栽培之恩,是永遠銘記在我心的。
~施金池‧沒齒難忘~

劉真先生,他是我所見過才幹極卓傑富理想的、唯一能教我崇仰敬慕的一位教育家!
~方祖燊‧沒齒難忘~

綜觀白如老師來台六十餘年,臺灣是他住得最久的故鄉,他大半生大部分時間都奉獻給他最摯愛的台灣與教育事業,他是典型的台灣最偉大的教育家。同時,他的教育事業從台灣師範大學開始,有台灣師範大學就有劉真,在學生的心目中,劉真是台灣師範大學的化身與代表,師大人永遠敬愛他。
~李建興‧教育家的畫像~

我一生多次受教於白如校長:首先,當我就讀台灣師大國文系/教育系時,白如師的「誠正勤樸」之言教與身教,深深地烙印在我的腦海裡。後來我在臺灣師大任教,也曾到政大教育研究所兼課,一度與白如師同事並受其教誨。又當白如師主編《師道》一書與編纂《教育大辭書》時,我也參加與撰稿或編務,常接受他的指導,獲益良多。尤其是其大公無私之世俗化的「宗教精神」,敬畏天地,泛愛萬物,並以之為獻身師道的動力,這也深深啟迪我的人生哲學與教育理念。
~歐陽教‧教育即奉獻~

大德得無量壽,惟公有不朽名。陳光輝
福人壽人愛國學人,經師人師傳道業師。王煥琛
壽比岡陵,文傳後世。湯振鶴
為教育建立制度,為學校完成建設,為教師改善生活,為兒童增進幸福。李鍌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