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2011-05-26
影音》「賽德克巴萊」魏導從「信仰」角度切入
圖
圖
圖

【校園記者應華101蕭安惠報導】「誰在地球上畫線?」魏德聖導演在25日的通識講座中拋出了這個問題,引發了熱烈的迴響。因為這些線,讓世界上有了國家的分別,人們也因此開始有「你我」之別。魏導表示他拍攝「賽德克巴萊」時,並非從國家、民族的角度來詮釋「霧社事件」,而是試著回到最原始的「信仰」角度來看整個問題,所以他認為整個事件是賽德克人成為「真正的人」之過程。

臺師大通識教育中心舉辦「從電影談日治時期原住民文化精神」講座,除了請來魏德聖導演,同時也請到表藝所的梁志民副教授擔任主持人,地理系的汪明輝副教授、英語系的梁一萍教授和表藝所的夏學理副教授擔任與談者,分別從電影製作、原住民議題、文化行銷等不同面向來共同討論,激盪出更多的不一樣的想法,整場的演講也變得更加豐富而多元,也吸引了爆滿的師生到場聆聽。

魏德聖:我想說故事給大家聽

魏德聖導演說:「我想說故事給大家聽,所以我要拍一部電影。」「賽德克巴萊」的籌備期超過十年,劇本不斷地反覆修改,架設電影場景和尋找有潛力的本色演員(從來沒演過戲的演員)也花費很多心血,但不論過程多辛苦,導演只是希望能呈現給觀眾最好的一面。

從「信仰角度」切入 把詮釋權留給觀眾

事實上,日治時期有著大大小小的抗日事件,而霧社事件之所以特別,主要是因為它在不太可能發生的年代(1930年左右,日本殖民政權已趨穩固)和不太會發生的地區(霧社實為當時的模範社區)發生了!也因此特別受到矚目。

魏導說:「我不敢說我的想法一定正確,但我試著回到所有事物的最原點,從『信仰』去看問題,從賽德克人的『獵人』角度去思考為何當初會決定反抗日本,因為他們需要生存,若失去了獵場和槍,便不能稱得上是獵人了。」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