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臺灣第一位網球職業賽女子穿線師—臺師大國文系校友林莉純
圖

丈量線長的揮臂,指尖壓著球線的一起一落,穿線機到磅的聲響,十五分鐘內的流利工法,她是穿線師林莉純,出身師大國文系卻在畢業後投入網球產業,在臺灣成為第一位網球職業賽女子穿線師,而能文能武的她另一個身份則是偉勁體育團隊的專訪寫手。


站在穿線機前大剌剌的林莉純,私底下其實是個情感細膩的文字工作者,在踏入體育圈前,林莉純曾經歷一段生命的低谷,是文字和網球聯手安撫了她疲憊不堪的心靈。

林莉純代表偉勁體育捐贈網羽球用品至桃園霞雲國小

大學除了國文系主修之外更是修了社工所、大傳所下開的課程,而大四更是推甄上了師大的社工所,「雖然身兼多職,但那時候其實什麼都很順利。當了服務學習的助教,上了研究所,大專盃也進軍全國賽了,就是覺得活得很累,才發現自己生病了,心病了。」如同二十多年所建築的堡壘瞬間塌陷,重度憂鬱症在林莉純的畢業前夕爆炸。

「在生病之前都在當別人的傾聽者,就是自己的情緒壓抑很久,後來不太想去面對人,把自己關在租屋的房間裡一直睡,醒了的時候都在哭,只要一直睡就不會哭了。」對林莉純而言,唯一能夠讓她走出門外的只有網球,「那時候逼自己進食是為了打球,兩個禮拜瘦了八公斤,很感謝那時候師大的隊友們跟陳衍伶教練,沒有他們拉著我打球,可能我現在就不在了。」

「那年暑假,詩偉剛好想要弄個網球的團隊,我就想我這個人是網球救回來的,那就往這邊走走看吧!」憂鬱症的到來,讓林莉純自覺不適合擔任社工,而放棄社工所的升學資格的她,開始接觸職業網球選手,跑賽事裁判,進入職業賽的駐場穿線。

「我算是滿不服輸的,就是要做到別人點頭,那時候為了練穿線,打烊後從晚上十點練到凌晨一、兩點。」是一點一滴的堅持,讓她成為臺灣第一位網球職業賽女子穿線師。2016下半年是偉勁創辦的第一年,亦是林莉純重生的第一年,「詩偉對我們的要求很高,剛開始每天騎車來回三重桃園,我騎回家的路上都在哭,那時候感覺很像是在『復健』,妳要相信自己腿斷了還可以站起來,妳要告訴自己:『努力活著』。」

資料來源:運動視界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
校友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