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媒體專訪:教育系校友、教育部長潘文忠:雞婆都是因為愛
圖

教育部的臉書粉絲專頁近來搶盡鋒頭,一則把教育部長潘文忠變成花美男的漫畫,引發4,228次轉貼分享。上月底,教育部推反霸凌宣導影片,觸及率超過百萬,潘文忠再穿上制服聲援,連帶吸引謝盈萱、焦糖哥哥等名人加入行動。

潘文忠是誰?對許多民眾來說,這個名字很陌生。潘文忠曾任教育部長,後因台大校長案請辭。去年底,昔日老長官蘇貞昌的一通電話,「誰比你了解108課綱?」提醒潘文忠未竟之業,讓他決定回任。

外人見潘文忠低調謙和,但他亦有不容挑戰的底線。今年6月,他不顧幕僚勸阻,毅然檢舉反同人士散布不實流言,導致抗議一度如影隨形。問他後悔嗎?一點也不。他是基層教師出身,這一刻,是為曾經的自己反擊。

108課綱上路前的暑假,教育部長潘文忠忙極了。他到處參加教師增能課程,一堂自然課前,家長抓住他抱怨高中學習歷程檔案。眼看就要上課了,幕僚頻頻看手錶,跟訪的我們也不耐煩。時間滴答滑過,潘文忠仍靜靜聽著,待家長話到一段落,他傾身向前,眼神溫和但語氣堅定:「你聽我說,學習的表現,不是只有考試科目…」

108課綱今年上路,正式啟動前的暑假,潘文忠盡可能參與不同的教師增能課程,他很享受重新當回學生的感覺。

耗費心力 催生新課綱

「學習,不是只有考試科目。」這句話,潘文忠不知道說過多少次了。耗時10年規劃、3年試行的108課綱今年8月啟動,曾面臨文言文比例、歷史課綱等爭議,終於迎來12年國教新課綱元年。但校園焦慮才剛開始,新課綱翻轉傳統課室授課,以學生為主體,期待學的不只是知識,有更多思考與思辨、解決問題的能力,培養終生學習者,這便是補習也補不來的「素養」。

這條路太漫長了。憶及過程,潘文忠像是快速運轉的電腦,他記得,課綱審議小組開過193場會議,歷時2年6個月又29天,幾乎每個週末,課審委員們從早到晚都窩在教育部5樓的大禮堂。潘文忠也是,除了請辭部長的那9個月,在任期間,他堅持親自主持每一場會議。幕僚甚至發現,「部長連水都不敢多喝,就怕得跑洗手間。」

這是56歲的潘文忠第2次擔任教育部長。2016年,總統蔡英文就職,潘文忠當時以最年輕教長之姿進駐教育部,他也是少數小學教師出身、從基層科員做起的教育部長。他行事低調,當年就職那天,各界祝賀花籃湧入教育部,但一送到部長室,上頭的署名卡片便立即被取下,看在昔日同僚眼中卻不意外,「相當符合部長不喜大鳴大放的個性。」 

檢舉流言 親自上火線

所有的教育體制改變,都會面臨校園焦慮。面對108課綱引發的焦慮,潘文忠選擇不斷溝通,他盡可能出席不同的教師增能課程,加強第一線教師的信心;他參與家長、學生討論,釐清彼此的疑慮。教育部也善用網路工具,包括設計12年國教新課綱專屬網站、透過臉書以趣味方式宣導政策,網路小編不但安排網紅跟潘文忠對談,還說服潘文忠開設個人粉絲頁,親自與社會溝通。

外界看潘文忠總是敦厚謙和,但今年6月,回任教育部長半年多的潘文忠卻突然強硬站上火線。起因是安定力量聯盟主席孫繼正公開批評中學教材教學生肛交、同志多P,教育部備妥62冊教材作為證據,行文警政署檢舉孫繼正散布流言。這是近年性別平等教育風波中,教育部首次大動作採取法律途徑,此舉引發社會譁然,許多長期默默推動性平教育的教師忍不住感動落淚。

這一把火,也將潘文忠燒上火線。我們側訪教育部官員才知道,當時從官員到幕僚,幾乎所有人都反對潘文忠舉報,甚至請來昔日教育部主管勸說部長軟化一點。但潘文忠非常堅持,真的舉報了,卻遭法院裁定不罰孫繼正。裁罰揭曉當天,幕僚戰戰兢兢向他報告結果,潘文忠直接回應:「抗告!我們抗告!」當晚,他在個人臉書發文,指教育部無法認同判決結果。

持續抗告 為平權發聲

憶及此事,潘文忠原本和緩的臉頰線條緊繃起來,「我很遺憾也很痛心,在凌晨發非常嚴正的聲明。所有的教科書擺在這個地方,(舉證)釐清應該是要這樣的。只要向各級教師求證,取得課本內容,就知道對方的言論不屬實。作為教育人,是非,我認為很重要,教育部不會無端去指正這些。這個東西是有客觀事實的,因此才會籲請警察機關向法院提出抗告。」

「那天,我第一時間得到這個資訊,也在凌晨再一次表達。作為教育工作主管機關,這樣一個非教育事實,造成非常多教育人員被質疑專業,讓家長不信任。我必須再一次清楚地表達,這個(法院的判決)會是一個非常讓社會不安的舉措。」所以還會繼續打下去?「政府有責任維護每個孩子,性別教育要在友善環境裡做,讓孩子了解同儕不是所有人都一模一樣的。」

這是潘文忠第2次坐進教育部部長室。書架裡的書籍整齊排列,椅背上掛的是全中運的運動外套,那件外套他穿許久了。看向他的辦公桌,原子筆、迴紋針在文具筒中各有其位,桌面右側貼滿一張又一張方形便利貼,上面有的是電話,有的是待辦事項,這也是他的老習慣了,像是把腦袋分類一樣,快速有效率地掌握零碎時間處理工作。

管案請辭 懷未竟之志

去年4月,潘文忠因台大校長管中閔案請辭,回到許久未曾享受過的單純生活,每天跟妻子散步運動,看似閒雲野鶴,但內心總有未竟之業。事隔1年多,回看當時請辭,潘文忠緩緩吐露,台大案造成社會嚴重疑慮,整個教育政策的推動都已經失焦,彷彿只剩下此案。但當時正是108課綱準備啟動的前哨戰,有許多需要對接的工作,教育部卻已分身乏術。

潘文忠也坦言,那是他從事教育工作以來,最難過也最難熬的時刻。「我想用職務去留來表達立場,希望大家是不是能冷靜下來,好好地去釐清問題?我想,政務官本來就要有這樣的責任。這件事,其實我最擔心的是整個教育事務被羈絆,我內心知道,不應該再一直這樣不斷被干擾著,所以當時用辭職來表達,希望這個事情,不要讓它成為教育唯一的一件事。」

是自己選擇離開,卻如此難捨。潘文忠當過5年國小教師,後高考成為公務員,一路從台北縣(現新北市)基層做起。該是實踐理想的時候了,等待完成的政策卻被凍結。回想當時,他才略略有些激動,「當時很多政策都在進行中,最關鍵的是108課綱,連動大學高教深耕計畫,一環扣一環的,必須要定錨。可是教育就失焦在那件事上…」

潘文忠是農家子弟,出生在宜蘭壯圍。父親在他11個月大時因病過世,30多歲的母親一個人拉拔大5個孩子。家中經濟狀況困窘,連幼稚園也沒辦法上。小一開學那一天,是潘文忠第1次踏進學校。他也記得,自己曾因為想吃荷包蛋,在母親跟前吵個不停,大他12歲的大哥看不下去,拿起竹條追著他要打,2人你追我打,跑過整個田埂。

導師贈書 種助學善念

家境困窘的孩子,最需要的是雞婆老師。兒時學期註冊時,別的孩子買嶄新的教科書,潘文忠則幾乎不買,接手親戚用過的教科書。「那時年紀小,想說有書讀就好了,沒想那麼多。」但有天,住同村的班導師偷偷把他找了過去,塞給潘文忠一本參考書,連教科書都買不起的時候,那本參考書簡直太珍貴了。他在心裡告訴自己:「老師疼我,我要好好努力啊。」後來一路讀到教育博士。

參考書這一送,就送了6年。即便潘文忠升上高年級,昔日的導師仍繼續送他參考書。「受到老師幫助的印象非常深刻,充滿感激。那時也會想,如果有機會,我也想要幫助辛苦的孩子。」這樣的念頭始終縈繞心頭,前陣子,潘文忠在新聞上看到嘉義清貧學生一家七口蝸居7坪鐵皮屋,夢想著擁有「一張書桌」。他掛心孩子,便急急差同事送了書桌過去。

至今,每當有人問他為什麼想當老師,迸上心頭的第一件事,還是那位送參考書的導師。「當老師,雞婆一點,手伸長一點,有時就會拉得到在十字路口徘徊的孩子。所以我常說,老師是一個需要雞婆的工作。」40多年前的往事了,潘文忠仍記得自己打開牛皮紙袋,看見裡頭參考書時的心情,「那是被關心的感覺。原來老師伸手拉一把,會永遠留在孩子心頭。」

性情堅韌 遺傳自慈母

訪談期間,潘文忠像個好學生端坐,應對提問不帶敏感字眼。談起教育政策,他習慣細細說明,好像我們是聽課的學生,從前因說到後果,細密到像是有點無聊的教科書。唯獨聊起童年與母親,他才略略輕鬆起來。他是家中老么,與母親特別親近,北上就讀台北師專(現國立台北教育大學)時,母親身體已開始衰敗,但每每返鄉,母親還是會為他滷上一鍋滷菜,讓他帶回台北。當時宿舍沒有冰箱,他一回宿舍便拚命把滷菜吃光,怕母親的愛心一下就餿了。

問他與母親有相似之處嗎?潘文忠眼眉溫柔起來:「應該是堅韌吧,即使遇到一些事情,會覺得那也不怎麼樣,都能把它堅持過去。」母親一個女人家靠農事帶大孩子,夜裡還要去守灌溉溝渠,「我們家在下游,常常上游把水給卡住,媽媽得去守著,多少搶點水。」潘文忠記得母親總忙於農事,曬得黑溜溜的,工作後還趕回家做飯。

擇善固執 為理想堅守

「但我從來沒聽媽媽抱怨過。很年輕就喪夫,但她很認分,靠著有限的農收,養大5個小孩。」潘文忠不是愛哭的人,妻子從沒看過他落淚,唯獨母親10多年前過世時,潘文忠看著停在老家客廳裡的母親遺體,想著勤奮的母親一輩子沒享受過,難受得日日哭泣。他說自己不太會唱歌,最喜歡的歌曲是〈媽媽請你也保重〉。每次哼唱,自己也忍不住鼻酸,「聽歌詞,就覺得那很像我跟媽媽的寫照。」

是這樣的農家母親,造就樸質的潘文忠,一路從基層教育行政做到教育部長。長期與他相處的基層老師說,潘文忠個性謹小慎微,平常看似溫和,但對於決定的事情或認為正確的方向,卻會死守到底。還有基層教師告訴我們,要說服潘文忠,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你必須備好足夠的資料,在會議中提出討論,找到潘文忠會在意的痛點,用那個去說服他。」但只要成功說服,一切便順水推舟了。

10月是國際反霸凌月,教育部推出「你的標籤我的驕傲」網路運動,引發極大回響。潘文忠認為,必須營造友善平等校園,這也是108課綱的重要目標之一。

接軌流行 直播談教育

幕僚也說,潘文忠做事極有效率,會議不拖泥帶水,有時也霸氣十足,「有次我印象很深刻,同僚資料準備不夠周全,部長當場嚴肅直說:『你都準備好了再來報告。』」回任教長後,同僚感覺潘文忠仍是嚴格謹慎,心態卻輕鬆、開放了許多,他終於同意開通臉書帳號,還嘗試自拍直播,幕僚邀請網紅鍾明軒與潘文忠大聊性平教育與校園霸凌,影片超過85萬次點閱,臉書超過20萬讚,創下驚人傳播力。

這是怎麼了呢?畢竟潘文忠過去看似溫和有禮,卻不是容易被國人記住的部長。對於我們的疑惑,在鏡頭前靦腆搞笑的他,此時又正經起來,變回課堂上的潘老師,「這個,我們是教育,很多只要不背離教育的本質,可以多發揮年輕人的創意。尤其很長期從事教育工作,很容易用太多教育理所當然的術語,來談一些事情或轉達一些教育訊息,我發現這個跟現在大家接收跟喜歡瞭解訊息的不太一樣…」

那…部長有什麼改變嗎?「變年輕啊!幾位夥伴,剛好可以把我們說得很專業的重要政策,用他們比較了解的語言轉化,引起民眾的興趣…沒有興趣,即使再怎麼精采的內容,還是到這裡就止步了。孩子沒有學習熱情,你說老師再滿腹經綸,或是這個內容再重要,孩子還是不容易進入…」好的,部長真的說得對,我們還是看部長的臉書比較容易懂。

潘文忠 小檔案

出生:1962年出生於宜蘭壯圍

學歷 :台北師專、台師大教育系、台師大教育碩博士

經歷:北縣海山國小教師、僑大先修班組員、北縣府教育局(督學、課長、主任督學)、北縣文化中心主任、北縣府(文化局局長、教育局局長)、教育部(國教司司長、主任祕書)、國立編譯館館長、國家教育研究院副院長、台中市副市長、總統府國策顧問、教育部長

新聞來源:鏡週刊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
校友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