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美術系謝里法校友捐贈半世紀珍藏 拍賣募款助藝文界
圖
圖
圖

擁有近50年藝術收藏經驗的國立臺灣師範大學美術系傑出校友、行政院文化獎得主謝里法(本名謝理發)校友,決定在9月底將畢生珍藏捐贈給蔡瑞月文化基金會。他將藉由拍賣畢生珍藏、「拆解人間零件」,為自己約半個世紀的收藏史寫下「完結篇」。

「從黨外時代起,我就開始捐畫給黨外。現在轉向捐給藝術工作者。」謝里法說。這回捐贈的對象是蔡瑞月文化基金會,為的是挹注基金會紀念臺灣現代舞先驅蔡瑞月百歲所擘畫的一系列活動;他將藉由拍賣畢生珍藏為自己近50年的收藏寫下「完結篇」、進行以捨為得的行為藝術。這是收藏家個人收藏生涯的完美句點,也是藝術生命循環不息的開始。

行政院文化獎得主謝里法在藝文圈身兼多重身分,他既是藝術家、美術史家、小說家,也是策展人、藝評家與收藏家。九月底,他將捐出的珍藏多達70餘組件、囊括朱銘、趙無極、陳澄波等名家作品,預估總價逾930萬元。慷慨出手的背後因緣,從他大學時代說起。

謝里法1938年生於臺北,畢業於師大美術系。1964年赴巴黎學院學習雕塑,24年後返台。「大學時代第一次聽到蔡(瑞月)老師的名字;旅外時又常聽到吳炫三、江明賢談到蔡老師。」讓他對蔡老師有完整而正面的印象。

「二次大戰後,蔡瑞月舞蹈社是外籍舞蹈家來台交流時,必定造訪之地!」謝里法訪問過很多旅美的大陸人士,凡是來過台灣的大陸人士一定會提到蔡瑞月。1988年,他與蔡老師及其公子雷大鵬終於在蔡瑞月舞蹈社碰了面,蔡老師回憶與夫婿雷石榆兩人認識、結婚的過程,直到遭受政治?害而分離兩岸,從記憶的長廊,開啟了兩人的情誼。其後,蔡老師兩度到台中拜訪謝里法。

「她比我年長將近20歲,還親自登門,讓我非常感動。」後來謝里法經常到舞蹈社,直到舞蹈社遭人縱火焚毀,期間他兩度探訪,看到舞者在被火紋身的廢墟中尋找空間跳舞,這種「剩下多少,就跳多少」的觀念,他很欣賞。「留下燒毀的痕跡用舞蹈說出她們的心情,這是種行動藝術。」1995年,為了搶救舞蹈社,三位舞者將自己懸吊在半空中,那種抗議的行為也受到社會注目。

2015年,蔡瑞月文化基金會在年度舉行的文化論壇以謝里法為主題舉行三天的論壇及研討,「我嚇了一跳…一位藝術工作者能在公眾場合被討論誠屬不易。」那次論壇還舉行了「山上一棵樹」的行動藝術,每個與會者畫了一座山、一棵樹,同時舉起來畫作來拍照,就這樣,所有創作類型的藝術工作者都和蔡老師有了密切關係。

「我從黨外時代開始捐畫,捐給很多政治人物,但他們自己都不知道,因為是贊助者用買畫的錢捐給他們。」謝里法還在海外時,就已經養成捐畫的習慣,回國之初也一直捐畫。「現在是從捐給政治人物轉向捐給藝術工作者」。三月初,他在蔡瑞月基金會例行的董事會中得知基金會為了迎接蔡瑞月百歲規畫了三年計畫,為此有募款的需求,「我心想用捐畫來募款應該最直接。」

謝里法說:「收藏就是一種創作」、「所有的作品都是別人的作品,合在一起就是我的作品」!他將畢生的收藏視為「人間的零件」,現在他將進行「拆解人間零件」的行為藝術,將收藏化整為零、放牛吃草,讓所有作品重新組合、獲得新生。他將捐出珍藏供蔡瑞月基金會執行蔡瑞月百歲三年計畫之用,他捐出的藏品多達70餘組件、囊括朱銘、趙無極、陳澄波等名家作品。(資料來源:美術學系提供、轉載自媒體 / 編輯:胡世澤 / 核稿:胡世澤)

「拆解人間零件」謝里法畢生收藏捐贈蔡瑞月基金會拍賣會

開幕記者會:9/25(三)14:00
拍賣預展:9/26(四)-9/27(五)12:00-18:00
拍賣會:9/28(六)14:00
地址:東之畫廊(台北市忠孝東路四段218之4號B棟8樓)

圖

圖

圖

圖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
校友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