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友善列印
陳文成一張未能知曉的相片
圖
圖

2016年7月參加陳文成博士逝世35周年紀念音樂會,在陳文成基金會的簡介上看到一張騎馬打仗的相片(圖2),頓時有點驚訝。相片右下被騎的人是我,騎在我背上的是陳文成。讓我想起我認識陳文成的一段往事,也讓大家了解這張相片的由來。

1971年我由台灣師範大學體育學系畢業,在台北市立弘道國中實習一年。1972年夏天去服兵役,巧遇當年有國軍運動會,代表陸軍參加游泳比賽。因成績優越,當年秋末幸運的被分發到桃園八德鄉的陸軍化學兵學校擔任體育官。1973年陳文成也被分發到化學兵學校擔任數學教官。陳文成個性開朗健談,又因很喜歡打籃球,兩人常一起打球,也很談得來。有次離營休假,我上台北松山地區找朋友,在巷道中巧遇陳文成打完籃球要回家,他還請我去他家吃豬腳。

1974年春我役滿退伍,當年9月進台灣師大體育研究所就讀。1975年4月所裡師生推我辦理一次戶外活動,因為我曾經在宜蘭頭城的台北市女青年會(YWCA)聽濤營營地當救生員多年,就安排全所師生及家人去那邊做兩天一夜的海邊活動。那時陳文成剛好退伍,準備夏天去美國進修,有點時間可以打發。我借了他一條游泳褲,參加了我們的活動,陳文成跟大家在海灘和營地玩得相當開心。

騎馬打仗的相片就是1975年4月27日在頭城 YWCA 營地海邊沙灘拍攝(目前該沙灘因海流改變已經消失)。相片右上是陳文成,穿著藍白紅條的泳褲(我的泳褲)騎在我背上。左邊的對手是兩位研究所的學長,林正常老師(下)和林清和老師(上)。打仗結果沒有勝負,只見四人同時狼狽地倒在沙灘上(圖1)。

1975年秋,陳文成去美國密西根大學進修。1976年秋我也去加拿大念書,就很少跟他聯絡。1981年7月由美國的朋友得知他被害的事,有許多的不捨與感慨。在那白色恐怖的時代,在外留學的我,只能聽著黃昏的故鄉,暗自掉淚。現今政治情況雖然大有改進,但陳文成案仍無法平反。願有良知之人,能挺身告白,不要成為永遠的冤案。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
校友服務